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行动

从《湄公河行动》看当代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

Shirley
2017-12-23 19:53发布影评

所谓主旋律电影,在电影艺术词典上的解释是:对我国社会主义电影中应予倡导的、能够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电影作品的一种形象化的说法。[1] 2016年上映的《湄公河行动》这一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的主旋律电影,实现了票房与口碑的双赢,同时也带动了人们对主流文化意识形态的认同以及对打击毒品犯罪问题的思考,成为一个现象级的热点。这个现象也同样引起了人们对于主旋律电影商业化发展的广泛思考。

《湄公河行动》作为一部主旋律电影,它的制作已经不再是一种经验式的电影商业化的尝试了。从前期开始,博纳影业民营上市公司的身份和两亿元的大投资,都决定了《湄公河行动》必须把商业价值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而这一要求恰与电视剧《湄公河大案》取得成功后,有关部门想对同题材电影创作方式进行改革的想法不谋而合。可以说《湄公河行动》就是在这种全新的创作理念和创作模式下出现的,在主旋律电影发展历程中具有标志性意义。博纳影业在参与公安部竞标时就把好莱坞的主流商业片《碟中谍》《速度与激情》作为《湄公河行动》的范本,聘请在警匪片创作上具有突出成绩的林超贤担任导演。可见,博纳影业在导演类型的定位上就表现的十分明显,所以说《湄公河行动》除了要在精神气质、价值导向上确保主旋律的辨识度外,它在整个创作基因上就是商业化的,这与以前用商业元素对主旋律电影进行包装的做法有质的区别。这样更加彻底的贯彻了电影商业化的创作理念。难能可贵的是,主创团队并没有将自己的创作追求一味的停留在追逐商业利益上,而是在影片的质量上也下足了功夫。主创团队与公安部进行了长期沟通,前前后后一共提交了二十余稿剧本,经过了层层审批,这份对商业精神的坚守也是对市场的尊重,值得后来的影片学习。

一、主旋律电影商业化策略解读

(1)商业化的叙事策略

从叙事的角度谈,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之路首先采用了商业化的叙事策略。商业化的叙事策略主要体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情节的设置上,在主人选择上,打破了以往的某些主旋律影视作品所惯常使用的“一人英雄模式”和“高、大、全”。在影片《湄公河行动》中,主人公方新武这一人物设计成功的实现了“人性化”,他在金三角潜伏多年,生活在制毒的村庄,与贩毒者打交道,行事做派早已被同化为当地小毒贩的模样。因而,他会用极度残忍的方式逼供以获取情报。当其遇见害死自己十年女友的刑登时,又徘徊于为女友报仇和维护司法正义之间而犹豫不决,终将其一枪打死。他的内心充满了剧烈的矛盾冲突,既有怀念亲人的痛楚,又有报仇雪恨的解脱; 既有伸张正义的决绝,又有触犯底线的不安。方新武这样亦正亦邪、因私情与公义产生撕扯的人物,因纠结和冲突让人物形象丰满,唤醒着每一位观众对人性的认知。因此,电影并没有试图停留在对“国家高大全”的一味歌颂上,而是进一步上升到了“人性”的高度,片中小孩举枪杀人,方新武枪暴罪犯等直接人性的黑暗面为观众做了直观的展现,这样把黑暗直观的展现出来,给了观众非常直接的震撼力,我们看不到黑暗,不代表黑暗不存在,我们要感谢那些帮我们把黑暗挡住的人。

湄公河行动

在情节的构建上,不仅突破了以往叙事上“假大空”的模式,还更加注重情节的细节叙事,选用这样的叙事模式,就大大降低了作品的“神话”和“传奇”色彩,也让故事更加真实可信。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电影《湄公河行动》中运用了罗伯特·麦基的《故事》中就提到了“二元对立”双线叙述,以与毒枭的激烈交锋为节点,划分为三大对战情节,分为正邪两派。虽然在缉毒过程中,中国公安有过特警伤亡,有过营救失败等行动,但最终还是将毒贩绳之以法,凸显了邪不胜正的理念,从而达到深层具有审美力度的和谐美。“叙事是蒙太奇美学的精髓。”故事讲得好坏,对观影效果影响极大。长期以来,我国主旋律影视创作中出现许多假大空的叙事方式,其根源主要在于作品的情节设计常常违背普遍的“生活逻辑和历史逻辑”,也就违背了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指出的“可能律”原则。《湄公河行动》的叙事可圈可点,这主要体现在故事的主次情节和诸多细节场景的营造上达到了美学上的直观真实。该剧的主线是活捉大毒枭糯卡。在这条主情节线上,导演主要设计了由因果关系串联起来的“营救岩多帕”“毒穴卧底”和“终极行动”三大情节点,每一情节点都跌宕起伏,紧锣密鼓,惊心动魄,扣人心弦。该剧在次要情节的设计上也同样精彩。比如在突出主要人物高刚和方新武在抓捕大毒枭中的核心作用的同时,严格遵循事理逻辑,附加多个小分队配合行动和外围特警部队打援等多个次要情节。

另外,影片对于主次情节中的诸多细节场景的设计也极为考究。[12]严格来说,主次情节均是由大量细节叙事构成的,其中任何一个细节的艺术虚假都会损害整个作品的美学结构。当下人们所批评的那些抗战神剧,并非整部作品一无是处,问题往往出在诸如“徒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等极少数细节的虚假设计上。相比之下,《湄公河行动》的细节叙事,大到对“制毒环境的仿制”“不同身份人物的台词设计”,小到对“服装道具的设计”“枪弹效果的模拟”,甚至对次要人物的一个表情动作等都做到了精雕细琢,丝丝入扣,产生了惟妙惟肖的逼真审美效果。

(2)电影呈现类型化的特征

从电影类型化的角度而谈,当前主旋律电影的类型首先呈现为一种秩序特征居多。类型影片的一大特征就是重复性和可预见性。一部成功的影片出现后,便竟想模仿,使之成为一种类型。一种类型的影片如果很受欢迎,便都来拍摄,一般在一定的时期内都能获得较好的商业效果。所以,类型影片作为一种典型的商业电影观念,是美国大制片厂制度的必然结果。对于观众来说,“人们去看类型影片,是去和那些银幕上的老相识会面,去听老故事,去参加已经熟悉的事件”。托马斯·沙茨在《好莱坞类型电影》中提出了秩序类型的概念。秩序类型的电影其外在的矛盾冲突十分明显,往往通过一个竞争的空间环境,运用某些暴力的形式,以一方的获胜、另一方的消亡,并最终拯救或协调某种社会秩序的威胁得以解决。托马斯·沙茨认为,符合秩序类型的代表性影片主要包括西部片、警匪片、侦探片等。

当下中国主旋律电影大都凸显了正义战胜邪恶,拯救并实现社会安定的秩序类型特征。电影《湄公河行动》中,罪恶深重的贩毒集团最终难逃人民的审判、正义的裁决。我国的主旋律电影已不能再满足于对电影宣传主流意识这一单一功能的追求,必须对影片的艺术容量进行拓展,要融入影片的类型元素,创造票房神话的《湄公河行动》,在主旋律电影的基调上,将警匪以及动作等其他类型元素融入其中,实现了最大限度的兼容化处理。不同于以往国产警匪片中惯有的叙事方式,《湄公河行动》成功跳脱了纪录片说教式的案件还原,对事件原貌进行艺术的再创作,直接将最具吸引力和商业价值的抓捕过程和刑侦细节着重展现,直奔影片的主题,抓捕毒贩糯卡。

湄公河行动

片中一系列惊险的外在动作和事件,如枪战戏、格斗动作等,场面火爆且充满想象力,让观众在感受刺激与惊险的同时感受到正义的力量。从类型的角度看,警匪片的魅力不外乎悬念与场面、动作,《湄公河行动》在悬念上显然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因此,在不违背案件真实的前提下强化场面的刺激性和动作的惊险性就成为影片的唯一选择。为了贯彻这一点,影片把所有案件素材都围绕场面与动作进行集中,为了解决与案件真实的矛盾,影片还依据环境真实进行了适度虚构,素材经过集中与虚构以后,影片的节奏问题也随之解决,《湄公河行动》中动作戏占了约80% 的篇幅,这种紧密的节奏远超林超贤以往的警匪片。影片中最令人震撼的地方是对“禁忌性”的突破,从影片开始的吸毒、制毒场景到方新武严刑逼供、娃娃兵轮盘赌、执行恐怖袭击再到高刚枪击娃娃兵、方新武枪杀俘虏,这些几乎都是第一次在银幕上呈现的“禁忌性”镜头,这些“禁忌性”镜头对于塑造人物、推进情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也通过为观众呈现这种残酷的、另类的真实起到反毒的警示作用。

随着电影市场的繁荣发展,站在“兼容化”的商业类型片角度看,徐克导演的3D 版《智取威虎山》同样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该片将动作、冒险、战争三种类型的电影予以重组,《战狼》与《智取威虎山》有异曲同工之处。《战狼》将战争、军旅、动作三种电影类型于一体,使观众能够在同一部电影里体验到三种不同的观看快感。

(3)现代技术营造的影像奇观

从外在的影像奇观而谈,主旋律电影在商业化的道路上,必不可少的采用了许多现代技术营造的影像特效,使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获得了感官上的刺激电影制作随着数字技术的提高,也在迅速的发生着变化,高科技的虚拟技术与后期合成技术为人们提供了空前的视觉体验。电影不全靠胶片感光的拍摄法则,进而发展成为人物和场景可以通过合成的数字技术进行呈现。数字技术在打造影像奇观的同时,也诞生了电影获取画面的另一种手段,虚拟的场景与道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电影银幕之上。

湄公河行动

《湄公河行动》中的电影“奇观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电影中所展现的异域性,即电影中客观呈现的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异域性的奇观打破了地域的局限,将观众带向异国情调的空间地貌,观众随同主人公历经异域的探索与冒险,在客观上构成了吸睛奇观。电影《湄公河行动》中的事件发生于东南亚金三角地区,镜头下有对独具东南亚热带雨林特色的自然景观的呈现,葱郁的山林、曲折的河道、植被遍地的丛林……也有对湄公河地区人们生活场景和风俗活动的展现,火车铁轨旁的集市、贩毒集团窝藏的特区以及人们日常生活中交流的泰语等,都让观众充分感受到异域文化的存在,而成为影片奇观化的表现工具。

湄公河行动

二、主旋律电影商业化进程中发展的反思与展望

主旋律电影在商业道路上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旋律电影的严肃性如何与娱乐性更好的结合。诚然,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只靠理论的空想是完全行不通的,而是需要与实际的市场相结合,不断摸索。在这一点上,《湄公河行动》在创作的过程中就很好的平衡了商业娱乐与政治严肃性的。它改编自真实的新闻事件,演员的选择也都服从于角色的需求。在影片的设计上采用了正邪分明的方式,在影片内容的处理上则考虑政治因素。可见主旋律电影与其他商业电影一样同样需要考虑投资的风险与票房的收益。但是与其他的商业电影相比,主旋律电影主要任务仍然是承载着国家对民众进行意识形态教育与引导的责任。因此,国家制定的电影政策主要引导主旋律电影转型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发展,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一步步走向成熟。也由于政策的转变,从而进入到了“自负盈亏”的发展模式。

在90年代以来的商业化浪潮下,我国主旋律电影的发展在娱乐性方面的发展已经得到了许多重视,但是主旋律电影的严肃性同样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即使在商业化的浪潮下,我们仍要把握主旋律电影改革的度,过度娱乐,主旋律电影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

在新的历史时期,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发展既要发挥传播社会主流价值的的作用,还要适应和满足文化发展与人民群众文化消费的需要。可见,主旋律电影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既要承担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来凝聚社会共识,同时又要在电影的表现形式上引领娱乐消费的潮流的作用。这是其发展的必然,也是艺术与商业融合的必然。与时俱进中的主旋律电影必须敞开胸怀,以悄然兴旺的整体态势出现在观众面前,一批红色经典才能够大放异彩。只有这样,我国主旋律电影才能不单纯着眼消费娱乐,而是更为合理和成熟地融入中国的文化因素、市场的商业因子以及意识形态的诉求。主旋律电影在与市场的互动中迅速成长,将商业电影的叙事策略与创新性视听语言紧密结合,破除僵化制作模式,同时也不放弃娱乐性和商业性,在艺术与商业的融合、建构和发展中将走出一片新天地。

©本文版权归作者 Shirley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

最新评论

  • Sam
    Sam

    《湄公河》的结局是bug,

    2017-12-23 20:32 回复
  • Sam
    Sam

    《湄公河行动》、《战狼》……看得不多,但主旋律电影只服龙叔的警察故事,好像龙叔的大部分电影都是警匪题材,龙叔的电影看的不多,

    2017-12-23 20:29 回复

评论来两句...

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