雏妓

《雏妓》:一个被父亲强暴过的女孩如何长大?女性地位

影评匠
2018-02-15 13:36发布影评

《雏妓》的同名电影有好几部,这篇文章讨论的是邱礼涛导演,任达华和蔡卓妍主演的香港剧情片、情色片《雏妓》。实质上情色片和色情片没有区别,但随着电影事业的发展,一些研究和看好艺术电影的人会把情色和色情区分的很开,认为情色是艺术片的一类。《雏妓》这部电影打了情色的擦边球,浅层次上来看是讲一个女孩何玉玲(蔡卓妍饰演)如何面对童年的阴影成长,深层来说,则是反映了那个年代整个香港和泰国女性地位的讨论,可以上升到女权。因此文章主要分享的是一个问题:女性的地位。因为一下内容涉及剧透,最好先观看正片。

雏妓

一、被强暴的不是何玉玲,是整个女性群体

影片开始,女主角熟睡在小床上,一个似是父亲的男人爬过去,进行了一些禽兽般的活动,门外的妈妈咬紧牙齿痛苦流泪,房子中的女儿痛苦绝望。但是没有人阻止这一切,强暴在一个放佛被浓重的父权世界中发生。第一组镜头设计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女儿在房子里受罪,妈妈在房子外受罪。现如今的观影者看到这组镜头,一定抱怨这个妈妈是怎么回事,为何不保护自己的女儿?

实质上,妈妈就像女儿一样在被强暴没有反抗的力气。女儿身上压得是一个真实的父亲,妈妈身上压得是一个隐秘的父亲,是那个时代、那个环境女性没有地位的绝佳体现。还在上个世纪,整个中国就是如此。女性权利被广泛讨论的时代,虽然过去了,但女性地位的讨论还在,经验一直在被积累。

何玉玲逃离了家,又因为自己一心想要曝光的官商勾结稿件被调换,去往泰国,一个国家经济支柱是女性性工作者的国家。在泰国,女性百分十七十要从事性工作。女性地位的问题被更加的透明,在何玉玲心中形成对比。她的阴影是父亲的一晚,而这里的千千万万女性的阴影是一生。

雏妓

二、女性的地位始终靠男性保障,一个直白的矛盾

不论女性如何的辩解和伤痛,一个矛盾非常直白的存在着:女性的地位被男性压榨,但女性的地位要得到保障,最终还是要依靠男性。这一点在《雏妓》这部电影中有很好的验证,何玉玲是一个案例。

何玲玉因为父亲的恶行,失去了一个花样少女应该有的社会地位,离家出走,成了流浪者。而后和钓鱼者甘浩贤相遇,看似是一种情感的呼应,但从道德的层面看,那就是一种交易。如果何玉玲没有被父亲创伤过,她会有许多少年追求者,无论如何也不会和一个成年大叔发生关系和感情。

矛盾所在就是:何玉玲和甘浩贤建立了一种买卖关系,何玉玲的社会地位被提高,具体的表现就是有了上一级学校的权力,这是很实在的。但是本质上,何玉玲的地位到底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呢?从何甘浩贤的关系上来说,她也成了雏妓,但是从社会人群(没有人知道甘浩贤和她的关系的层面)看,她有了比较高的社会地位。这种没地位和有地位,都被一个男性决定。

雏妓

《雏妓》所讲述的可能没有涉及到女性地位这么远,更多的是一个女性成长的心理路程。但何玉玲的心理路程,就是整个女性群体的路程,作为一个观影者,我们必须有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看清楚什么是对的。何玉玲是一个经典的群像,反应的是社会的问题。面对女性地位,是女性需要关注的,更是男性需要反省的。

我是影评匠,一个电影的狂热爱好者,分享原创影评和电影推荐。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评匠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4

最新评论

  • suarez9
    suarez9

    找一个对自己好的,可以以此提高地位,实现阶层跨越的男人的女权不是真的女权。

    2018-11-11 22:09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