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旗镇刀客

另类武侠 —— 那个方圆五百里的江湖,谁来定义?

倒行逆施
2017-12-23 22:13发布影评

《双旗镇刀客》的画风是这样的——

双旗镇刀客

我的梦想无非是做一名盖世英雄,和我心爱的人策马奔腾浪迹天涯。

没错,一部武侠片,准确来说是反武侠,风格独特,粗犷中透着极致的浪漫。

西北大漠,飞沙走石,唇干嘴裂,有刀客干净利落的决斗,有少年男女单纯明快的爱情,有一个个活着等于死去的人,有男孩残酷的成人礼,还有一个原生态的江湖。

说是武侠,其实片中的打斗场面加起来不过几秒。没有纷繁复杂的招式。既然粗犷,那么武功应该像现实打架一样质朴才对。但导演的处理十分写意,却又毫不做作。拔刀、挥刀,简到离谱的武打剪辑,快如闪电,冷血刺骨。

男女主叫孩哥好妹,名字质朴,他们的爱情更质朴,尤其是好妹。对好妹个性的刻画,私认为一绝。她讨厌孩哥突然闯进她的生活,于是她每一句台词都要重复,语气急促,咄咄逼人。待她目睹孩哥那家伙的厉害,眼神就是“这男人我跟定了”。下一幕饭桌上,立刻被孩哥的笑话逗乐,那马铃般的笑声,爱憎分明。

双旗镇刀客

相比于孩哥好妹,双旗镇人民简直不能再“质朴”了。他们生活在恐惧中,却是永远的旁观者,幸灾乐祸是他们最快活的娱乐。

比如瘸子口中的镇规——

双旗镇刀客

比如现场直播强暴时的眼神——

双旗镇刀客

又比如那两个赌羊的村民——

双旗镇刀客

自私到了一定程度便是麻木,和黑泽明《七武士》里的村民如出一辙,活脱是从鲁迅笔下跳出来的。双旗镇离干草铺不远,双旗镇有一帮,干草铺有一位,叫沙里飞。

双旗镇和干草铺,方圆五百里的江湖,大反派一刀仙从来没有怀疑他来定义这个江湖有什么不对,因为他是强者。他努力地在照顾这个初生的江湖,试图建立一些江湖规矩:兄弟的仇一定要报,这是情义;对手的挑战一定要接,这是名头。他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毕竟生存是第一要务。

私以为最动人的一个镜头——

双旗镇刀客

一刀仙得闻兄弟被杀,从床上弹起身,干笑几声,两行热泪流过黝黑干瘦的脸。

“我二弟虽不是一流刀手,但也出类拔萃,看来此人刀法不俗”,这是他仅有的几句台词。让他落泪的,是感伤兄弟的死,抑或是难得遇到对手终于不再寂寞的兴奋?

奈何这个江湖如此野蛮原始,一刀仙的寂寞,除了没有对手,更是难得有点道义的寂寞。一刀仙那帮兄弟让我不解。一刀仙死了,远远看着的他们即刻勒转马头溜之大吉,连老大的尸首也不顾。对手只有一人,其他都是屁民。你们有六个人,六挑一对付不了?一刀仙死前仍然用刀强撑起身体,绝不倒下,枉他的重情重义。

在我看来,一刀流的兄弟和镇民是同一类人,所谓刀客马蹄踏踏,无非人吓人。有意思的是,孩哥刚到双旗镇时,有俩人找一刀仙寻仇,一刀仙一刀解决了一个,另一个交刀投降,二弟二话不说接过刀解决之。正常来讲,江湖是应该不杀降者的。二弟之流的残忍寓意着原生江湖的野蛮。

后来有人建议一刀仙现在不要杀孩子,等孩子长大了再算账,这是江湖应有的道义。提建议的人被秒了,一刀仙做不到,他也无能为力。双旗镇的江湖不是金庸笔下那个被侠义道德框得死正的江湖,它看似由强者定义,实质寄生于一个封闭愚昧、自私麻木的社会,所谓的侠之大者根本不存在,人性从来就是反武侠。有什么样的镇就有什么样的刀客。所以,两行热泪的一刀仙不容易。

《双旗镇刀客》完完全全由大陆团队做,在那个港台武侠片席卷大陆的年代能脱颖而出,全靠自创门派,独居一格。现在的武侠,绝大部分是合拍片、大片,江湖也不再是从前的江湖,更别说另类的江湖了。(绣春刀很不错,可沈炼是公务员)

可能有点过度解读,毕竟《双旗镇刀客》的主题是孩哥的成长,同样很震撼。看着这严谨的构图——

双旗镇刀客

男孩的成人礼,宛如一场原始部落的祭祀仪式,庄严肃穆。

看着糙,实质充满诗意。

©本文版权归作者 倒行逆施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1

最新评论

  • 天台的月光
    天台的月光

    更正一下是赵玛娜

    02-25 10:20 回复
  • 天台的月光
    天台的月光

    好妹的扮演者是赵娜,和我同龄。美好的青春回忆!

    02-25 10:18 回复
  • 大肥
    大肥

    原来这部片叫双旗镇刀客

    2017-12-23 23:15 回复
    1

评论来两句...

1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