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春燕
2017-12-24 10:05发布影评

电影《生死朗读》又名《朗读者》,讲述了德国柏林一个叫米夏的青少年男孩和一个大字不识一字的中年独居女士的短暂情感曲折。电影在叙述剧情上是划分两条清晰的线路,第一条线路是中年事业有成的米夏怀念往事,第二条线路是讲青少年米夏的成长经历,结识汉娜是米夏青少年时期最快乐的时段。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米夏,这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年,遇到汉娜是他一生的幸(性)福,汉娜从开始的帮助米夏回家,到引导米夏一步一步对性的认识和接触。当汉娜给米夏披上浴巾时,两个赤条条的生命结合在一起,我想这是米夏对汉娜情感的转换,从感激之情到溶于水的爱情,正是应正了爱情不分年龄。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一个让我感动的场景:音乐给人的享受,当米夏带着汉娜来到郊外,停在一座教堂,教堂里传来悠扬的儿童合唱的音乐。米夏循声找去,看到汉娜安静的聆听美妙的音乐,汉娜被音乐的魅力深深打动。我想这就是艺术给人的魅力,音乐世界里充满美好的事物,美得享受是让人快乐,开心的。音乐艺术也不歧视任何人,虽然汉娜自卑于文盲的事实,但是上帝是仁慈的,他赠予人类欣赏美的眼睛,就像樵夫钟子期能听懂俞伯牙的琴声。汉娜听到美妙的音乐,动情的小说故事会感动。电影传递给我的是演员真真切切的演技和真情实感。我爱观赏电影,这些优秀的影片,优秀的电影工作者付出的结果,带给我美的沉思。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汉娜(凯特温斯莱特饰演),惊叹女演员的真实演技,当镜头对准凯特,娇艳的太阳光洒进屋子,照在汉娜的脸庞,女人脸上细细的绒毛一清二楚,中年已至的汉娜被岁月侵皮肤,然而,米夏的到来唤起她沉睡的春天。

评一个镜头:汉娜在接受最后一次审庭前,出场的画面是从狱牢里带着走到法庭,这里的镜头布置时放在楼底一堵铁丝网下,摄影机仰视拍摄汉娜落难的画面。我的电影基础直觉告诉我,摄像机在告诉我汉娜即将会受到一辈子的监狱生涯的惩罚。摄像机就像人一样是会说话的。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次相见汉娜的煽情场面,盼望米夏是否能解救汉娜于水火中,在看到这一场景,我的心都是吊在嗓子眼里,然而,米夏的转身离去让我失望至极,愤怒至极。

痛恨米夏这样的人:自私,胆小。

20年前,你还你还年少,在最脆弱的时候,是汉娜得拥抱给了米夏生命死亡激情,

20年后,你已功成名就,在最成熟的时候,是你闭塞心灵浇灭了汉娜生活的希望。

从脸红心跳到抱头痛哭

我相信米夏的人物性格更值得我去分析和思考。卡耐基提出人性的弱点,其中米夏的缺陷是需要去了解的,他青少年对性的渴望,中年对身份地位的看中,促使他失去汉娜,也使他永远负罪。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春燕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