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幸运

还不去看,一个伟大小演员的遗作

毒sir
2018-01-30 15:08发布影评

时下年轻人的心态用一个字概括,大概是……

老。

看个剧自称是“90后老阿姨”,玩个游戏就“露出慈母般的微笑”,单个身就说是“空巢老人”。

但在这部电影面前,你们毕竟还是too young——

《老幸运》

Lucky

老幸运

Lucky,是我们主人公的名字。

因为他真的是一个超级幸运的人。

经历过二战,和日本人打过仗,毫发无伤地回来了。

活到了90岁也精神矍铄。

虽然这一副皮囊松弛干瘪了。

老幸运

可牛仔帽、牛仔裤、猎装夹克一上身,还是帅啊。

老幸运

不同于年轻人的未老先衰,老Lucky不服老。

一个人独居,生活完全自理。

你说空巢老人晚景凄凉?Lucky说,我孤独(alone),不等于我寂寞(lonely)。

老爷子信奉朋克养生法。

每天做7套瑜伽。

老幸运

然后抽上三包烟,混酒吧,喝咖啡也要重糖重奶精。

老幸运

朋友劝他改改坏毛病吧,会要了你的命的。

Lucky呵呵了:如果会要我的命,那早该要了吧。

曾不知老之将至。

可是,就算Lucky不承认,终归还是会老啊。

有一天,Lucky的身体不听使唤,摔倒了。

这一摔,也摔垮了Lucky年轻的心态。

在医院Lucky有些不安,问医生,我是快死了吗?

医生说不会——

除非用银弹近距离射你

或者用桃木剑刺你

老幸运

哈哈哈,你这个坏医生,竟然讽刺老Lucky是僵尸。

Lucky心里暗暗打鼓:我真的老吗?

没想到一踏进每天都去的餐厅,立马愣住了——

这紧致的皮肤,这多汁的肉体,这无所忌惮地调情……

老幸运

这扑面而来的气息,就是TM年轻的气息啊!

不仅身体不行,连观念也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

看到两个男孩接吻,Lucky的心情是:噫~!惹~!呕~!

老幸运

Lucky这辈子估计也没有经历过中年危机。

他一路年轻到90岁,结果某天突然发现,自己老了……

《老幸运》讲的就是这么一场“老年危机”。

烂番茄98%新鲜度,获得2017年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金豹奖提名,饰演老Lucky的哈利·戴恩·斯坦通获最佳男演员奖。

拿到这样一份成绩单的是美国演员约翰·卡洛·林奇,这是他的导演处女作。

但卡司名单上有个了不得的名字——

大卫·林奇

他在片中扮演老Lucky的朋友哈仔。

哈仔的人生也遇到了重大危机——“罗斯福总统”,走丢了。

也就是他养的一只陆龟。

蛤?多大点事!

不,哈仔说,这只陆龟可是经历了我的两任老婆呢,是我最忠实的人生伴侣。

老幸运

接着哈仔找来律师,立下遗嘱,要把名下财产全部赠予陆龟(如果还找得到的话)。

……

哈仔却很动情地说,陆龟至少还能活一百年呢,我死了,它可怎么办呀。

老幸运

听完哈仔的倾诉后,Lucky很没心没肺地说——

它不是丢了

只是不在这

它无所不在

老幸运

嗯,好像很有点老庄的意味:乌龟失去的只是房子,获得的却是天地!

或许你听出来了。

Lucky,是一个无神论者。

对我们来说,不奇怪;但在基督教氛围浓郁的美国,Lucky的观点对身边的人来说都是冒犯。

老头子相信在宇宙的宏大之中,所有事物都将回归虚无。

所有一切都会消失

你、你、我、香烟、一切

都变成一片虚无,没人该负责

最后只是虚无

老幸运

死后没有天堂,也没有上帝,只有虚无。

两眼一抹黑,世界和我一拍两散。

这个信仰坚定地支撑了Lucky大半辈子,“死到临头”的时候,它突然抛锚了,顶不住了……说什么置生死于度外,原来只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死亡,真是件操蛋的事。

老幸运

《老幸运》的故事切口很小。

短短一周之内,一座小镇,一个老头,几位老友。

几段意味深长的对话,砌成一篇散文。

主题,就是所有人无法逃避的死亡。

老Lucky在几天之中,从麻木,到恐惧,到无奈,直到最后的顿悟之后得超脱

影片透过深刻、冰冷的哲学探讨,回归人性的温暖。

令人感慨的是——

戏里戏外,死亡也上演了一次不幸的巧合

2017年9月15日,主演斯坦通在美国病逝,享寿91岁

两周后,这部片子全美上映。

这是他生前的最后一部电影,更像是他为自己写下的悼词。

老幸运

个子不高,瘦骨嶙峋,眼底藏着迷茫。

这个91岁的酷老头,被誉为好莱坞黄金配角

黄金配角,其实这个词多少有着安慰奖的意味。

但他身上的标签,让黄金两个字有传奇的份量:大萧条时期出生、二战老兵、“垮掉的一代”、吟游诗人、音乐人、终身未婚......

生于1926年,60年演艺生涯,参影上百部,数量难以统计。

《教父2》《异形》《双峰》以及大火大热的《复仇者联盟》。

无论是院线热门,还是独立小众电影,遍布其身影。

戏红,人不红

总是作为配角出演,角色一闪而过,但他消瘦、阴冷的形象,总让人印象深刻。

老幸运

《复仇者联盟》中,与“浩克”班纳搭戏的仓库保安。

好莱坞影评人罗杰·伊伯特作出了总结:“一部电影中假若没有哈利·斯坦通,那将会是遗憾的。”

1984年的《德州,巴黎》是他为数不多的主演作品,也是他的代表作。

故事讲述,失去妻子的中年人查韦斯陷入人生困局,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四年。

前半部电影,查韦斯患上了失语症,一言不发。

一身褴褛的西装提醒着我们,像极了一名出走于城市的苦行者。

踏下的每一歩都带着疑问,可天地不回答,他也就不说话。

只剩下苍茫之中的这个头戴红帽的孤影。

老幸运

电影一炮而红,斯坦通的形象由此定格:失落、偏执、别扭

这些难以驱散的气质,反而让各类角色敬而远之。

作为一名个性演员,更多还是担任那些让人一眼辨识的特色配角。

老幸运

《七个神经病》中,饰演替女儿复仇,刎颈自杀的变态父亲。

这压中了独立小众的导演的口味,大卫·林奇就是份量最重的那个。

多部作品请他参演,同时也是他臭味相投的好友。

得知斯坦通离世,林奇悲痛同时惋惜。

伟大的哈利·戴恩·斯坦通已经离开我们了,又走了一个伟大的人,不会再有人像哈利·戴恩那样了,人人都爱他,而且是有理有据的,他是一个伟大(实际上完全超越伟大)的演员,也是一个相当好的人,能够在他身边真的很棒,你们肯定会怀念哈里戴恩的,不管你现在在哪,都要给你满满的爱。

《老幸运》大卫·林奇的这次出演,就是冲着斯坦同来的。

老幸运

这个老Lucky,便是这个90岁老头的真实写照。

这个90岁的黄金配角临终前主演了一回自己,为世界留下最后一抹温情。

你很难将它归类,却能清晰体察它的真挚。

片中的每个角色,都讲述着各自面对死亡的故事。

有的勇敢

Lucky在餐厅遇见的同样的二战退伍老兵,分享了一个他在菲律宾的故事。

当一次执行任务时,他们遇见了一个小女孩,7岁,衣衫褴褛,身边尸横遍野。

当看到这帮荷枪实弹的军人,她笑了。

笑得合不拢嘴。

当老兵还以为自己的队伍终于被欢迎的时候,身边人却告诉了她真相:“她是佛教徒,她想就要被杀了,她在笑她的命运。”

在这样恐怖的氛围中,她勇敢直面死亡。

甚至,带着喜悦。

老幸运

有的接受。

还记得那只走丢的“罗斯福总统”吧。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何况是人。

那只出走的乌龟,映照着老Lcuky的大限将至,是这部片子温柔的隐喻——宇宙中的确有某种超越人的存在。

人不能永远握住手中的沙子,何不在适当的时侯,潇洒放手?

“我终于明白它不是要离开我,而是要去别的地方,做他觉得重要的事。”

老幸运

在层层辩证之下,老Lucky从抗拒虚无的恐惧走向了接受虚无的清静梵我。

他依旧是那个无神论者。

“所有一切都会消失,你、你、我、香烟、一切。都变成一片虚无,没人该负责。

“最后只是虚无。”

又是虚无。

但是,然后呢?

这次不同了,老头想了想,笑了出来。

You smile

老幸运

淡然的认知死亡,就能轻快地对待生命。

它有深邃哲思,却又像冬日午后那杯热茶一样温暖

在影片尾声,斯坦通突然看向镜头,对我们露出了那个微笑

像是对我们告别。

更像是为影片补上了一句——

“我把它献给我自己。”

我们很少直面死亡,更不要说那来自动物本能的恐惧。

生如夏花不难去理解,“死若秋叶般静美"领悟起来要难得多。

Sir想安利你这部《老幸运》,因为斯坦通在戏里戏外为我们做出了示范。

其实,你不用认识斯坦通,他的传奇离我们遥远。

也不用去记住他的脸,有太多作品帮他定格。

希望你记住的,是他离开时的消瘦背影。

和他临走前的微笑

老幸运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sir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

最新评论

  • 良人
    良人

    一部好剧为什么好?好导演?好编剧?好演员?都不是好的是为这部戏真正付出的人,一个真正的战士他愿意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同样一个好的演员同样可以为舞台死为舞台放弃一切

    2018-02-07 17:35 回复
    2
  • Je pense a toi
    Je pense a toi

    seems cool, this gentle man understood what he wanted to understand.

    2018-01-31 19:26 回复
    1

评论来两句...

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