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

时代浪潮下的游魂

--
2017-12-21 20:40发布影评

“姓名。”

“余国伟。”

“哪个余?”

“多余的余。”


当沧桑的余国伟回望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时,过去的种种真真假假浮现眼前,破碎的记忆迷幻的就像这座南方城市车窗外的雪一样不太真实。如同计算机的自我保护程序一样,他的大脑必须保持自己相信这段过往,他是否得过劳模?燕子真的存在过吗?他不能去细细分析,否则心中的大厦会彻底崩塌。

------------------------------------------------------------------------

暴雪将至


那个时代大浪潮下集体向个体的转变,似乎一时间让所有人不知所措,他们中有的过了迷茫期找到了新的出路,有的体制化的太深,有的或许过于偏执,他们没有找到出路,就这样沉到了底。


1997年的冬天发生了连环杀人案,也有男工人口角间杀死了自己的妻子,更有余国伟由消沉走向了疯狂,也难免老警察会感慨,这个冬天怎么了?这一切是有什么外部原因吗,在我看来这座围绕着工厂的小城发生的危险并非来自外部,而是诞生于解体的工厂生活本身。

暴雪将至


我听人讨论过一个故事,那年沈阳市铁西区的下岗潮发生后,一对夫妻生活艰辛,因为家里拿不出给孩子买鞋的钱,妻子抱怨丈夫,丈夫不发一语,默然走向了阳台,一跃而下。

暴雪将至

当集体荣誉的失去伴随着斗志与激情的符号性死亡,当那群人从原本是“政治正确”的地方坠落时,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这影响,不单单是物质层面,更使他们心理上无法面对事实。余国伟灯光球场的艳遇,再到之后的他从不触碰燕子,用反差来表达“去势”的过程,是影片的表达方式。

暴雪将至

------------------------------------------------------------------------

“神探”再也没有了“一搭眼就能看出来”的本事,还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徒弟以及爱的女人,查案也永远没有结果,最后更是在命运的玩弄下彻底疯狂,这是他个人的失败,也是“工人阶级”的失败,主体生活的日常秩序一冲即破,被卷入黑色漩涡之中的余国伟,注定无法逃脱......

©本文版权归作者 --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