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八岁

因为偏见,差点错过一部国产好片

独立鱼电影
2018-01-28 13:21发布影评

有部国产纪录片,叫《算命》。

拿过不少于20个电影奖项。

但在国内,禁了。

大抵是因为,算命属于迷信活动,不提倡。

今天香玉要聊的国产新片,主角之一也是算命先生。

但它播出了,而且还在央视6套。

《那年八岁》

那年八岁

这是CCTV6出品的电视电影。

介于电视和电影之间,有一类专供CCTV6播出的影片,叫电视电影。

由于拍摄成本极低,编导多为新手,制作粗糙,诞生了一大批烂片。

但本片是个例外。

导演杨瑾,曾拍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

用清新悠缓的风格,白描两个孩子在小学最后一个暑假里的友谊和别离,引发很多人共鸣。

那年八岁

这次的《那年八岁》,主角依旧有小孩。

不过,变成了一老一小。

老的,就是开头说的算命先生;

小的,是这个8岁的小男孩,名叫小小。

那年八岁

小小生长在吃不饱饭的饥饿年代。

更要命的是,幼年丧母。

父亲娶了一个并不友善的后妈,多出来两个抢食儿的弟弟。

小小呢,是个不好惹的「熊孩子」。

没吃饱,就抢弟弟手里的大饼;

那年八岁

怂恿两个弟弟烤兔子吃;

那年八岁

以及手残,没来由地欺负女孩子,被老师拽着耳朵受罚。

那年八岁

同时,小小也是个「苦孩子」。

因为一些小事总是遭父亲打骂,后妈在旁边赚吆喝。

那年八岁

一大早要出门打水,瘦小的身躯时常被水井轱辘弹开。

那年八岁

打完水回来,一家人还没等他来,就已经开饭了。

这天,小小连学都不能上了。

父亲来到学校,把他拖走,以每月 5 块钱的价钱,租给了吴先生。

租,是咋回事?

因为吴先生是个盲人,小小租给他,是帮他领道儿。

别看吴先生是个盲人,心思可机灵了。

钞票子几元几角,手指轻轻一搓,清清楚楚。

那年八岁

而且还有个绝活,算命。

方子出的越邪乎,别人还越相信。

那年八岁

凭着几十年行走江湖的本事,在村子里博得了一个「小半仙」的名号。

那年八岁

别说,吴先生的收入还不错,只稍几句话,小则一两块,大则一二十。

走村串舍饿了,弹个曲儿,说一段林冲夜奔,就能换得一餐一宿。

那年八岁

吴先生技艺高,但脾气坏,俗称「瞎狠」。

跟小小一起吃饭,总是能一筷子夹住鸡蛋和肉,几筷子就都进自己碗里了。

那年八岁

就凭这个狠劲儿,真瞎子无疑了。

那年八岁

一张嘴也特别毒,说话就像「拿刀剜你的感觉」。

两人第一次见面,小小因为不愿意来,赌气,死活不开口说话。

吴先生就说「你妈是你方(克)死的吧?」

小小被这一句话给气的双耳涨红「我妈才不是我方死的呢!」

那年八岁

那年八岁

知道小小有后妈,又说「你爸喜欢你后妈,不喜欢你咯」

那年八岁

骂人的时候文采飞扬。

一个过路的马车不愿意免费载他,他就直接怼骂「没良心的,你回去找你死去的奶奶吧」!

那年八岁

小小把吴先生扔在半道上,一个人跑回学校玩。

吴先生一个人在空旷的山谷里大喊「我要抽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那年八岁

吴先生身上的这种「狠」劲儿,是编剧林和平特意塑造的。

他表示自己「经历过三个说书人,这三个人嘴都特坏,但他们心肠都特好」。

吴先生的性格是防御型:他先天失明,得靠着这种狠劲儿活下去。

跟别人一起吃饭,不抢的话,他肯定只能吃剩的。

嘴要是不毒,别人一口一句「瞎子」就能淹死他的自尊心。

所以他先冒犯,以此确立心理优势。

要是不靠一点骗术算命,这黄土高坡哪里给他生存下去的机会?

那年八岁

可是,吴先生的防御高墙,也有被融化的时刻。

这天夜里,两人来到一户人家,正巧这家死了人,在守夜。

那年八岁

大家正听吴先生说书起劲儿呢,不料尸体一下子翻坐了起来!

「诈尸了!诈尸了!」

众人都吓破了胆儿,连滚带爬跑出去。

那年八岁

小小也跑了,喘了口气才意识到吴先生还在院子里,他赶紧折返来。

原来是放尸体的砖头倒了,根本没有诈尸一回事。

此时吴先生早已经吓得尿裤子了,还嘴硬说自己一点也没怕。

那年八岁

这件事情以后,吴先生发现这个「小兔崽子,还真有点儿良心」。

也渐渐对小小敞开心扉。

吃饭的时候,犹豫半天,愿意把其中一块鸡蛋分给小小了;

那年八岁

小小在河水里,脚被扎破了,吴先生立马撕下了自己的衣服给他包扎;

怕小小脚感染,一把年纪了,还背着他过河。

那年八岁

小小呢,也似乎不那么讨厌吴先生了。

会跟他开玩笑,明明是平地,骗他前面有沟;

那年八岁

或者让吴先生踩到大牛粪。

吴先生生气啊,棒子举高高要打,落下来却是轻飘飘。

那年八岁

一老一少,从一开始的斗勇耍狠,渐渐成为交心的好伙伴。

他俩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八岁那年,没了妈。

这也是片名的由来。

整部影片就讲了一个这么朴素的故事,没有大起伏大冲突。

描绘了爷孙辈的两个陌生人,在困苦的年代渐渐温暖彼此的一段时光。

这也是香玉最喜欢这部片子的地方:不愁苦。

《纽约时报》曾经有一篇关于《郊游》(蔡明亮 导演)电影评论,提到一种「亚洲愁苦主义」(Asian miserablism)。

那年八岁

什么意思呢?

影评人拿一男一女做对比。

《郊游》讲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双儿女无家可归,极度落魄。

中间有一段场景是,李康生愤怒又绝望地咬食一颗高丽菜,最后爆发出哭泣。

那年八岁

影评人由此联想到了《飘》里,斯嘉丽啃带泥的胡萝卜。

「斯嘉丽从土里刨出一颗萝卜,咬了一口又吐出来,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挨饿... 最后她没有变成一个绝望的懦夫,而是从深渊中爬了出来。但是李康生的角色就没有这样的魄力了,看到他眼泪汪汪的自怜,很难不让人感到一阵轻蔑。」

那年八岁

愁苦,似乎是中国文化圈非常擅长的一个母题。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就算没有愁苦,也还要努力搞点悲伤的情绪。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吃不饱饭的年代,水源匮乏的黄土高坡,丧母的幼子和孤独的瞎子...这几大元素堆叠在一起,很容易拍成一部悲伤的煽情片。

可是,《那年八岁》十分克制。

画面配色很明亮,把黄土高坡的夏日,拍得清新灿烂。

那年八岁

那年八岁

对人物也是抓有趣的部分,有好几处都会令人笑出声来。

吴先生把吃了一半的糖吐出来,诱惑小小叫爷爷。

那年八岁

你看,导演拍农村小孩的「斗鸡」游戏。

都是实打实,硬生生往上撞。

被撞倒了,接着再来!

那年八岁

导演杨瑾说「农村男孩都很皮实的,没有那么多小脆弱。」

很多那个年代的人,就是靠生猛劲儿一路走过来,就像斯嘉丽因为带泥的胡萝卜而变得更加坚强了一样。

生活啊,有时候会很艰难,但不一定非得以「可怜巴巴」的孱弱姿态过着。

还有,如果你下次见到失明的人,千万不可以叫人家「瞎子」,而要称呼对方为「盲人」。

否则,他们会不高兴哦。

那年八岁

那年八岁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立鱼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8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