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眠耳
2017-12-23 19:44发布影评

陈凯歌再一次把历史搬上了银幕,这是一段被重构,被颠覆,被重新讲述的历史,是关于历史的历史。杨贵妃的故事只是历史中的沧海一粟,影片借古人之言,以奇幻悬疑的手法剖切出杨贵妃命运的一个横断面,前一刻歌舞升平,万人追捧,转眼间断壁残垣,梦断马嵬,这到底是对一不凡女子命运的怜悯同情还是陈凯歌和现实对立的症结?

妖猫传

以历史的视角来审视历史的历史是《妖猫传》的叙事基础,在双重历史的角度下,历史的历史被客体化改写,杨贵妃是真实的历史人物,根据前人的描述,我们大体可以还原杨贵妃的历史形象和人物生平。

杜牧笔下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根据史书记载:“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从而可以看出她持宠而娇,骄奢淫逸。王昌龄笔下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以失宠者的怨愤讽刺了玄宗喜新厌旧,沉溺声色,从侧面反应了杨贵妃新乘恩泽,娇媚持宠。当然,还有影片中李白的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写出了杨贵妃的花容月貌,美过梦中的神女。

电影中由黄轩主演的白居易也写过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更是写出了杨贵妃的美貌无人能及,影片中,白居易便把杨贵妃视为自己的梦中情人,心中的女神。他对杨贵妃与唐玄宗之间的爱情深信不疑,由此写出了流传百世的《长恨歌》。

我们想要了解杨贵妃就必须结合历史,结合他人的讲述。人们基本上是处于语境中的人,人们塑造居于其中的事情和事件的场域,又被这个场域所塑造。既然杨贵妃的历史已被涂抹和改写,影片必须从多个人的角度重塑杨贵妃的命运,甚至以春琴与云樵这对历史夫妻搬演杨贵妃被改写后的不幸,这就是为什么影片以悬疑的手法先言前朝冤恨,再逐渐由空海和乐天揭示真相,重构历史,否则,这个新的杨贵妃很难在已被改写的新语境中站稳脚步,悲剧不再使人怜悯,主题也随之崩溃。

妖猫传

我认为可以从空海身上可以找到影片的主题,师父圆寂之后他跋山涉水来到大唐寻找无上密法,注意师父圆寂时,乘船在暴风雨时他都显得特别平静,在船中,他问抱着婴儿的妇人为何如此平静,妇人答怀中的婴儿已安然入睡。这是不是暗示了此时的空海不知平静的真义所在?随后,在妓院他亲眼目睹了人们被妖猫伤害而无动于衷,同样显得异常平静。只有在影片最后知道了杨贵妃的故事之后他才潸然泪下,求到了无上密法。

我相信,导演陈凯歌最重视的角色就是空海,与其说空海在影片中求法,不如说陈凯歌在历史中求法,求一个道家之法,一个自然之法,追求一种平衡,寻找和谐,减少冲突。更准确的说,他在追寻理想生活的本质。早起与陈凯歌合作拍《孩子王》的谢园写过一篇陈凯歌回忆录,刚到外景地,陈凯歌红着眼睛说他的构想。他要凭着自己的感受劝说大家必须活得平安,要随遇而安与世无争,还反复申辩这绝不是封建士大夫阶层的感时伤世。不过在最后,作者加了一句,“凯歌在不断地画饼充饥”

二十多年过去了,陈凯歌对那个终极理想的生活之道还在苦苦追寻,或者说,他在为我们追寻,他想告诉我们如何在命运的洪流中如何自处,首先它绝不是空海那样目无一切的平静,一个人不能脱离场域而存在,这违背了顺应万物,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因此他被沉入海里(强迫回归自然),这也是他为什么最初不能求得无上之法的原因,而抱着婴儿的妇人则安然无恙,这里的海,这里的风暴以及木船,沉入海里的空海(空海这个名字也很有些意味)都具有了表意功能。

妖猫传

空海的顿悟是建立在杨玉环和白龙的最终命运之上的,他看到了棺盖上的血印,体会到了杨贵妃如何被历史撕扯,白龙如何甘于卷入杨贵妃的命运之中感受着黑猫的噩梦,在那梦里,是杨贵妃求生的挣扎,是长恨的嘶吼。还有白乐天以及阿部对杨贵妃爱而不得的纠结与无奈,通通是个人为追求平静所做的挣扎。所以,《妖猫传》不是爱情故事,它演绎了人的命运,是关于个人如何解脱,如何平衡冲突的故事。然而,正如谢园在文中所言:玩道家面孔和庄禅那自然是狡猾人的手艺,说白了那太遥远了,根本不现实所以影片只好安排杨贵妃与黑猫两人在命运的洪流中相依依偎,黑猫出现在了杨贵妃的画里面,问题被幻想性解决,这终究是陈凯歌的一厢情愿罢了。

妖猫传

我们又何尝不是在画饼充饥呢?生活本身是可怕的,直面这种真实具有致命性,这便是陈凯歌与现实对立的症结,他一直执拗地走在寻找解决之道的路上,之所以挑中了这个带有玄幻色彩的历史题材进行改编,说明他追求的东西越来越飘忽不定了。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

最新评论

  • 风

    这个杨贵妃委实太丑了,太容易出戏

    2018-02-06 15:49 回复
    3

评论来两句...

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