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

羡慕呱儿子到处浪,不如跟这部高分片去一趟远方

肉叔电影
2018-01-30 18:44发布影评

你们肯定都有在养青蛙吧?

肉叔的呱最近让人好生气。明明给了它最贵的装备,发回来的明信片还是跟以前的一毛一样!

极地

你倒是换个姿势啊喂!

有一种给孩子上了最好的补习班,结果分数还没过三本线的无力感。

极地

为何最近养青蛙的游戏这么火?

肉叔猜,大家每天都忙着眼前的苟且,只能派蛙崽代替自己去看诗和远方,假装自己也去过了。

其实,还有一个治愈心灵的办法。

这部豆瓣9.4的国产纪录片,就能把远方带到你身边。

极地

极地


对于没去过西藏的人来说,那里神圣又神秘。

现在这部每集36分钟,共7集的纪录片,把这片遥远圣地的日常,展现在你面前。看完你就明白,西藏到底神圣在哪。

白玛曲旺

电影放映员

极地

热爱电影的年轻小伙白玛,带着心爱的马儿赛冬,还有一大箱子生活用品、播映工具,常年走村串户,给深山里的藏民放电影。

这回,他要赶在雨季涨潮之前,到河谷上游的八盖乡。顺利的话,走两天;不顺利的话,可能有去无返。

为什么?

居无定所。趁涨潮前在河岸边砍树、搬石头,就地取材,搭个简陋帐篷过夜。寒冷潮湿,还可能有野兽。

极地

在恶劣环境中,还好有手机里的电影相伴

白天赶的路,全是陡峭悬崖边狭窄的小道。

踏错一步,粉身碎骨。

极地

时刻留意脚下,头上也不能掉以轻心。

滑坡塌方,说来就来。

极地

地上虽然危险,起码还能靠双脚走过;一到这巨大海拔差形成的湍急河流横在面前时,那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白玛只能打电话求助八盖村村长,让他派人来接一下。

极地

村长很爽快:你等一下哦,我马上找几个人飞过来帮你~

哈哈,村长真幽默。

过了一会儿……

还真的是飞过来啊!!!

极地

人跟器材勉强运过去了,可这五六百斤的马呢?

马太重了,要么会压低滑索,撞死在河间露出的石头上,要么会拉断滑索,直接在水里淹死、冲走,尸体都找不着。

但这难不倒藏民。

还是跟搭帐篷一样,就地取材。

砍来树木支撑起吊绳,搬来石块压住绳端,不够绳子绑马,就解下腰带分担吊环受力……

极地

看着日夜陪伴自己、像家人一般的赛冬面临生死难关,白玛担心得眉头都拧到一起了,不停叮嘱“拴紧点”。

白玛:一定要绑紧一点!一定要帮我拴紧点!

村民:白玛啊白玛,马没死,你先吓死了。

极地

开始拉马过河。

看着细细的绳索不停抖动、惊慌挣扎的马儿几乎要贴到汹涌的水面,白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极地

熬这么多的苦,冒这么大的危险,为了啥?

仅仅是为了让深山里的人,看看外面的世界。

仅仅是为了这一张张,被电影逗笑的脸。

极地

播的是旧电影《夏洛特烦恼》

单增曲杰

小学音乐教师

极地

墨脱县加热萨乡的小学音乐课上,歌曲全是由单增一个人口头哼唱教给学生。

为了让孩子更形象地认识到音调的高低之分,他以模仿男女声唱腔的差别来示例、作解释。

但人声终究比不上乐器奏出来的音符具体明了。

看着孩子们唱的歌全都不在调上,单增决定,必须要买个钢琴。

极地

学生唱完都觉得自己走调太离谱

一台钢琴五六百斤,即使在有车辆、有电梯的大城市里,运到几十米的楼层上,也是个大工程。

更何况是地处海拔一千二百米,被重重大山包围的“高原孤岛”墨脱。

而小学所在的加热萨乡,更是“孤岛中的孤岛”。

没公路,没车,没电梯,没工具,只有人力。

这已经不是大工程了,而是“不可能的任务”。

极地

单增跑去找村长帮忙,却被告知村里力气大的男人全都到外面打工了;跑到隔壁村,又托人介绍,才终于找到一个背夫团队。

车辆只能把快递送到公路尽头的宗荣村。后面的山路,便交由背夫包裹、捆绑、搬运。

八个人,喊着口号,顺着节奏,一脚泥,一脚水地沿峡谷而行。

即便是普通行人,这条路也经常发生人马坠落悬崖的事件。

极地

路上又遇到塌方,得翻过险峻的陡坡,兜去另一条山路。

每一步泥土都是松动的,极难保持平衡。

钢琴和人命都岌岌可危。

极地

四个多小时的徒步之旅。

一场漫长的生死考验。

极地

第一眼看到这个巨型货物时,就有背夫吐槽单增:

“你有病吧,运一个钢琴,这么辛苦。”

单增没回答,低头笑了。

因为他知道,所有的辛苦,都能在孩子们的歌声中被治愈。

极地

贡觉仁增

藏医

极地

贡觉自幼体弱多病,被父母送到寺庙学医,长大后成为一名藏医。

这天,加拉村村长普左,跑来求贡觉到自己村里出诊。

山里医生极少,严重的病人经常无法跨越遥远险峻的路途去就医。

而且加拉村常年湿冷,大多数人饱受风湿病困扰。村民们因为严重的关节痛无法走动,更何况这村还处在峡谷尽头,出远门看病,想都别想。

极地

本来春季疾病高发,贡觉一天就要看十几个病人。这回只好再压缩工作密度,抽两天时间来做出远门的准备。

先得给汽车加油。

大山里没有加油站,只能自己找根管子,用原始的虹吸原理操作。这个方法的缺点,就是自己比车先“喝”到油。

贡觉:(被呛到N遍后)我快疯了

极地

然后再到镇上买一个大浴盆——作用嘛,往下看就知道了。

极地

最后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写好告示牌挂在大门上,留个应急电话,避免病人们找不到自己而惊慌,然后才放心上路。

终于到了加拉村。

车才开到村口,就碰上天天站在这翘首盼着他到来的村长普左。

普左一坐上副驾,就用扩音器沿途大喊,搞得像大促销:

好消息!病人们!医生来啦!

时间紧任务急!

抓紧时间看病啦!

病人们快过来吧!

极地

是的,医生来一次,比天王巨星还要稀罕。

贡觉就这么抬着个大浴盆,一户户轮流走访看病,做针灸、药浴治疗。

藏药浴,也称作五味甘露浴。利用热能和药力作用,帮病人打通经络,驱走风寒,直达病灶。

煮好药汤倒进浴盆、等病人进去后盖上盆盖,还得用毯子严密裹好缝隙,只留个脑袋在外面。

极地

挨家比户地把村内走遍之后,还有最后一个病人:

曾经是雅鲁藏布江摆渡人,住在村尾尾尾尾尾尾尾尾尾尾的达瓦。

贡觉和村长搬着这个实木(笨重)的浴盆,先是翻山:

极地

然后涉水(现在可以坐船渡江,以前得翻越两座大山才能到对岸):

极地

箭头所指的就是船

终于来到达瓦家,看了病,煮好药浴给他泡上。

临走前还把浴盆送给他,让他定期泡浴治疗,也方便其他村民到这里借用。

极地

贡觉经常出诊,每次都送出一个浴盆。

千辛万苦跑一躺,还花钱送病人东西,这亏本生意,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才傻呢,人家贡觉在村里很受尊敬,村民一见到他就喊“活菩萨”。

贡觉自己是这么想的:帮助别人,等于帮自己。

途中好几次累得不行,停下来休息才发现鞋子都破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行了,必须休息一下了

—这不是去救命啊,这是要我们命

(哈哈哈哈笑成一片)

极地

—把一下,脉乱了

—把你个头脉

—脉里有只小兔子

—我看病,看不了兔子

—脉乱,心也乱

—别胡说别胡说!

(哈哈哈哈哈又笑成一片)

极地

普左也是个称职的好村长啊

不单不觉得亏,心里还充满了快乐。

他知道,医生其实跟摆渡人一样——

渡人,也渡己。

极地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平措扎西

壁画师

极地

勉唐派唐卡传承人平措,带着十名徒弟来到海拔3400米密林中的噶举寺,修复壁画。

和众多庙宇一样,噶举寺也受2011年印度锡金大地震的影响坍塌过,如今刚刚完成重建。

吃、住都在寺院。白天画画,晚上念经。

平措反复叮嘱徒弟:每天都要熟背《造像度量经》,把经文刻在心里。

极地

啥?壁画师不看画册,还跑去念经?

没错。画佛像,最重要是比例。

而这部经文,就清晰记载了佛用自己的手指量出来的佛像比例。熟记后,无论画多大或者多小的佛,都能有完美的比例。

平措早就对经文烂熟于心,时刻对徒弟言传身教,如何用手指测量:

用四指量,先定脸和脖子的比例。

先把比例点确定,脸部四指,好好想想经书里所写的。

不对,还有一指的距离。

极地

自己下笔如有神,但看了一眼旁边最小的弟子贡嘎画的……

呃……佛看了都要流泪。

极地

平日里沉着的平措这下忍不住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佛长这样的吗!?擦了重来。

说完又不放心,跑过去手把手一笔一划地耐心解说。

极地

他这种尽心细致,不只针对一个佛像。

除了描画轮廓,还得上色、贴金,一面墙就得画上百位佛像,七间殿堂,得花三个月才能完成。

平措总是跟徒弟强调,再小的细节都不能马虎随意,画壁画不单是一项技能,更是一种修行。

画画的路是一条修行的路

因为热爱可以让你更快乐

因为热爱

你就可以看见你心里的那个佛

极地

他心中有一把尺子。

无论画画、做人,都要遵循一套道德准则,严格要求自己,喜欢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好。

五年前,平措带着徒弟来这里画画时遇上地震,三个徒弟被压在墙下,去世了。

现在寺庙重建,他继续带着徒弟来完成壁画,并且不计酬劳。

极地

学习佛像绘制,需要经历从释迦牟尼,到度母,再到金刚手这三个阶段的线稿练习。

是徒弟贡嘎不努力吗?

不,一幅金刚手,他已经反复画了两年,还是没达到师傅的要求。

极地

是师父太自以为是吗?

不,平措对自己也同样严格。每次完成工作,就拍下照片拿去请自己的师父噶青过目,咨询修改意见。

师父在指出轻微瑕疵的同时,同样也是让他熟记《造像度量经》:

对佛的理解比什么都重要。

不只是拜,要去理解他的智慧。

这就是我们一直遵循的。

佛不是商品,是智慧。

极地

有这样代代相传的名师,还用担心徒弟不成气候?

就像过去的噶青带出现在的平措,现在的平措必定也能带出未来的贡嘎。

你看,深夜了,贡嘎还在呆呆盯着师傅的画。

良久,他把自己画的全擦掉,重新再来。

极地

白玛曲珍、次仁曲珍、曲美卓嘎

面膜三公主

极地

压轴出场的,是第二集里当了65年铁杆闺蜜的三位老奶奶。

她们是该片最出名、最受观众喜爱的人物,B站上的弹幕全是一片“二刷三公主”、“专门来看三公主”。

又不是青春靓丽的妙龄少女,满是皱纹的脸有啥好看?

相信我,看完之后,你一定也会爱上她们。

“公主”是她们之间的昵称,几十年来,每天过着相爱相杀的日常,到七八十岁仍是如此。

上一秒互怼:你先管好你自己吧,牙都没了还说我。

下一秒又互赞:公主你真好看~

极地

在这个每年日照超过3000小时的高原,气候对皮肤的伤害极大。

但她们有一套祖辈相传,用了几十年的美容药膏,夏天防晒,冬天防风,每天都要涂,“涂完变公主”。

极地

不单自己用,她们打算给每一个路过的旅客都涂上,让大家都变成王子公主,一起合照,一起高高兴兴地玩。

尽管腿脚不灵便,她们还是上山采了一大袋叫普尔姆的药草,用水反复煮上一天,从大锅换中锅,再换小锅,最后熬成一小撮膏药。

极地

全天然材料,全手工制作,比市面上那些贵得要命的护肤品,温和自然无公害得多。

这么好的东西,大家却不懂欣赏。

三公主来到村口大桥上,喊路人来涂脸。但路人远远看见,马上调头走人……

气得奶奶们跺脚:怕什么呀!又不吃了你们。

还冒着危险,跑到车来车往的马路中间,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喊着:面膜,面膜!过来过来,停下嘛!

可能是黑乎乎的药膏太吓人,司机也纷纷关上车窗,呼啸而过。

极地

屡遭拒绝,她们也不生气,干脆互相给对方涂上,还乐呵呵地拌嘴:

—别笑,不要张嘴!

—你这(装药膏的)碗边上还有土豆皮呢!

—别胡说。

—有车来了。

—我长得漂亮,要不我来拦。

还调皮地拿沾了面膜的棉棒吓唬路人……吓完吐着舌头溜了。

极地

终于,在她们的坚持下,有人愿意涂了。

尽管过程是各种“哄骗”、“威吓”、“强迫”……

—帅哥,我们要借用一下你的脸。

—往哪儿跑!给我停下!

—别乱动,这个疯子不让涂!

—这还不错,听话。

极地

极地

极地

无论对方有没有停下,她们都送上自己的祝福。

终于,越来越多人接受了她们的善意,也回赠了祝福和感谢。

极地

极地

极地

这么辛苦,是为了钱?

别看她们嘴上老喊着“创业”、“推广到全世界”,可是一说到钱,马上低头忏悔:

(那么多旅客)一人买一瓶,五块钱

佛啊,不该收钱,我错了

极地

她们只是想分享。

其实她们不是什么富有的“公主”,只是村里年纪最大的三个老人,一个孤儿,一个丈夫早逝,一个家境贫寒。

但这不妨碍她们成为65年的好闺蜜,每天一起下午茶、“K歌”跳舞,笑得趴在地上。

三公主:还是二公主你来跳吧,大公主只会甜美地尖叫

极地

你看,采药时哼着歌、蹦哒着的她们,哪里像七八十岁的老奶奶。

她们才是真正的小仙女啊!

极地

这三位公主,也是绝大部分藏民的缩影。

生活环境严酷,物质匮乏,依然满心欢喜、知足。

他们有虔诚的信仰,并严格执行着心中的一套道德准则。

最终目的不是大富大贵,不是成仙成佛,只是最最简单的——

下辈子请让我继续做人吧。

极地

极地

因为在他们看来,做人是一种奢望。

冒死进深山挖铁矿炼制刀具的工匠,路上大声祈求山神不要发怒,即使找到矿源,也只挖刚好炼一把刀的量。

自古以来都是用多少采多少,浪费会遭报应的

极地

冒死去远方取盐的驮盐人,挖盐时也一直歌颂感恩上天。

盐很少,我们不能全部拿走

还会有很多人过来

如果我们都拿走了,别人就没有了

只够我们食用就可以了

不可以贪得无厌

极地

这是肉叔听过最动人的话。

《极地》里的每个故事,既有严肃的灵魂拷问,也能让人捧腹大笑。

第一次跟着爷爷上山驮盐的小屁孩,别人都在唱藏语赞歌,他却用不标准的普通话突然冒出一句:大河向东流哇~~~

极地

它不单让我们看到最美的人心,还有最磅礴的景致。

光是片头曲出来几秒,就让人颤栗。

极地

片中危险的悬崖小道、恶劣气候、凶猛野兽,不单是被拍对象的经历,也是摄制组所有人共同面对。

同甘:

极地

看见没人愿意给三公主涂脸,导演自己上去试

更多时候,是共苦:

极地

极地

感谢摄制组,替我们行走千里,让我们看见远方,更懂得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编辑:海边的曼彻斯特联

©本文版权归作者 肉叔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4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