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王国

有关童年的一个半小时回忆

手机用户151****4540
2017-12-23 11:47发布影评

常常会有一头扎起梦境不想再醒的冲动并用夜晚和床做过无数次实验,但那些梦里多是寒喧客套、职场风云之类的现代都市戏的剧情,几乎没有任何小清新小温暖小舒服的生命快感。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被很好的阳光和早上九点严格束缚之后,你会感觉插在左胸口袋的原子笔硌得心脏位置很不舒服,桌上无休止的数据报表最终换来的不过是几张钞票。这是某种尴尬:你貌似在享受生活,却实际上一切都在捆绑之中。
所以,感动你的,其实是些老歌老音乐,童话故事和长不大的蜡笔小新。
是呢,谁没有一个回归童年的梦?干净,没那么多的灰。
于是,第一眼看到海报上那个名字我就喜欢上了它:月亮升起的王国,简直是仙境,似乎心底里那个白衣白裙的小公主又醒了,她只缺一双水晶鞋就可以摸到幸福。
韦斯·安德森在09年的时候拍过《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怎么说呢,和电影的名字一样,它会给你童话感,《月亮升起的王国》也一样,虽然你可能会挽起另一半的胳膊说,咱还是去看动物总动员吧。不过我还是要喊一声且慢。安德森的王国也不错,他是真人版的童话。
两个12岁的少男少女,玩一场说走就走的恋爱,仅靠两张长不大的清纯脸就撑了120分钟,没有打斗,没有争吵,甚至没有职场剧里遍布人生的陷阱和尔虞我诈,清清爽爽又安安静静,在一个3.25英里的涨潮口(Mile3.25 TidalInlet)完成了一场完美的12岁爱情,男孩驾了一只小船,而女孩带着红色的小刀、电池,和一本《如何摆脱麻烦》的书。
对了,还有那一夜的月亮。月亮下,他们像大人一样接吻,可恶的导演把镜头忽远忽近的推拉着,每当我预测到下一个镜头可能会更火爆的时候那家伙总是把镜头推远,这让我很郁闷,是的,非常郁闷。
但是那12岁的爱情,真美。美得像一个不需要清洗的梦。
和所有的爱情一样,他们海誓山盟地说要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只为了逃避太多的父辈们的磨难和琐碎。
于是,小船,一个涨潮口,一晚的月。满地的金黄的落叶,桔色的童装和清澈见底的眼睛以及仅仅12岁的完全没有被生活污染的爱情,让你从高富帅白富美的爱情公式里一跤跌到牛奶一样纯真的童话爱情里,味觉和视觉都很是陌生了一下,然后就止不住的回忆起你12岁时在干嘛。于是不知不觉地等终场铃声响了,你会发现你已经回忆了自己的前半生,整个人也干净了许多。像你手中的一枚瓜子或是花生,看上去黝黑粗糙,扒开来,里面白白嫩嫩,青涩而鲜活。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造梦机器,安德森尤其擅长给那些成年人讲童话。他的片子都带着梦幻般唯美甚至是荒诞的迷乱,暖色调让他玩得炉火纯青。是的,他的电影里满满的都是暖意。看多了他拍的片子,你可能会说,这家伙太会煽情了,他的调调让这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就是一个磨磨叽叽的娘炮。可是这娘炮总是不经意地就弄出一个既叫好又叫座的东西来让你跺脚,他的电影总是给你一个月亮般亮堂堂的王国,在那里,他从不想用自己的电影解救什么,他更习惯引导你释放,像一个心理医生,用一个半小时就治好了你的孤独寂寞和悲凉。父母们忙啊,说是为了让你们将来过得更好。谁在乎将来好不好呢?我要你现在陪我。你不陪,我就让爱情陪。扎营、生火,烤鱼,然后披着月光舌吻,干大人们才会干的事情,把脱离了世俗功利的只有12岁才有的爱情提炼得纯度极高。安德森是一个“让人回忆的导演”,他讲的最多的就是“天真、任性,和善良”,而我会在镜头频繁的切换之间,想起那句诗,“劈柴,喂马,春暖花开……”

他们渴望长大,而事实上直到电影结束,他们也幸运的没有长大。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手机用户151****4540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