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人的时间性

whj
2017-12-20 20:59发布影评

影片《时时刻刻》以著名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代表作《达洛维夫人》为线索,分别讲述了精神已经游离于崩溃边缘的弗吉尼亚·伍尔夫(妮可·基德曼饰)在创作人生最后一部小说《达洛维夫人》时,对生命又一次的审度。二战末期的洛杉矶家庭主妇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饰)在阅读了《达洛维夫人》后对生活的重新选择。以及现代版《达洛维夫人》克拉丽萨·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饰)在爱人理查德自杀后对时间的进一步认知。

时时刻刻

一如影片名称《时时刻刻》,其主题之一即是人的时间性!时间,这个值得人类永远思考的主题,是我们所存在的三维空间内一切事物价值的第一标尺,正是因为有了时间,才让“存在”变得真实。为了对人的时间性进一步探讨,影片衍生了另一个附属主题——死亡,这个时间终点的存在,让一切事物都只能存在于有限的空间内而赋予事物以意义,一如伍尔夫在片中所言,因为死亡,才能让他人更加珍惜生命!而无论是时间还是死亡,对其的探讨本质的指向就是影片的核心主旨——对生命的思考、对自我的无限追求!

时时刻刻

影片第一段故事在伍尔夫创作《达洛维夫人》时期,那时她已经游走于崩溃的边缘了,经历两次自杀未遂后,在丈夫与医生的共同要求下,她远离了喧嚣激荡的城市伦敦来到乡村养病,然而乡村平淡无实的生活对伍尔夫的创作才华简直是一种抹杀,仆人对日常琐事毫无意义的争执、丈夫的保护,甚至是姐姐的亲情,所有这些看似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都只是让伍尔夫的思绪越发的杂乱无章。而死去的小鸟则开始让伍尔夫认识到了时间的存在,没有什么东西是恒久的,而生命在有限的时间内越发显示出其珍贵,人实在是没有必要为了他人、社会既定的道德规范而存在,更没有必要为了存在而活着,死亡不一定是逃脱的铁证,也可以是生命的升华。在认识到了这一点后,伍尔夫终于开始了自我的追求之路,她要重返那个让她精神崩溃的喧嚣激荡的城市伦敦,哪怕是用尽她最后那点生命,她也愿意张开所有毛孔去接受城市一切的跌宕起伏,因为只有那样的震撼才能激发这位才气非凡的女作家再一次灵感源泉的喷发,才能让生命得到真正的完整。而伍尔夫在实现了自我生命的价值后,选择了自杀这一条路,此时的她,如其给丈夫的留言“我连一篇信也写不好了”,已是江郎才尽,对毫无价值苟活的鄙夷给了她更大的勇气去把握自己生命的时间性,去拥抱死亡完成自我生命的意义。影片也在这里完全的表露了其核心主旨的所在——对于自我的无限追求!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影片第二个故事主线就是二战末期的洛杉矶怀孕家庭主妇劳拉,因为二战刚过,男性是战争的主要力量,所以在那时的美国,男性地位在家庭中占绝对主导,而女性,则如劳拉对朋友凯蒂说的那样“服侍男人似乎就是我们的责任,他们值得”。凯蒂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丈夫酗酒、无法生育还觉得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而劳拉在这种大时代背景的道德压制下看了《达洛维夫人》后,开始认识到了自己无论是作为丈夫的妻子、儿子理查德的母亲,本质上是男性附属品的生活的毫无价值,开始萌发出了与达洛维夫人同样自杀的想法,于是在受到了朋友凯蒂的刺激后,将大儿子理查德间接抛弃给邻居、开始了自己的自杀计划,但由于对腹中胎儿的母性、对求生的本能、更重要的是对自我的追求,劳拉在将死之际,在充分认识到了人的时间性后,才发现之前被自己所鄙夷的人生并非如同伍尔夫那般已经成就非凡只差一个有力的句号,而是空虚平庸的作为男性的附属品十几年,死亡能带来的其实只是懦弱的逃脱和为这毫无价值的人生定案,于是在充分认识到生命的可贵后,她毅然决定,在生下女儿一年后,抛开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这在当时社会道德的压制下可以说是比死亡更为勇敢的壮举,抛夫弃子去追求自我,不仅仅是对社会道德压制的一种无畏反叛,更是对自我精神,对生命价值的一次不懈追求!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本片第三段故事是现代版的达洛维夫人克拉丽萨,尽管在生活上已与莎莉保持着同性恋人的关系,但实际上一直沉缅于与前男友理查德的一个短暂夏天无法自拔,以至于在和理查德前任男友路易斯的对话中,直接表露了对与莎莉生活竟然长达10年的难以置信,她在一厢情愿中其实早已迷失,忘记了时间的流变,理查德在小说中的只言片语便成为了自己存在的唯一明证,随后与女儿的对话,更是不经意表露了自己生活空间的狭小,理查德成为了她生活的全部与唯一依附。克拉丽萨自欺欺人地以为时过境迁,所有人都已经释怀,但与路易斯的对话让克拉丽萨认识自己并没有释怀,直至理查德的自杀,终于让克拉丽萨明白,时移世易,所有人都向前看了,唯独自己才是那个踱步不前的人。本片在故事与故事的相互承接上是独具匠心的,三段故事均以《达洛维夫人》为线索,《达洛维夫人》作为故事一的沿线,使其与故事二和故事三相互连接互为整体,而故事二与故事三也不是相互孤立的,故事二中,经历过劳拉两次抛弃的儿子理查德在故事三中成长为了一名颇有成就但却身患艾滋病的同性恋诗人,也正是由于故事二的背景,在第一次母亲准备去自杀将其留于邻居家中,那时的理查德其实就已经知道了母亲要抛弃他了,将自己搭的房子积木摔毁就是影片对这一心理认知的暗示,直到母亲放弃自杀回来后,理查德再一次试图用爱挽留母亲,但在得到母亲迟疑的回应后,终于也对母亲死了心,被母亲抛弃,从而被父亲抚养长大,形成了理查德对女性的防御和对男性无法选择的依赖,也就铸就了他同性恋的性格特点,而克拉丽萨作为一个深爱着他的女性,一直照顾着他,理查德在最开始可能就将克拉丽萨当成了母亲的分身,而儿童时期极力挽留母亲的情感也就放射到了克拉丽萨的身上,所以尽管饱受着疾病的折磨,理查德依然因为克拉丽萨而活着,但时过境迁,这种许诺便成为了一种束缚,尤其当理查德感到死亡越来越靠近时,他终于对克拉丽萨表露了“我死了你会不会生气?我觉得我活着只是为了满足你。”的疑惑,克拉丽萨回答“人们本就是为彼此而活”,这样一句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话看似是克拉丽萨对理查德善意的鼓励,但实际上却让理查德真正认清了克拉丽萨对自己监禁式依附的本质,于是再回想起自己的母亲,这时的理查德对母亲也就感同身受了,对自我的追求也逐渐压过了对克拉丽萨道德绑架式的责任感,在死亡的警示下,理查德终于认识到了时间的存在,过往的种种早就已经随风而去,现实必须面对无法回避,于是在完成了自我解脱,下定了决心自杀后,对克拉丽萨质问道:“我的生命要你来决定,是吗?你自己的生活呢?我死了你就得面对你的人生。到时候你又如何逃避?”理查德甚至在自杀前对克拉丽萨回忆起过往的种种美好,随即便在克拉丽萨的眼前自杀,直接撕破了克拉丽萨对过往与理查德恋情的美好假想,希望让她明白生活是不断前进的,现实是不可逃避的,克拉丽萨与他的恋情再美好都已是过往不复,既然已经有了和莎莉的新生活,对曾经的执念都只能是徒劳,生活只能向前看!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片尾克拉丽萨在沉浸于理查德自杀的悲痛与自己枉费年华的迷茫时,理查德的母亲劳拉来到了克拉丽萨的面前,向她解释了一番自己当初抛妻弃子的选择,她说:“当没有选择的余地时,又何来后悔?”这句话直接代表了剧中所有对自我追求的人的心声,是对克拉丽萨等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的一次有力回应,每一个人无论他男女与否、健康与否、老少与否,他都有资格并且是唯一资格对自己的生命做出选择,这里面也许会有对社会中约定俗成的道德价值观的一些背离,但如果社会连对人自我选择的一丝宽容、一些余地都没有,那么即使逆水行舟、迎风而行也不会有丝毫后悔的空间。克拉丽萨在听了劳拉的解释后是无力回应的,她也终于明白了 理查德的一片苦心,与莎莉深情的一吻也代表了她终于告别了过往,面对了生活。而社会对劳拉的一番回应,影片也非常理想化的用局外人——克拉丽萨女儿理解性的拥抱代表了!

时时刻刻

影片结尾处,伍尔夫画外音:“Dear Leonard,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t last, to know it,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to put it away. ”的确生活无论好坏,我们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去直面它,尽力去了解个中因果并接受它,热爱它无论好坏,在时间的洪流中,每一段生命都是珍贵的,外物是没有资格为我们做选择的,而我们也是没有理由去荒废它的,我们只能接受并且热爱它而为它,直到最后,面对生命的时时刻刻、面对时间的前进不复,我们要能够放下,永远能够为生命的下一刻做好准备!

时时刻刻

整部影片尽管一直都充溢着压抑的气氛,三位主人公的人生抉择也都充满着不可避免的悲剧,但就是这样一部看似消极的影片,在本质上表达的却是对人精神最高层次的解放、对生命最为深切的赞同、对生活最为诚恳的体恤!

———shadow

©本文版权归作者 whj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