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一部老实吓人的恐怖片

kimura
2017-12-23 23:15发布影评

《中邪》,一部斥巨资(7万人民币)拍摄的恐怖电影,在第10届FIRST青年电影展获得青年电影竞赛“最佳影片”提名,豆瓣评分6.9(不是很高,但作为新人导演的电影,肯定的声音算是较多了)。

中邪

大学生丁鑫和刘梦,

中邪

中邪

为了拍摄关于算命中邪题材的纪录片,去到农村里四处寻仙问道,其中王婆是他们的主要对象。

中邪

这是电影出场的第一幕,在镜头的正中间是小女孩怀里抱着的娃娃,这不经意的伏笔,让想象力丰富的我已经不敢再直视了。

在拜访王婆之前,他们接触了各类街头算命的大爷大妈,专业术珠玑而出,玄而又玄。

中邪 中邪 中邪

相比之下,他们要找的王婆,却没有给他们算什么命。王婆神通,门口求卦问卜的人排队摇号,一面难求。

中邪

中邪

有人说,这是一部朴素的恐怖片,我赞同,一是它确实没有特效,耗资可怜,二是片中唯一的配乐,还是王婆的老公王叔用那深情的破锣嗓唱的《乡间小路》,第三点,我觉得难能可贵的是纪录片镜头。

中邪

主角二人组与王婆的初见,是王婆在“还人”的时候。“还人”是让算命先生或道姑神婆把精神不在状态的人还魂的行为。男主丁鑫不信,女主刘梦将信将疑。

“还人”中最主要的道具是一个替童,作为犯病人的替身。

中邪

由于人类最初对偶像的意识,早期人类对壁画上的动物、雕刻的形象或者泥塑的人形,都认为是有生命的,所以对于这类仿生的作品,人类一直都有敬畏之心,于是人偶或娃娃早已成为了恐怖片中令人毛骨悚然的重要元素。

据说剧组在拍摄人偶时,镜头对着人偶总会出现心理上的不适,所以很少给人偶正面的镜头。

当然,“还人”的另一个重要部分就是“跳大神”,哦不,做法。

中邪

中邪

中邪

故事的主线是王婆来到一个荒郊野岭给受了惊吓走不出阴影的陈丽来“还人”,王婆、王叔、丁鑫和刘梦四人,驾着小QQ一路听着王叔的《乡间小路》单曲循环,而这个场景是他们最后的欢乐时光。

中邪

中邪

陈丽和弟弟大庆两个人住,闲聊时大庆说的踩闸,却是不经意的伏笔。

大庆说,姐夫在山上打了只小刺猬,后来姐姐就出了车祸,姐夫死了,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从此精神不振。

刺猬、黄鼠狼、蛇等等都被民间看作是仙儿。

于是王婆下结论,你请对人了。

中邪

这部恐怖片没有配乐,完全靠镜头的局限和带动观众的想象来制造惊悚。

中邪

门口的灯笼设置非常巧妙,大家都知道,夜晚站在光下的人,是看不清全貌的,光线如果散漫,只能看见面部突出的轮廓。比如这样:

中邪

原来,陈丽的病情,就是可以在半夜从被从外反锁的屋里出来拎着菜刀抱着假娃娃梦游。

第一夜,陈丽只是游荡。

中邪

这也是所有恐怖片观众的看片心理吧。

第二天,王婆做法。

中邪 中邪

作为二十世纪末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对于这样的迷信活动当然是不太相信的,但是也会好奇,它倒底是不是真是假的,我们仍然会有一点希望我们想象力可以想象到的东西变成真的,那该多么有趣。

然而,结果却是陈丽发狂,要掐死王婆。

中邪

事发之后,丁鑫把他的偷窥神器——烟盒针孔摄像头放在了王婆王叔的房间里,这时,王婆的人设开始崩塌。

中邪

中邪

于是他们想走,车爆了胎,打电话,手机没信号而且座机电话线断,只能继续在这荒野呆着。

中邪

原来,夫妻两人杀了人。

中邪

原来,夫妻两人嫌隙巨大。

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离”。

中邪

第二夜。

中邪

中邪


陈丽提刀打算剁王婆,没下手真砍。

丁鑫上完厕所回来,在楼道的转角,遇到了陈丽,

中邪

和突然掉落的菜刀。

 

中邪

影片的恐怖氛围到这里算是上了二垒,我们一直屏气,等待着三垒,但时又到了白天,观众开始喘气,迎接下一次的高潮。

 第三天,陈丽夜里上吊。

中邪 中邪

     

  

  被上吊的娃娃。

中邪

  影片的高潮也随之而来——陈丽变“鬼”,用菜刀砍死了大庆,余人四散而逃。逃跑之际,刘梦踩上了捕兽夹,最后被“鬼”赶上的时刻,丁鑫独自逃生而去。

  

中邪

  王叔杀了王婆,陈丽杀了王叔。

中邪

  

陈丽在用菜刀对王叔狂砍时候的嚎叫,实在非常真实。可以想象,一个并非杀手的女人,第一次用菜刀杀人,别说杀人,就是杀猪,也是很难下手的,此时的哀号可以壮胆,毕竟杀死类同,本身就是一件违反本性的事,何况,她是为了妈妈报仇。

是的,王叔王婆的勾当就是给人下药,再用“仙水”解毒,可当时他们用药过多,害了一条人命,于是陈丽想出了这个中邪变鬼引来王婆报仇雪恨的办法。

刘梦与陈丽无冤无仇,自然没有被杀,可是丁鑫逃走之后,认定她已经被鬼杀死了,断然拒绝与刘梦相见。

中邪

中邪

当然,他没脸见她。

他想和她过一辈子,想和她毕业结婚,可是在生死关头,却弃之不顾。

中邪

王叔王婆夫妻几十年,出轨,杀人,到了中年,相互怨恨,他愧疚,于是忍受着她的打骂,生死关头,宿怨爆发,他用石头砸死妻子,伏尸痛哭。

那时,这两个男人,都变成了“鬼”。

中邪

其实,并不是身后有人,而是心里有鬼吧。

影片用这种伪纪录片的方式,加之中邪这个题材,确实不需要构思什么独特的恐怖情节,因为其中恐怖的情节,我们观众几乎都有过类似的经验,比如开灯见人、门口游魂、床边有人、娃娃附魂等等,可以说,这些都是我们成长中必备的自我恐吓的心路历程。

所以,用这些心理,观众更能共情,氛围不需要用音乐来营造,而是观众用自己的心理来营造。

对于演员来说,演纪录片是另一种体验了。因为当我们在看电影时,我们很清楚演员在演戏,当他们演得真实,我们会认为他演得好,但演纪录片,我们又要求他们不能有演技,不能有丰富的表情和情绪,他们不用能演技来表现真实,而是本身就要真实,因为纪录片是没有演员的。

恐怖片如果有只有恐怖,那么便会索然无味,导演把恐怖建立在三个层次上,第一层是对未知的恐怖,初来乍到偏僻山郊,伴着的是菜刀、中邪女和谋杀,三个夜晚无一安宁;第二层是陈丽杀人,她像一个失智的野兽对人进行撕咬,但她却是人,让人害怕却又同情;第三层是王叔杀死了王婆,那时他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是同样被追杀的猎物,却在这个时候夫妻相残。

这是何等的绝望。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mura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

热门评论

  • kimura
    kimura

    春天来了

    手机用户856: 今年4月4日上映

    2018-03-24 11:26 回复
    6

最新评论

  • kimura
    kimura

    春天来了

    手机用户856: 今年4月4日上映

    2018-03-24 11:26 回复
    6
  • 手机用户856
    手机用户856

    今年4月4日上映

    2018-03-17 12:22 回复
    1

评论来两句...

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