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水师

占水师——一杯黑咖啡

勋哥儿
2018-01-29 00:31发布影评

战争电影总是很难拍,不可过分美化自己,也不能故意丑化敌军,保证对历史较为准确还原的同时,电影作为一门艺术,还要有戏剧化的改编,处理好诸如主人公感情经历等各种支线。罗素·克劳迎难而上,自己导演的长篇故事处女作《占水师》就把背景设定在一战和第二次希土战争时期。

占水师

《占水师》讲述了一名澳大利亚以农为业的占水师约书亚在加里波利战役后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寻找三个参战阵亡儿子遗骸的故事。一战中澳大利亚是比较炮灰的存在,反正就是坚定不移跟英走,“协助她,支持她,直至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和最后一个先令”,最后成为战胜国,分得了徳属新几内亚殖民地。当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到500万,却有40万人参加了一战。加里波利战役,是对澳大利亚影响最大的一场战役。1915年4月25日,澳新军团在加里波利半岛的安扎克弯登陆作战,这一天也被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定为“澳新军团日”。加里波利战役让澳大利亚人意识到不能再继续无条件服从英国,标志着澳大利亚民族意识的觉醒和民族认同感的诞生。意义之大,无需多言。但电影中有这样一段对话:英国军官说他们在加里波利损失了一万多人,哈桑告诉他土耳其损失了七万。这段对话让我不禁想问:澳新人民在4月25日缅怀本国牺牲将士的时候,能否想到死伤人数更加触目惊心、处境更让人绝望的被侵略国土耳其?

占水师

侵略(invasion),罗素·克劳就曾这样形容加里波利战役,这个词让一些澳洲人很不高兴。但我们还能怎么描述它?五十万士兵踏入一片陌生的土地,企图摧毁它、占有它,这就叫侵略。身为定居澳大利亚的新西兰人,罗素·克劳没有着眼于澳新军团的英勇无畏,反而站在土耳其的角度拍摄这部电影,很是让人敬佩。

澳大利亚农民踏上被侵略国的土地,寻找参加澳新军团协助英法联军一同侵略土耳其的儿子的骸骨,这个剧情设定可谓冲突十足,反战思想也不言而喻。虽然战争场面并未占据较多篇幅,但这并没有减弱战争的悲壮,仅仅通过约书亚读儿子日记展开的几次插叙,就足够展现这场战役的惨烈。战争永远是悲伤的,无论它的意义和性质有何不同。如果想要讲述一个关于战争的故事,悲伤的情感必须要强调。只有把战争的残酷真实地表现出来,把战争给家庭、给每个人带来的伤痛表达出来,让其直击人心,让人目不忍视,才是真正的反战思想。

占水师

《占水师》最大的问题在于男女主感情进展的突兀。一位是深爱妻子的鳏夫,一位是深爱丈夫的遗孀,然而短短几天,同命相连却都留恋着过世爱人的两个人就能抛开过去走到一起,这个感情进程显然快得离谱。难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要一定会惺惺相惜吗?或许克劳叔想通过这场爱情告诉我们,战争多残酷,都无法磨灭人性的美好吧。

占水师

电影里的占水师,就是拿着两个金属棍来探测地下水的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科学解释,反正我是觉得很玄学。给主角选择这样一个职业,想必编剧有他自己的用意。 约书亚的妻子在自杀的前一天晚上对他说:”你可真聪明,找得到水却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平时,他的工作是找水,但为了却妻子四年来的心愿而终于踏上那片战场时,他寻的是人,也是人性。他靠水过活,最后也靠水逃过希腊人的追杀,活了下去。

女主角说在伊斯坦布尔,当两个家庭聚在一起谈婚事时,女生会端来一杯咖啡,里面的糖越多,说明爱越深。在我看来,《占水师》就像一杯加入了一大勺糖的黑咖啡。起初,男主的妻子再也无法承受丧子之痛而自杀,影片氛围非常压抑悲伤,仿佛糖未化开,品起来苦涩至极;但当主角踏上曾经的战场,寻到了两个小儿子的遗物,找到了存活的大儿子,电影便不再那么伤痛,尝起来愈渐香醇;影片最后,女主为男主端来一杯加入满满砂糖的咖啡,两人相视一笑,《占水师》这杯苦涩的咖啡,也有些微甜了。

©本文版权归作者 勋哥儿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