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对话

我的妈妈是一个同性恋

肉叔电影
2018-01-23 17:45发布影评

一部肉叔等好久的片出汁源了。

今年柏林电影节泰迪熊奖最佳纪录片获奖、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中国台湾选送的奥斯卡最佳外语参赛片——

日常对话

Small Talk

日常对话



黄惠侦和妈妈阿女,已经30多年没说过话了。

这对母女明明住在同一屋檐下,却几乎连面都见不上。

母亲每天很早起来煮饭,吃完就出门,很晚才回来睡觉。黄惠侦起床之后,会把母亲煮好的饭菜吃掉。

饭桌上的菜,就是两人唯一的交集。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阿女在22岁那年生下黄惠侦,两年后又生了她妹妹。父亲待在家里好吃懒做,母亲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出去赚钱。

阿女从事的行业,一般人听到就会避而远之——超度灵魂的法师。

在台湾叫做牵亡、阵头。内地称为乩童。

小时候她觉得母亲很厉害,能把亡魂带到西方极乐世界。长大后才渐渐明白,这是一个“低级”的工作,会被人看不起,还曾因此在心里怨恨过母亲。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黄惠侦10岁那年,因为实在忍受不了父亲家暴,阿女带着两个女儿,逃离了这个家。

因为走得匆忙,没带户口本,姐妹俩无法上小学,只能辍学。


虽然也想去学校跟小朋友们一起玩,但比起上学,黄惠侦更愿意一直呆在妈妈身边。


她记得,妈妈总是带女朋友回家。

小时候黄惠侦觉得那是正常的。直到有一天,某个长辈告诉她:

你妈妈喜欢女人,是同性恋,是个变态。

她崩溃了。因为无法直接询问妈妈,她只能去找一些关于同性恋的新闻、书籍来看。

她发现社会上对同性恋的评价都是负面、批评的,是“生理和心理的疾病”。

她开始怨恨妈妈为什么要跟别人不一样,怨恨自己为什么是一个“变态”生的小孩。

但更让她怨恨的是,为什么妈妈好像一点也不爱她。

黄惠侦印象里,妈妈对她们姐妹俩永远一句话都不多说,反而跟女朋友们在一起,看起来比较快乐。

女朋友们口中的妈妈阿女,是个完全陌生的人。

温柔、粘人、还浪漫得要命。

其中一个女友喜欢看歌仔戏,阿女就每天打电话来说哪里有演出,两个人骑着摩托车去看戏;

日常对话

另一个女友,她只看人家第一眼就表白: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这么吸引我,让我每天朝思暮想;


日常对话

还有一个说起阿女,嘴里埋怨着“太糟糕、乱花钱”,脸上却又挂着笑,然后拿出阿女20年前送的玉镯说,自己一直戴着,直到去年断了还留着。

追求我?屁啦,她哪有怎么追求我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所以妈妈是爱女友,多过爱女儿?

她甚至还跟女友们说,两个女儿不是亲生,是领养回来的……她是有这么不愿意承认自己?

这些疑问在黄惠侦自己成为人母之后,变得更强烈了。

她巴不得时刻跟女儿黏在一起,可为什么母亲从来不会这样?

黄惠侦觉得如果现在不说,这些心结恐怕一辈子都解不开。于是她决定,开口询问母亲。

《日常对话》就这样诞生了。

这部片总共长1个半小时,但母亲阿女说的话,少之又少。

面对镜头,面对女儿,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

日常对话

中间还不止一次打断,不要录了,不要再问这些了。

然后拿着纸巾到镜头外的角落哭泣。

日常对话

最后母女俩终于面对面,坐下聊天的那场对话。

沉默。

半个小时里,起码有一半时间都在沉默。

等母亲终于开口,她甩出了一句女儿想不到的话:我知道你很讨厌我。

可黄惠侦想的是:我觉得是你讨厌我。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然后她鼓起勇气,说出了一个埋在心里30年、连母亲也不知道的秘密。

原谅肉叔为了你们的观看体验,无法剧透太多。

日常对话

说实话,《日常对话》跟我想的很不一样。

它没有执着于同性恋这个敏感话题,全片只有导演和母亲琐碎的日常——吃饭、打牌、回老家。

可这些“日常”中,又隐隐透着“不正常”。

在老家,黄惠侦问起母亲家里的其他亲戚:“你知道我妈妈喜欢女生吗?”

他们纷纷三缄其口,摇头说不。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但听到真相时的尴尬、毫不意外、顾左右而言其他,早已出卖了他们的知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去洗衣服了,衣服要赶快洗一洗……

日常对话

明明知道母亲的性取向,那为什么还非要给她说媒,让她去过注定不幸福的生活?

很简单,因为这是“女人应该做的”。

一个女人如果不嫁人生子,还有什么价值?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家暴?那是“家丑”,很丢脸的事,不能被别人知道。

日常对话

至于同性恋,就更是低人一等的“变态”了。

日常对话

所以,与其把《日常对话》看做是一部同志纪录片,不如说它展示了这个社会对女人,长久以来的压迫和施暴。

你会看到,悲剧不只发生在阿女一个人身上。

阿女的母亲同样是家暴受害者,曾被丈夫骂到受不了,想要喝农药自杀;

阿女的女友也经常被丈夫打骂;

阿女还说,以前台北桥那里有一大群像她这样的人,“不是没有,是你不知道”。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社会的压迫和糟蹋,让受害者连自己都不认同自己、自我责备,甚至自杀。

这难道不才最可怕?

《日常对话》最初只是导演黄惠侦拍的一部粗制短片,叫做《我和我的T妈妈》,英文名是“The Priestess Walks Alone”,独行的女祭司。

日常对话

短片感动了很多人,包括台湾电影界的重量级人物。

他们纷纷向黄惠侦伸出援手:侯孝贤做监制,林强配乐,雷震卿、林婉玉要来帮忙剪辑,甚至还得到日本NHK和韩国釜山工作坊的资助。

但在黄惠侦看来,这始终只是一部私密的电影,是自己跟母亲的和解,也是自己跟自己的和解。

从小到大,黄惠侦身上被贴满各种标签:辍学、同性恋的孩子、牵亡者、黑户……

她无处诉说,也无人倾听。

直到她20岁,遇见了到殡仪馆拍摄牵亡行业的台湾纪录片导演,杨力洲。

那一天,黄惠侦才知道了什么是纪录片,才知道原来只需要一部小小的摄像机,就能拥有诠释自己的权利。

在进社区大学学习了相关知识后,她着手整理从08年开始拍摄的家庭影像片段,制作成一部完整影片。

在黄惠侦看来,自己和妈妈这道坎,无论如何都必须咬着牙跨过去。

片子最后母女俩摊牌的这一幕,拍了3小时。

两人都知道那是最后的一次访谈,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当时摄影师全部出去了,只留她俩在房间。

日常对话

摄影师在外面一直很忐忑,害怕拍的时间太长,带子用完,珍贵画面没拍到。

幸好,最终都说出来了。

经过这三个小时,黄惠侦觉得电影能否面世已经无所谓,她已经达到了拍片的初衷。

这之后,黄惠侦和妈妈未必能恢复到正常的母女关系,但经历了这场对过去的告别,她们至少有了一起面对痛苦的勇气。

就像豆瓣网友@哪吒男说:

把秘密说出来吧,那里藏着很多爱。

日常对话

©本文版权归作者 肉叔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6

最新评论

  • 达子
    达子

    同性恋又不是性无能,不发情也能怀孕啊。

    永远的韩梅梅: 问题来了,那你是怎么来的呢?

    2018-01-26 22:08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问题来了,那你是怎么来的呢?

    2018-01-24 20:56 回复
    3

评论来两句...

1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