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又来了,一半地球人都在等它结局

毒sir
2017-12-25 12:19发布影评

2018最期待的美剧是什么?

Sir想不出。

但要说到2019,恐怕是个美剧迷都脱口而出,《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距七季,夜王骑着冰龙毁灭绝境长城已经4个月了——

二丫和三傻说有点想爸;囧与龙妈终于啪啪啪;瑟后和她的弟弟到底分了叉……

凛冬已至,各方何去何从。

答案,还得等上十几个月,几百天,上万个小时。

望穿秋水之际,爱吊人胃口的HBO干了件人事,特意为权游粉制作了一部短片,望梅止渴——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Game of Thrones: Conquest and Rebellion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你可把这部动画短片视作《权游》前传。

所谓“征服”,指《权游》故事发生几百年前,伊耿·坦格利安如何来到维斯特洛,统一七国,建立坦格利安王朝。

“反抗”,是坦格利安王朝覆灭,如何被拜拉席恩家族、史塔克家族、艾林家族、兰尼斯特家族推翻。

时间很友好,仅45分钟,却清楚交代维斯特洛各大家族恩怨情仇,是打开《权游》的第一把金钥匙。

第一章瓦雷利亚的子孙——坦格利安

数千年前,东部大陆的一个半岛上,有座城市,名为瓦雷利亚。

瓦雷利亚人可以通过某种魔法驾驭巨龙。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全盛时期的瓦雷利亚如此耀眼,似乎能够屹立万年。

然而并没有。

四百年前,瓦雷利亚遭逢末日浩劫,整座城市被火焰笼罩,即便是天空的龙,都被灼伤。

大地裂开,海水涌入,仅仅几个小时,世上最伟大的城市瓦雷利亚宣告覆灭,生活于此的瓦雷利亚人或烧死,或淹死。

大地一片生灵涂炭。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只有坦格利安躲过了浩劫。

原来,十二年前,坦格利安先祖,伊纳·坦格利安就带着家人逃离瓦雷利亚。

为什么离开,说法不一。

有说是他的女儿梦见这场大浩劫;也有说是伊纳为躲避死刑,主动选择流放西方。

总之,坦格利安流落到一座荒岛,此岛成为龙族最后的堡垒,也就是后来盛产龙晶的“龙石岛”。

在龙石岛的生活如此平静,直到一个人的出生——

伊耿·坦格利安。

年轻的伊耿经常在城堡上眺望东方,那是故国的方向,但他只看到枯寂、衰败,而当他看向西方,却是丰饶和生机。

龙石岛的西方,正是维斯特洛大陆。

伊耿的心中有东西在萌芽,那东西,叫野心。

他驾着龙,在维斯特洛大陆上转了一圈,回来后让人在长桌上刻下自己见到的气壮山河。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那是他要打的天下。

当时的维斯特洛,有七大王国——

杜兰登家族统治风暴地,霍尔家族统治河间地,史塔克家族统治北境,兰尼斯特家族统治西境,加德纳家族统治河湾地,艾林家族统治谷地,马泰尔家族统治多恩沙漠。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七大国各自为政,伊耿看着地图,他相信这片大陆将迎来他的时代。

第二章 坦格利安的入侵

导火线是风暴地。

风暴地日渐衰弱,国王亚尔吉拉·杜兰登担心河间地的铁群岛人来犯,他把求助的目光指向龙石岛上那些“操纵喷火怪兽”的人。

亚尔吉拉派使者前往龙石岛,希望将他家的公主嫁予伊耿,以获取后者帮助。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但当时的伊耿,已经娶了自己的两个姐妹,凡森雅和蕾妮丝。

(嗯,坦格利安传统:近亲结婚)

伊耿回绝亚尔吉拉,他说,把公主的双手交给我的好兄弟奥里斯·拜拉席恩或许更好。

奥里斯·拜拉席恩,坦格利安私生子,也就是劳勃·拜拉席恩的先祖。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嗯,《权游》的私生子从来不好惹)

面对如此羞辱,亚尔吉拉气坏了,他将伊耿使者的双手砍下,送到伊耿面前:“你的杂种兄弟只配得到这双手。”

伊耿等的就是这个。

开战,需要借口。

他当即决定,登临维斯特洛大陆,派信鸦向七国宣告:从今以后,维斯特洛只有一个国王,伊耿·坦格利安,臣服于我,可继续保有土地和领主头衔,如若不从,将被消灭。

伊耿在黑水河口登陆,建立最早的“伊耿碉堡”,即后来的“君临城”。

他沿用七国传统,制作自己的旗帜,三头红龙对着黑色领土喷出火焰,举行受封仪式,自封为黎明纪元以来大陆的第一位伟大君王。

同时开创“御前会议”的形式,由奥里斯·拜拉席恩领导,就这样,私生子变成了第一任“国王之手”。

此时的伊耿,初来乍到,只有龙石岛和一座小小的碉堡,其他王国却有统治千年的根基,军队、船队数量庞大。

没关系,伊耿有龙。

他已经替坦格利安家族想好口号:Fire and Blood。

第三章河间地易主

伊耿的第一个目标,河间地霍尔家族。

当时,河间地国王赫伦,花了40年,搜刮尽河间地的每一寸石头,打造出一个巨大的城堡——赫伦堡。

据说,城堡最后一块石头被嵌入的那天,正是伊耿登陆维斯特洛的日子。

当伊耿率军逼近河间地时,徒利家族挑头,带着河间地的领主起义,背叛了赫伦。

赫伦不以为意,他认为自己的城堡坚不可摧,只要闭门不出,没有人能攻破赫伦堡。

他忘记了伊耿有龙。

那天晚上,伊耿驾驶龙从赫伦堡上空俯冲而下,巨龙喷出火焰,整座城成为一座火炉。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霍尔家族全族灭亡。

伊耿任命徒利家族为新的河间地领主,没错,徒利家族就是狼母凯瑟琳的娘家。

从此鱼旗,在河间地飘扬。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当赫伦堡冷却后,伊耿令兵士收集敌人的废剑,送到伊耿碉堡。

第四章 风暴地易主

伊耿征战河间地的同时,奥里斯·拜拉席恩和蕾妮丝带着龙前往风息堡作战。

当风息堡国王亚尔吉拉听说赫伦在赫伦堡里像烤乳猪一般死去后,他不愿重蹈覆辙。

闭门是死,他选择出门迎战。

大战那天,狂风暴雨,因此,这一战也被后世称为“最后的风暴”。

前期,亚尔吉拉仗着兵力优势,下令强攻,一度胜券在握,就在即将攻破奥里斯最后一道防线时,蕾妮丝带着龙出现。

如你所料,战局瞬间扭转。

龙焰让亚尔吉拉即将到手的胜利变成灰。

奥里斯劝亚尔吉拉投降,但老国王宁死不屈,最终死于奥里斯剑下。

国王一死,军心涣散,士兵们甚至把新任风暴女王——亚尔吉拉的女儿抓来,献给奥里斯。

她被送来时,被捆住手脚和嘴巴,浑身赤裸。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奥里斯的行为出人意料,他给她松绑,拿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还给她倒了一杯酒。

他说自己以后会沿用杜兰登家族的军队、旗帜和口号,来彰显她的父亲在此战役表现出的勇气。

从此,雄鹿成了拜拉席恩的标志,风息堡成了拜拉席恩的领地。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就这样,征服者伊耿拿下第二个王国,同样地,战争中废弃的剑,被收集运往伊耿碉堡。

(谁也也不会想到,数百年后,鹿家的子孙劳勃·拜拉席恩将一举埋葬坦格利安,开创新的时代)

第五章 两国联手对抗征服者

如今,伊耿已占领七国中的两国,其他国王想到了联手作战。

凯岩城的兰尼斯特最富裕,国王罗伦·兰尼斯特选择和极具作战能力的河湾地加德纳家族联盟。

他们预算,两国加起来,兵力数倍于伊耿,胜利在望。

对战时,地点选在辽阔的平原上,国王们想这样很适合弓箭手和骑兵作战。

但他们没想到,已经两周没有下雨,麦田和草地十分干燥。

这简直就是为巨龙准备“火锅底盘”。

果不其然,龙焰一出,整个平原熊熊燃烧,成千上万人被烧光。

此役也被后人称为“火之原”。

加德纳一脉从此灭绝

此后,提利尔家族扛起了河湾地大旗。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提利尔族徽:玫瑰

而罗伦·兰尼斯特,这只老狐狸看到战况不利,及时逃离火海……

但躲不过一天,还是遭到围捕。

精明的兰尼斯特选择投降。

兰尼斯特常说,有债必偿,今天的伊耿饶他一命,为偿债,他宣誓效忠坦格利安。

但,债总有还完的时候,嗯,泰温·兰尼斯特出生那天。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当然,火之原后,伊耿一如既往让兵士收集废弃刀剑。

第六章 主动请降的史塔克家族

北境,是维斯特洛的唯一冻土,没有金碧辉煌,只有冰天雪地。

数千年前,太阳落下,长夜开始,异鬼从冰雪中崛起,他们不求王位和权力,目的只有一个:格杀勿论。

为了拯救人类,史塔克家族向森林之子求助,这是维斯特洛上最古老的生物,拥有着神秘的魔法。

两者联手将异鬼赶入永冬之地,再用冰、石、土砌成长500公里、高200公尺的长城来将其封锁。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守夜人军团正是于此成立的。

在长城之上,这班“乌鸦”诺言响彻云霄: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北境人在维斯特洛大陆一直是疏离的存在,他们和南方没有纠葛。

当伊耿带着龙和军队浩浩荡荡前来,此时的北境之王托伦·史塔克必须面对了。

北境内部争论不休,战,还是降?

当伊耿带着被征服诸国的军队,驻扎在三叉戟河口,问题不成问题了。

托伦发现,对方的人数整整比北境翻出一倍,另外,还有三只龙。

托伦·史塔克只好投降。

伊耿封他为临冬城城主,北境统领。

从北境收走的刀剑,继续运到伊耿碉堡。

第七章 谷地之王艾林家族

当时,艾林谷由太后夏拉摄政,国王是她才几岁的儿子罗纳·艾林。

谷地易守难攻,面对伊耿大军,艾林家族就像在所有冲突时期做的那样,关上血腥门,封锁河谷。

鹰巢城高耸入云,伫立其上可俯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他们只需退回城内,便可高枕无忧。

果真如此吗?

还是龙。

一天,夏拉来到户外庭院,发现她的儿子正坐在凡森雅·坦格利安的膝头。

一只巨龙,趴在一旁。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夏拉选择交出自己和儿子的王冠。

不费一兵一卒,伊耿顺利拿下艾林谷。

第八章伊耿一世

维斯特洛的诸王已向伊耿称臣,但伊耿还要去一个地方——

旧镇,七神信仰的中心。

这里住着总主教,信仰之父,他主管维斯特洛所有信徒。

当伊耿登临维斯特洛,总主教把自己关在教堂,禁食七天七夜,最终得到神的告示:如果旧镇反抗,城市将被烧毁,无人生还。

因此,伊耿来到旧镇时,这儿大门敞开。

总主教甚至将伊耿封为“坦格利安家族的伊耿一世,安达尔人和先民的国王,七国王,领土保护者”。

从此,学者记录历史时将会分为“先前”和“征服后”。

伊耿登基后,没多久便回到黑水河口,那个他刚来时建立的伊耿碉堡。

如今碉堡附近已经发展出一片小镇,为了彰显它的主人,当地人称其为君临城。

回来后,伊耿在这儿建造皇宫,红堡在黑泥之上拔地而起。

那些在每一战中收集来的刀剑,铸成了我们最熟悉的皇位——铁王座。

一代坦格利安王朝诞生。

以上,便是“征服篇”的故事。

别忘了后续还有“反抗篇”——坦格利安王朝如何走向衰败?

雷加·坦格利安做了什么事引发蝴蝶效应,撬动坦格利安王朝统治的基石?

疯王又是如何火上浇油,让史塔克、拜拉席恩、艾林家族联手高举义旗?

兰尼斯特如何在这场叛乱中渔翁得利,为以后权力的游戏赢得筹码?

坦格利安的后人又是如何被诛杀到只剩两个小孩(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流亡海外?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篇幅有限,Sir就不多说了。

最后,Sir想说点关于《权游》最终季的事。

上周,最终季曝光导演安排。

共六集,每集约两小时,妥妥一部电影的容量。

第1、2、4集由戴维·纳特执导,他导过S03E09《血色婚礼》和第五季季终篇《母之怜悯》;

第3、5集由明格尔·萨普什尼克执导,他执导过S06E09的《私生子之战》。

这两人都曾获艾美奖剧情类剧集最佳导演。

第6集全剧大结局将由制作人大卫·贝尼奥夫和D·B·魏斯联手执导。

至于之前遭黑客曝光的结局,目前真伪尚无定论,我们能得到的最新消息来自龙妈——

HBO为了《权游》最终季不剧透,想了个狠招:不仅严格限制所有演员的社交媒体自拍分享。而且真假结局掺着拍,大家谁也不知道真正的结局。

换句话说,谁将活到最后(就不说笑了),那只靴子还没落地。

继续猜,继续期待吧。

至于那些还没看过该系列任何一部的毒饭们,Sir只能说,你们很幸运。

有一个如此瑰丽的圣诞礼物还没打开。

那么,不如从今天这45分钟开启。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B站有

编辑助理:想找个人养的柳飘飘

欢迎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或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毒舌电影APP,更多精彩等着你!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sir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9

最新评论

  • 宿命的追寻
    宿命的追寻

    马丁童年最喜欢干什么?在后院砸甲虫。。。。。。

    2018-10-06 02:40 回复
    1
  • 诡诡
    诡诡

    2019年除了权游,还有复联4.

    2018-10-05 09:36 回复
    3

评论来两句...

19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