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单车

十七岁的痛

乱谈
2018-01-11 19:30发布影评

翻硬盘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十七岁的单车》,重看之后感慨万千,便写了点东西。

十七岁的单车

一、潇潇为什么会移情别恋

我特别喜欢高圆圆,在我心中,她的气质与容貌堪比奥黛丽赫本、安妮海瑟薇,虽然高圆圆的影响力并不如这两位。看《十七岁的单车》这部电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高圆圆,高圆圆在里面扮演一个叫潇潇的高中生,看的时候产生一个疑问,为何潇潇会移情别恋,喜欢上大欢呢?看完后就忘了这个问题,直到构思整篇文章时,这个疑问又冒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成了我心中的一块顽疾,这个疙瘩一定要解开。

十七岁的单车

女性是如何择偶的呢?魏知超先生在《迷人的假象》里提到是在潜意识里,“寻找携带更好基因的伴侣”,更好的基因体现在什么地方的,为了接地气,他提出了世俗中的“高”、“富”、“帅”。其中“帅”并不是简单的容貌上的帅气,还指一种深层次的帅,也就是雄性进化出的装饰品带来的帅,何谓装饰品?“凡是男性身上有一些直接看来对生存有害,但在女性眼中又显得特别有魅力的特质很可能就是装饰品”,比如“低嗓音”、“爱冒险”、“艺术特质”。

在电影里,潇潇原本是与坚子谈恋爱,但坚子自行车丢了后,冷落了潇潇。电影没有交代是大欢追的潇潇,还是潇潇追的大欢,但大欢身上肯定有潇潇喜欢的特质,这一特质就是冒险。

大欢染一头黄发,还抽烟,在当时那个年代这就是叛逆、混混的标志,而他又喜欢玩自行车,有点极限运动的影子,因此大欢成了不安分的坏学生的代表。而潇潇所代表的高中生,文静清秀,同时心中有点不安分的因子,所以移情别恋,喜欢上比坚子更坏的大欢似乎不难理解。

十七岁的单车

那为何我会如此在意这件事呢?原来是我自身的问题,在我所接受的教育中,佳人配才子,高圆圆是女神级的人物,自然她所扮演的潇潇也就成为所有高中生的梦中情人,大众的梦中情人怎么能做一个混混的女朋友呢?只怪高圆圆太过漂亮,气质太过出众,演员本身的魅力远远大于角色的魅力,似乎谁都没有资格成为她的男朋友,但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潇潇和坚子在一起。为何潇潇跟坚子在一起没那么令人厌烦呢?为何坚子会引起我共情?坚子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十七岁的单车

二、不坚的坚子

导演徐皓峰先生曾讲过,“作故事的时候需关注四大空间,工作的空间、爱的空间、娱乐的空间、亲情的空间,当此四空间一样,便有社会变革。看上海工人家庭的一份报告,由于三代人居于一室,一对夫妇二十年里做过四次爱,生了三个孩子—爱的空间变异,反映了时代运筹帷幄下一座都市的命运”。

其实我只需引用这段话的首句即可,为何连后面的例子也引用,只因为我生活经历不够,而后面的那个例子又是如此的真实震惊,电影里的空间往往内有玄机,决定了角色的生活状态,反映出精神状态。

当然有一个前提就是东西必须真实,真实才有力量。真实是要付出很多代价的,有无数的细节要补充。侯孝贤拍电影前,就喜欢把人物的生活空间设定好,多大房子,家里有什么人,出去坐地铁还是公交,会去哪些地方玩,会认识什么朋友等等。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心中有底,复原全貌才知道什么是重点,应该拍什么。了解角色的第一步便是去解构他所处的空间,下面说一下坚子的生存空间。

家住四合院,大杂居。家中空间狭小,一家四口,父母的卧室中摆张桌子就是客厅,床占将近一半,桌子占六分之一。坚子与妹妹共住一屋,上下铺。娱乐的空间有以下几部分,一是小巷中,夜里偷偷地在小巷中练车,玩车。二是游戏厅。三是铁路、建筑工地等公用空旷的地方。至于性爱的空间,电影很克制,人物很“纯情”,只给了谈恋爱的空间,一是在上下学的路上,一起骑车,二是在公园。在公共场所谈恋爱是没有机会做爱的,只有在私密的空间才产生性爱,比如黑夜中的小树林、家中、旅馆中,可见导演很克制,很含蓄。

从空间中可以看出坚子家境并不富裕,而电影中又交代坚子父亲是再娶,他的妹妹也不是亲妹妹,父子、母子、兄妹关系极其糟糕。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依赖父母,从父母那里寻求安全感,“要想一直得到父母的欢心,孩子必须学会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而不是为所欲为”。父母在孩子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是权威的代表。直到孩子与更多人接触,慢慢进入一个个团体,与社会接触,这对足够强大的父母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对一些弱小的父母来说,父权、母权将受到威胁。

坚子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太多安全感,而父亲也多次食言,导致了父权的没落与崩塌。而父权的崩塌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一是不富裕,二是父子二人沟通不畅。

电影里的坚子一家人是物质匮乏的几代人的缩影,好多电影都围绕着一件东西展开,比如阿巴斯的《小鞋子》,一双鞋子居然成了小孩梦寐已去的东西,我相信在00后看来,这几乎难以理解。王小帅多年后的作品《我11》,同样把一件白衬衫变成了宝物。这都是因为那个时代所决定的,穷,没办法。

十七岁的单车

越是穷的人自尊心越是敏感。穷的人知道自己的短板,不自觉低人一等,因此极度渴望获得他人的尊重。而青少年并没有建立完整的三观,自以为是的尊重往往建立在攀比的基础上。

这也就解释了坚子为何要买辆自行车,那是他翻身的机会,一辆自行车可以为他带来面子,尊严,甚至给他带来了爱情。坚子是大部分普通高中生的一个代表。长着一张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脸,身材消瘦,背微微有些驼,不善表达,不会调情,甚至有些怂,虚荣,对自己的生活充满愤怒与不满。我们这一代人崇拜硬汉,不善表达,喜欢硬撑,把所有自己能扛以及不能扛的都扛了下来。再加上我们所受的教育是懂事,不给大人添麻烦,所以我们这帮人苦大仇深,充满个人英雄主义。

十七岁的单车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场戏莫过于,坚子丢车后,一人倔强地呆在窗前,潇潇来找他,劝他开心点,“不就是一辆车吗,丢了就丢了,你再买一辆不就完了 ”。这一句话就看出了二人在生活水平上的差距,潇潇对坚子太缺乏了解,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处境。坚子偷了家中的钱买的车,他对父亲已经失望。倔强的他气走了了潇潇,这不就是我们的翻版吗?不懂得调情,不会拐弯,凡事闷在心中,伤人伤己。

十七岁的单车

后来他又寻回自行车,骑着自行车像个发情的动物一样徘徊在潇潇周围,乞求获得她的原谅,但潇潇已经选择了大欢,一个比他更强的人。也许是不甘,也许是愤怒,他偷袭了大欢。其实在他选择拿板砖袭击大欢的时候,他的自尊心已经瓦解了,单车已经失去了意义。因此,他决定把自行车送给郭连贵,似乎在他看来,郭连贵比他更需要这辆自行车。为什么?

三、敲门砖

对物质的渴望,对城市的向往,使乡下穷小子郭连贵背井离乡,来到北京打工,那个年代,打工潮一波接一波,人们如潮水般涌入大都市,现在有所缓解,但人数仍然巨大。

其实郭连贵这条线其实源自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开山之作《偷自行车的人》。其实《十七岁的单车》更像两部电影的综合,一部是《小鞋子》,坚子对应。另一部便是《偷自行车的人》,郭连贵对应。

自行车对于坚子来说,是融入小团体,获取自尊,获取爱情,满足虚荣的一个工具。但对于郭连贵来说,却是敲开北京这座城的工具。

现在做快递的都是用电动三轮车,要去一些不提供车的快递公司工作,必须自己有车。跑长途很赚钱,但必须自己有辆卡车。现在一系列的快车、专车很火,要做司机还是要有辆车。一些婚庆公司招摄像师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有摄像机。而搞餐饮的首先要租个店面。甚至一些兼职的要求竟然是要有一台电脑。

这世界是个工具的世界,我们人类变得越来越懒,对工具越来越依赖。工具的地位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工具就成了我们进入这个社会的敲门砖。

十七岁的单车

其实是资本的原始积累,无产阶级如何成为有产阶级?其中的一条路便是如《骆驼祥子》般,拥有劳动工具,通过劳动工具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

背井离乡的原因是什么?想成为城里人。他是乡下人,在城里人面前抬不起头,是一种天然的自卑感。从叔侄二人偷窥小保姆就可以看出,对城市女人有一丝不那么纯正的窥视以及占有欲。

对世界所有美好的幻想,所有美好的期待都寄托在了一辆自行车上,所以,也就难怪郭连贵会如此在乎那辆自行车,简直是执着,那是他在黑暗中看到的唯一的一道光芒,他不想失去。

十七岁的单车

这也反映了进城务工人员大部分情况,技术含量不高,出卖自己的力气,希望能融入这个城市,但大部分人就像那个保姆一样,仅仅是在同乡面前装装样子,最后还是会被打回原形,似乎城市这座门永远敲不开···

十七岁的单车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乱谈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8

热门评论

  • 花谢谁人知
    花谢谁人知

    没有搜到这部影片!!

    2018-01-12 00:22 回复
    7

最新评论

  • 808
    808

    爱情是个鬼啦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在哪个黑洞里啦莫明其妙岂有此理的爱情家伙神经病啦

    2018-07-04 09:28 回复
    1
  • 花谢谁人知
    花谢谁人知

    找到了,谢谢

    Itechor: 片名是:<十七岁的单车>

    2018-01-20 22:07 回复
    4
  • Itechor
    Itechor

    片名是:<十七岁的单车>

    花谢谁人知: 没有搜到这部影片!!

    2018-01-12 08:51 回复
    4
  • 花谢谁人知
    花谢谁人知

    没有搜到这部影片!!

    2018-01-12 00:22 回复
    7

评论来两句...

1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