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波将金号

电影蒙太奇,其实没那么神秘

眠耳
2017-12-25 23:29发布影评

蒙太奇是音译过来的法语词( Montage),最初是指组装,将各个零件装配起来构成机器。延伸到电影领域,变成了把镜头、段落、场景有目的性地组合起来成为一部完整的电影。有人会问,蒙太奇和剪辑有什么区别?其实区别不大,有时候两个词在同一语境中可以互换使用,如果硬要区分的话,最好根据目的性的强弱程度来区分,如果目的性很强,比如表达了某种情感,某种情绪,某种氛围……我们通常习惯说蒙太奇,如果目的性不强,就是换个场景,表现时间或空间的连续,防止人们眼睛疲劳,省钱省力(拍长镜头太难)……我们会说剪辑。用一句话来概括两者的关系,蒙太奇是目的性很强的剪辑。

说到蒙太奇,不得不提三个苏联电影人,库里肖夫,普多夫金和爱森斯坦。库里肖夫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他把演员莫滋尤辛的一个旧镜头分别与许多素材不同的镜头重新剪辑到一起,一碗汤、一具尸体、一个婴儿等等,结果观众分别感受到了演员饥饿,悲伤或欣喜的表情——尽管是同一张脸。这个实验说明电影的上下文能够影响观众的整体感受,这就是著名的“库里肖夫效应”,它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产生虚假的印象。或者说它在强迫我们脑补,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剪辑的力量,前一阵袁立在舞台上变成神经病就是“库里肖夫效应”的一个最佳体现。在电影里,库里肖夫效应是蒙太奇手法得以运用的前提。可惜在当时,库里肖夫由于国家工业的落后很难将这一理论带出实验室。

库里肖夫实验室培养了许多电影人才,其中就有普多夫金,他的镜头组接理论认为若干镜头构成场面,若干场面构成段落,若干段落构成电影的一部分,这就像用一块一块砖砌成一座房子,并且,他认为这就是电影蒙太奇。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他的组接并不是简单随意地拼接,他强调各个片段之间的联系,组接的目的在于使观众更容易,更顺畅地理解电影所表现的内容。

战舰波将金号

如上图电影中的一系列工人睡觉的镜头就是经过有意的组接形成的,表面上看它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试想想,如果电影不用多个镜头的组接而是用一个全景或一个长镜头把所以工人括入一个镜头中肯定不会达到同样的效果:并列多个静止的镜头产生了一种有节奏的动感,不仅展现了工人脏乱差的居住环境,被压迫的工人的形象也随之跃出银幕,这就是镜头语言的运用。

战舰波将金号

同样地,组接多个工人在船上劳动的镜头也能产生内涵超过镜头本身的效果:营造了箭在弦上的紧张感,工人起身反抗的时刻仿佛就在眼前。

并置多个具有内在联系的镜头和一些诗句很像,比如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再比如孤舟微月对枫林,分付鸣筝与客心。单说其中的任何一个意象都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经过诗人巧妙的组接,优美的诗意油然而生,画面感也极强,当然,这不仅是如何组接的问题,还是如何选择片段的问题。这就很考验摄影师的能力了。

除了并置多个具有联系的平行镜头外,同一事物在连续时间内由不同景别,不同角度的镜头所展现出来也属于普多夫金式组接,比如拍摄两人对话的场面,镜头可以随着谈话内容,谈话人的感情变化随时切到特写去捕捉人物表情和细节动作,再配合正/反打镜头,这样本可能平淡无奇的对话反而具有了可观赏性。

普多夫金组接理论特别强调上下文的联系,因此观影过程要时刻集中注意力,否则会错过很多重要的细节,希区柯克很擅长使用普多夫金式剪辑,将剧情的悬疑性渲染到极致。

战舰波将金号

爱森斯坦反对普多夫金的镜头组接论蒙太奇,他认为蒙太奇应该是片段与片段的冲突,是碰撞,他把单镜头画面比作细胞,比作疾驰的汽车或拖拉机的内燃机的一连串引爆,它们作为推动力使这些疾驰的汽车或拖拉机的蒙太奇动力倍增。因此,他在单镜头画面中寻找冲突,包括线条的冲突,相互间的冲突,容积的冲突,明暗的冲突和空间的冲突等,之后再把这些有冲突的片段拼接在一起,碰撞出更为强烈的效果,因此才有了这段著名的“敖德萨阶梯大屠杀”

战舰波将金号

在这之前我们先举例说一说单镜头中的冲突,上图便运用了线条,流动的人群让画面有了视觉张力,线条与线条的碰撞除了让人感到人多以外,还能体会到愤慨激昂的悲壮气氛,此时画面的已经远远超过叙事的范畴,它更多地是为了烘托氛围,营造情绪。表达了导演强烈的主观意愿。

战舰波将金号

再看一例,水手摔盘子的动作被分解为多个镜头,摄影机的位置在每个镜头中的位置都不一样,同时水手衣服上的横条纹与背景墙上的竖条纹也形成了冲突,这样一来,一个简单的摔盘子动作超过动作本身,将水手的愤怒表现到了极点。(下面动图)

战舰波将金号


敖德萨阶梯

战舰波将金号

屠杀开始时,爱森斯坦将人多的远景场面与人少的近景场面拼在一起,造成一种空间容积的冲突,多与少的冲突。

战舰波将金号

空间线条的冲突,举枪的士兵构成左上到右下的线条,逃跑的人构成左下到右上的线条。

战舰波将金号

景别的冲突,大与小冲突,同时,大的景别从中特写变成大特写,随着孩子的处境越来越危险,表情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惊恐,堪称逐渐升级的小霹雳。最后以妇女死在军队枪下告终,将毫无人性的屠杀表现得淋漓尽致,撼人心魄。

战舰波将金号

婴儿车滚下台阶被分割为多个镜头后与老妇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的镜头拼在一起,产生了静与动的冲突,同时反复切到车轮与台阶接触的画面,婴儿命悬一线,营造了惊心动魄的气氛。(下图,石狮子镜头也相当经典,不难理解它象征着觉醒,后来,麦茨称爱森斯坦为电影符号学的“拓路先锋”)

战舰波将金号

敖德萨阶梯大屠杀只有六分钟,却用了一百五十多个镜头,平均每个镜头不到三秒钟。可以认为,它是目的性最强的剪辑,是一种极端的、极具风格化的普多夫金式组接,又被称为杂耍蒙太奇。此后,这段“敖德萨阶梯”被无数人效仿,为其他类型片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拍这部电影的时候,爱森斯坦只有27岁。

如今,像“敖德萨阶梯”这般极端的蒙太奇手法已经很难见到了,首先是有声电影的出现影响了以往的蒙太奇理论,其次,这种手法过于追求形式,导演的主观意愿太强烈,完全剥夺了观众的自由想象空间,爱森斯坦因此也得到过许多批评,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它成为电影教科书的典范。

蒙太奇是一门重要的电影学科,绝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平时我们应该多留意电影的剪辑方式,尝试分析一组镜头的组接可能蕴含着导演或摄影师的哪些意图,这是理解一部电影的重要方法之一。

蒙太奇如今被细分为很多种,不能再这里一一赘述,以后结合其他电影再提。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1

最新评论

  • 664351632nd杰哥
    664351632nd杰哥

    哈哈哈哈

    2018-10-25 20:51 回复
    0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敖德萨阶梯,以前央视有个节目《电影魔术》还是什么题目的,经常会讲这些著名片段,对其进行赏析。我记得就是这个节目的片头片段中,我第一次看到了1933年版本的金刚,看到了很多经典影片,以及其拍摄手法揭秘。

    2018-01-04 22:27 回复
    0

评论来两句...

1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