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幻影

监狱,是用来越狱的——《大幻影》

眠耳
2018-02-15 10:56发布影评

《大幻影》是法国电影大师让·雷诺阿的代表作,它是电影史上第一部越狱片,那句“战俘营就是用来越狱的”正是出自影片主人公波迪奥之口,后来它与雅克·贝克的《洞》、罗伯特·布列松的《死囚越狱》一起载入经典越狱电影史册,成为了不朽的名作。

影片的故事很简单,一战期间,法国军官马肖和波迪奥的飞机在一次军事行动中被德军击落,两人被关进战俘营后认识了罗思坦一行人,后来,战俘不断地被转移到不同的监狱,他们想尽各种办法越狱,挖隧道、扮德国人,扮女人,最后终于在古堡监狱里使用长笛计划逃了出来。

大幻影

如今看来,这个于1937年上映的越狱的故事实在有些冗长乏味,单论剧情的迷人程度,它也远不如同题材的《肖申克的救赎》给人心灵上的震撼更强烈。就说说我的观影体验,脸盲的我看到全片的一半时还在想镜头里出现的这个人是不是刚才那个人,一会又想着说话这个人是主角还是配角,这两人怎么那么像?他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还是俄国人……总之,看第一遍的时候没看完,前几天翻硬盘的时候发现它不起眼地躺在列表里,我下定决心再从头看一遍,于是有了这篇影评。

连看两遍之后我终于知道了我为何如此脸盲的原因,一是角色的穿着很像,二是影片极少把一个人放在单镜头里面,几乎没有特写镜头,每个人的外貌给人的印象都很模糊,三是影片中人物对话的时候几乎都挤在一个镜头里,看字幕的同时还要仔细盯着他们的嘴,否则很容易把对话搞混,分不清谁说了什么。其实这是影片的一个特色,极少用正/反拍镜头来分解人物对话,多是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在镜头前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而不是传统的谁说话把摄影机对准谁或对准听话的人。这么拍的效果就是不强求别人接受对话可能传达的隐含意义或意识形态,不刻意让观众对某个角色产生偏见,此外,不把对话分解为若干镜头可以让影片更贴近现实,其效果类似长镜头。

大幻影

先放下我的脸盲不说,谈谈剧情。说《大幻影》是一部越狱片事实上是有些勉强的,看过影片的人应该知道,法国战俘在德国监狱中的待遇未免太好了些,他们甚至可以吃从法国寄来的食物,连德军狱卒都自叹不如。再者德军的戒备不够森严,德军与战俘的关系更像是朋友而非敌人,作为军官的马肖和波迪奥更是受到了更高一级的待遇,波迪奥甚至和德国军官劳芬斯坦成了朋友,这样一来,越狱片应有的惊险和刺激在《大幻影》里也就显得寡淡无味了,而且影片最后一个段落已经彻底和越狱无关,所以,越狱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叙事的载体,那么拿《肖申克的救赎》与《大幻影》相比也就没有意义了。

大幻影

不过,毕竟《大幻影》开创了电影史上越狱片的先河,其中关于越狱的情节想必会有很多后来者效仿,影片中有一处经典的段落如今仍让人津津乐道,轻歌剧演员卡迪尔挖隧道时昏倒,触发了房间里的警报装置(一根绳子,一端与地下挖隧道的人相连,另一端在房间高处与一个铁罐子相连)结果房间里的人都没注意到掉落的铁罐子,还是在外面放哨的人回来才发现了异常,这才赶紧把隧道里的卡迪尔救了上来,有惊无险,轻松诙谐,剧中的主人公正是在这种氛围中越狱成功的,包括最后,众人吹奏长笛,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德国官兵,稍显夸张,却又不失趣味,因此,片中的“越狱”更像是一场游戏。

大幻影

另一处经典的段落是众人男扮女装表演,演出途中法国战俘们得知杜奥蒙特要塞已从德军手中夺了回来,演出者摘掉帽子,和台下观众一起高唱法国国歌《马赛曲》。此处摄影机的运动也成为了影视教科书的典例,先从刚脱下演出服的演员开始拍摄,国歌响起后,摄影机摇到台上的马肖和其他演员身上,然后顺着马肖和波迪奥的眼神,又摇到台下的两名德国军官,德国军官转过头来相视对方,交谈几句后走出镜头,摄影机继续摇移到台下已经起立唱国歌的法国官兵,接着摄影机又摇回最初唱歌的演员,最后摇回台下官兵,他们直视镜头,唱完了国歌。

大幻影 大幻影

伴随着国歌,采用一镜到底摇拍的方式来表现法国战俘欣喜若狂的心情,同时摄入德国军官失落无奈的面部神态,两者加以对照,便产生了强烈却又很自然的戏剧张力,照理说,可以把整段戏拆分开来,以蒙太奇的方式拼接各角色的表演,(关于蒙太奇,可以点我主页看《电影蒙太奇,其实没那么神秘》一文)也能产生很明神秘显的对比效果,同时还能减小拍摄难度,不过换个角度想,当时的场景是众人正在合唱国歌,那是一个严肃的,同时也是振奋人心的时刻,再者,就国歌来说,它是连续的,是庄重的,因此将整段场景拆分开来等于破坏了时间和空间的连续性,这样一来就偏离了现实,其次,使用摇拍的方式将人物摄入或摄出镜头,它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举例来说,摄影机从台上的马肖等人开始摇移到台下德国军官的过程中,马肖等人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随着摄影机的运动变成背景里的人物,与前景中的德国军官形成一个很自然的对比,这也是一个连贯的过程,保证了时空的连续性。用一个镜头便展现如此丰富的内容,同时又达到了对比的效果,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单镜头内的蒙太奇。最后,让·雷诺阿不喜欢把人物直接放在镜头里拍摄,他认为那不是电影,而是照相,所以他大量使用摇拍的方式让角色登场。《大幻影》中使用摇拍的场景还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一例。

当然,《大幻影》能成为经典,不能简单地归因为它是影史上第一部越狱片,也不是它大量使用了摇拍镜头和景深镜头(毕竟,这些技巧不是雷诺阿发明的) ,它的内容也不应该被忽略,德国军官劳芬斯坦选择了波迪奥而不是马肖做朋友,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都是昔日的真正的贵族,影片中波迪奥曾问过劳芬斯坦为何唯独对自己这么特别,劳芬斯坦回答说其余人都是法国大革命的优秀遗产,而战争彻底改变了他们,一如那副戴在同一只手上的白手套,劳芬斯坦一直戴着的颈托,都指称着他们的贵族精神在战争的影响下日益消失了,因此有人说《大幻影》是关于贵族的挽歌。

大幻影

不过最令人难忘的是波迪奥临死前的场景,波迪奥提出长笛计划,帮助马肖和罗斯坦成功越狱,自己却因为引开德军而被人包围,劳芬斯坦在众人面前不得不向他开枪,本来瞄准的是腿,结果击中了腹部,劳芬斯坦为此感到内疚,临终前,波迪奥安慰他说:对平民来说,死在战场上是悲剧,对你我来说,是个好结局,我的一切就要结束,而你还要继续。波迪奥死后,劳芬斯坦剪掉了那朵唯一的天竺葵,意味着朋友的逝去,贵族的没落。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有人认为《大幻影》是一部反战作品,可是片中并没刻意体现战争的残酷,反而用大量时间去展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描述人们对战争的看法,尤其是结尾,马肖和罗斯坦选择回到战场,打完这场战争,耐人寻味的一个场景是德国军官在远处发现了逃跑的两人,开了几枪之后,有人下令放弃追捕,两人死里逃生,侥幸生还,体现了人的命运的不可琢磨。正如雷诺阿那句著名的话所说:“你必须总在场景中留一扇开着的门。有些人会进来,完全不可预见。”

《大幻影》中便有许多场景将门置于背景,角色在前景对话,其中一个有意思的场景几乎就是这句话的视觉再现,前景中众人围在桌子旁就餐,后景中一个德国狱卒开门进来,然后好像看见什么不该看见似的又关门出去了。奥逊·威尔斯就是从《大幻影》中类似的景深镜头得到启发,拍摄了那部著名的《公民凯恩》,其中有更多的景深镜头。

大幻影

《大幻影》绝对是一部经典的名作,它才是真正的电影,不应该被埋没,也不应该仅仅用来作为教科书典例,只要细心体会,谁都能发现电影之美。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