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希斯·莱杰

如果我知道怎么戒掉你,那该多好

毒sir
2018-01-23 12:07发布影评

Sir一进办公室的日常三件:

倒开水,开电脑,撕日历。

然后写稿。

可是今天,Sir多愣住了10分钟。

因为撕开毒舌日历新的一页,看到了——他。

如果我知道怎么戒掉你,那该多好

我是希斯·莱杰

十年了。

十年前的1月22日,28岁的希斯·莱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留下的是19部电影。

两个闪耀影史的角色——《黑暗骑士》的小丑和《断背山》的恩尼斯。

但,在我们最熟知的希斯·莱杰之外,Sir想说说他最私人、最本真的一面。

来自一部新出的纪录片——

《我是希斯·莱杰》

I Am Heath Ledger

我是希斯·莱杰

纪念他的纪录片,2009年就有一部《致希斯·莱杰》,但这部《我是》绝非炒冷饭。

它曝光的大多数影像资料,你此前都从未见过。

比如开场第一个画面,就是他以男朋友视角,向你打招呼。

我是希斯·莱杰

字幕来自波旁姐妹花字幕组,下同

这么暖的“内部资料”从哪来?

答案在这里——

“自拍狂魔”

我是希斯·莱杰

没错,这部纪录片大部分内容,都是希斯·莱杰本人拍摄的。

他有着数不清的相机和录像机,经常机不离手,无论是生活日常还是台前幕后,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记录。

镜头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我是希斯·莱杰

单纯是臭美吗?

我们接着往下看。

除了爱自拍,希斯·莱杰还爱“P图”。用颜料、指甲油和蜡笔。

像这样——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脑洞大开吧。

他的拍立得相机让他可以随手拍,随手画。

看上去很像现代艺术作品,但对于希斯·莱杰而言,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创作,抓住世界美好的瞬间,“活在此刻”。

正因为这种对生命每一刻的珍视,让我们零距离看到了一个毫不掩饰的希斯·莱杰。

拍摄《爱国者》的第一天,他紧张又兴奋。

这是他首次参与好莱坞大制作,片中演他父亲的还是同样来自澳洲,一直被他视为偶像的梅尔·吉布森。

小粉丝和爱豆同台飙戏,那心情可想而知。

在镜头前,他自嘲说,从得到角色到开拍才三个月,一眨眼就这么过去了。

边说边演了个眨眼的表情,还点头给了自己一个鼓励。

我是希斯·莱杰

经纪人提到,其实他总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角色,一直在自我怀疑。

所以他才习惯用录像机反复检视自己,反省每一个情绪的表达方式。

我是希斯·莱杰

希斯·莱杰的这个小癖好,和李安撞了个正着。

李安从不允许演员看监视器,因为这是专门为导演设置的,演员看了可能会因此过分留意镜头,在表演中掺入设计的成分。

而希斯·莱杰在拍《断背山》时,非要跑去看。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他是唯一一个这样去冒犯李安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成功说服了李安的人。

但希斯是唯一一个

他会走到摄影机这边……

这让他表现更好

一条又一条,他尝试着去击中那个目标

当他击中了,十分美妙

我是希斯·莱杰

或许这就是希斯·莱杰与众不同的体质。

他让镜头长在了自己的身上,没有一点排异反应,真可谓是能所双亡,主宾俱化。

果然希斯·莱杰天生就是用来给电影拍的。

除了电影,嘿嘿,你想不到他还是个——

“多动症患儿”

从小,希斯·莱杰就是个皮孩子。

他好像有常人两倍、三倍的精力,怎么也挥霍不完。

运动(包括打架)、画画、国际象棋样样精通。

小小年纪身边就没有大人下棋能赢过他,一度还立下成为顶级棋手的目标(最终被演员耽误了)。

我是希斯·莱杰

对什么都有热情,但就是不爱上学。

17岁那年,他就说着要离开学校,周游澳大利亚。

说完没多久,就真的和朋友开车去悉尼了。

只是外面的大千世界如此精彩

而我需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我是希斯·莱杰

这一走就不得了,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他开始疯狂地试镜。

终于在一部叫《咆哮》的美剧里当上主角,从此踏上演艺之路。

虽然成为演员、明星,但小时候的皮,一点也没改变。

在纪录片中你会发现,希斯·莱杰根本停不下来——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但希斯没有浪费这份精力,把它转化成创造力。

很多人可能只知道他是个演员,但实际上,他不仅一家电影制作公司的合伙人,还是一个音乐工作室的负责人。

不仅给年轻的导演和音乐人提供生活帮助,还让他们有地方可以充分交流和碰撞创意。

同时,还能有时间给朋友拍MV。

Ben Harper的《Morning Yearning》(清晨渴望)、N'fa Jones的《Cause An Effect》(来龙去脉)、Modest Mouse的《鼠王》(King Rat)都出自他之手。
连灯光、色彩、质感,甚至编舞他都亲力亲为。

我是希斯·莱杰

教演员跳舞的希斯

在Modest Mouse的《鼠王》MV里,他担任导演,用动画形式(不要忘了他从小很会画画),将包括鲸鱼在内的部分海洋动物和人类位置互换。

以荒诞又惊悚的讽刺手法来抨击捕鲸活动。

“好莱坞交际花”

希斯·莱杰为人之open让他成为好莱坞的一朵奇葩。

有一段时间里,选角导演面试澳大利亚的演员,也会习惯问一句:你是住在希斯家的吗?

他姐也说——

你永远也不知道究竟有谁住在希斯的家里

我是希斯·莱杰

住是住一起了,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希斯·莱杰在洛杉矶的家,谁随意都可以进去待一会。

他家的大门永远敞开。

无论是老乡还是身无分文的同行,经常在他家里常住,希斯·莱杰还很喜欢和他们分享他收藏的那些数量惊人的唱片。

俨然成了一个好莱坞演员们的秘密据点和联络站。

我是希斯·莱杰

他这种慷慨其实对很多刚起步的演员来说都是莫大的帮助。在他去世后,为了继承他的这种慷慨,澳大利亚官方电影机构设立了以他为名义的奖励基金,继续为澳大利亚年轻电影人的发展提供资助。

也许希斯·莱杰的性情就是亲近人,喜欢和人在一起。

经常表现得像个粘人的小妖精。

无论是发小还是圈内好友,都吐槽他几乎从不休息,一天至少得给朋友早晚各打一个电话聊天,其他时间一有什么想聊的就打。

我是希斯·莱杰

经纪人也一样吐槽,每天电话讨论好几遍不说,没电话和短信的时候,很可能就来个突袭,他已经在你家门口站着了。

我是希斯·莱杰

和人交往时,他就开心、满足。

喜欢逗孩子玩,然后自己也生了一个,爱不释手。

我是希斯·莱杰

我是希斯·莱杰

这就是希斯·莱杰。

纪录片让我们知道,希斯·莱杰除了是一个杰出的演员,更是一个可爱的人。

虽然片中还有不少遗憾,没有深入剖析希斯·莱杰的感情世界,前妻米歇尔·威廉姆斯和合作过《断背山》的杰克·吉伦哈尔都缺席……

但它闪光的一面,足够明亮——

那就是天然去雕饰的希斯·莱杰本人。

他在生活和艺术里,炽热地燃烧过自己的生命。

他对人、对电影永远饱含热情,一刻也不停歇。

他只活了短短的28岁,在风华正茂之时,在事业的巅峰,突然离世……却给我们留下了一抹来自澳洲的明媚阳光,永远那么温暖。

《一一》中有一句名言:

电影发明以后,人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

在今天,多想把这句话说给他一个人听。

我是希斯·莱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B站有

编辑助理:库布里没有克

欢迎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或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毒舌电影APP,更多精彩等着你!

我是希斯·莱杰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sir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