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盛宴

不止一场鸿门宴

837353848
2018-01-11 22:24发布影评

“很多人说我的命运是从鸿门宴开始的,他们错了,我的一生,都是鸿门宴。”

这句话是《王的盛宴》中最后一句台词,是刘邦内心的独白,是影片中刘邦的对自己的总结。刘烨所饰演的刘邦一角儿是整部影片中毫无争议的中心人物,影片中所有的事件几乎都是围绕着他展开的。笔者所解读的“鸿门宴”在影片中分成了许多场,正如影片的最后一句台词一样,整部影片一直在为观众上演着“鸿门宴”。

首先,最浅层的一场“鸿门宴”是刘邦入主关中后,范增设计准备诛杀刘邦,项羽宴请刘邦的那一场鸿门宴。在整个鸿门宴上,陆川导演借助光与暗的对比衬托,配合上让人不寒而栗的背景音乐,从“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开始,演绎鸿门宴上的惊险博弈。没有过多的人物台词,就靠这种环境氛围与人物的动作,让观众看得提心吊胆,如鲠在喉。项庄在剑舞之中的每一次挥剑,击盾,都透露出对刘邦的浓浓杀意,我们更可以从项庄的眼神中所射出来的寒光感受到杀气。刘邦在席上偷偷摸摸拿餐具准备自卫的行动也反映出人物内心的惶恐。这种惶恐直达观众心底,不断地累积,在项庄劈开餐具,一跃而起,剑指刘邦咽喉达到了极点。项伯挺身而出,及时出手,以身护刘邦,与项庄对舞剑才使得这种惶恐感下降,让人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然而依然是如履薄冰的状态。项伯臃肿的身躯与仿佛略带诙谐的剑舞动作在这种杀机重重的环境下也变得不可笑,反而让人感到悬疑。这场对峙最终在樊哙闯入宴席之上的一声“谁要杀我大哥!”打破的,也是在这个时候,观众才会感到如释重负。这一场鸿门宴虽然是最浅层的,但也是整部影片的焦点与高潮部分。它在最大程度上展现出了刘邦命悬一线的挣扎,与面对项羽时的外在实力的弱小。

深入一层的“鸿门宴”是在刘邦暮年开始的。暮年的刘邦位高权重,时时刻刻都在为自己的权力与性命担忧,因为他怕一个人。这个人比日薄西山的他年轻,比他更有实力去夺取天下,这个人不是西楚霸王项羽——项羽已经自刎乌江了,这个人就是淮阴侯韩信。韩信兵权在握,年轻有为,他甚至为刘邦铲除了昔日的心头大患项羽,帮助刘邦统一了天下,建立了汉王朝。就是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取代了项羽的地位,成了刘邦的梦魇,让万人之上的刘邦如坐针毡。影片中张震所饰演的韩信没有过多的镜头,他基本是以一个人下臣,阶下囚的形象出现在观众视野里的,完全没有一丝国士无双的英雄气概,相反,他散发的是一种落魄无奈与绝望中的不甘。韩信在影片中并没有展现出谋反的意思,正如他所说的“要犯早犯了,那还等到现在。”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大多数历史学家的考察推测。由此我们可以说这种如芒在背的威胁感主要是来自于刘邦自身的心理恐惧与对权位的看重,但这样不是说韩信可以脱得了干系。“你太锋利了,一把剑太锋利,不仅会伤了别人,还会伤了自己。”这是影片中张良的台词。韩信作为刘邦手中的利刃,杀死了项羽。在没有了对手时,却没有被收入剑鞘,藏住寒光,所以刘邦担心他手中的利刃会反过来伤了自己。《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着这样一段韩信的自白:“‘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就是影片中张良所说的道理。这一场“鸿门宴”是从刘邦猜忌韩信开始的,是在韩信死后结束的。刘邦的性命本身一直都没有受到任何威胁,只是刘邦对韩信的猜忌为自己带来了惶恐,让自己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它依旧展现了刘邦的挣扎与弱小,这种挣扎是来自于内心的,这种弱小是刘邦面对韩信时的内在的弱小。

层层深入,上一层的“鸿门宴”其实是再深一层“鸿门宴”所带来的。刘邦在起兵反秦时是怀揣着美好理想的,他想要推翻暴政,过上太平的生活。此时的刘邦让人看不到肮脏的欲望,是清澈洁净的。然而在戎马争战中,尤其是在攻破函谷关,入主秦王宫时,他的心头便种下了欲望的种子。“而当我进了秦王宫之后,就彻底打开了一扇门,让我看到了自己心底像大海一样的欲望。”这是影片中刘邦初入秦王宫时的内心独白。人性在物欲面前是渺小卑微的,刘邦在欲望面前选择了卑躬屈膝。秦三世子婴在被刘邦手下带走前恳求刘邦让“秦统一天下的理想”活下去就是夯实了欲望的种子,激发它的生长。刘邦在阿房宫中与两个女子的缠绵可以让观众对这个欲望种子的萌芽初见端倪。这颗欲望的种子的生长污染了刘邦的内心,让他开始对物质,权位等等有了追求。它不断污染刘邦的内心,让刘邦在追名逐利中不断扭曲,在登上至尊之位后,种子的生长成形了,引发了刘邦在影片一直所说的噩梦。这一场“鸿门宴”是看不见的,是潜藏在刘邦的内心的。它开始于刘邦入主秦王宫,结束于刘邦的死亡。我们在观看影片的过程中感受不到这一场“鸿门宴”带来的恐惧,这种恐惧是在看完整部影片的反思中才能察觉的。这种恐惧感来源于人性在欲望前的脆弱。这一场“鸿门宴”中的刘邦没有任何挣扎,只有弱小,刘邦面对欲望,面对自我的弱小。

“鸿门宴”在《王的盛宴》中可以被理解为“恐惧”的代名词。影片中的刘邦说的对,他的一生都是“鸿门宴”,因为他生长在了一个看似统一的王朝,拼搏在一个乱世,戎马一生,始终在做斗争。他斗争的对象是“恐惧”,来自敌人的恐惧,来自朋友的恐惧,来自内心的恐惧。同时影片中的刘邦也说错了,他的命运就是从“鸿门宴”开始的,这个“鸿门宴”正是他被种下欲望种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细细品味整部《王的盛宴》,它使用倒叙的手法从萧何带来韩信人头说起,然后进入刘邦的回忆,从揭竿反秦,到入主关中,再到鸿门盛宴,至最后的垓下之围都是与现实时间中暮年刘邦的苟延残喘,梦中呓语,以及吕后暗中操弄权政,害死众多功臣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破碎的回忆与支离的现实的编制,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连续性,为影片构造一种跳跃式的框架结构。这种意识流的手法让人不断的进行思维上的跳跃,为影片剧情的发展不断埋伏笔,或许说是在为影片中所要叙述的故事与想要表达的思想观点埋下伏笔更为恰当,因为《王的盛宴》本身的剧情并无什么出彩或者可圈可点之处。这种思维的跳跃加上黑暗色彩的现实时间线的推动就会给观众带来悬念的氛围体验,让人感受到一种如坠深渊的深邃思考中,这种思考却不能够好好进行,因为有暖色的回忆不断地打断思考,给予观众思维的喘息时间。然而回忆时间线的故事也不全是暖色的,因为回忆时间线上时不时就会有一些矛盾冲突。从一开始刘邦借兵的小冲突,到入主汉中后项羽大军将至的紧张前奏,再到鸿门宴,是把矛盾冲突带来的紧张刺激推向了高潮。正如前文所描述的鸿门宴上的一番博弈,带给人的只有不寒而栗与提心吊胆。这种沉重的压抑感是对回忆与现实的跳跃的承上启下在这之后,整个影片更多的是在讲述现实的时间线(也穿插了部分回忆)。在现实的时间线中,吕后对于朝臣死生的操弄,张良的啜泣悲伤,韩信的不甘不屈,萧何战栗无奈这一系列人物的表现,让观众在淡淡的压抑氛围下看过了后半段。到最后刘邦驾崩,压抑感尚存,留给观众的不是解脱,而是深深的思考。这样的影片叙事结构有点类似于“鸿门宴”。一开始的凝重,然后是愈演愈烈的紧张,再来是紧张释放后的歇息,但不能使人完全平静。这样来看,整部影片本身就是一场“鸿门宴”,一场“王的盛宴”,这位“王”不是西楚霸王项羽,而是汉王刘邦。

©本文版权归作者 837353848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8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