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

人应该为自己的欲望感到可耻吗?

观潮
2017-12-19 16:11发布影评

人应该为自己的欲望感到可耻吗?

约翰.马尔科维奇饰演的卢里教授一开始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和自己的女学生上床,学校组织了一个审查小组询问他的时候,他承认自己错了,不该和女学生上床,但并没有“从内心深处感到悔意”,所以他拒绝忏悔,因为在他看来,那些审查委员让他忏悔,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自己“高兴“。

耻

从卢里与前妻以及女儿的对话中可以知道,女学生只是卢里教授众多释放自己欲望的女人中的一个,他“不断的追求年轻女子”,显然认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并没有什么觉得可耻的。他还引用了布莱克的一句话:宁可杀死襁褓中的婴孩,也要维护未实现的欲求。用他在接受审查小组询问时的话来说,“因为我变成了爱欲的奴仆,不能自已”。 但事实上,卢里教授自己知道自己内心的挣扎。

这件事情发生后,卢里教授去看望女儿南希,她是一个同性恋,同性女友刚刚抛弃了她,她独自一人住在一个偏僻的山坳里。南希在一次谈话中曾经质问他:男人就可以不加管束的释放自己的欲望?卢里举了个例子,说小时候邻居家有一条公狗,看到母狗经过,就格外兴奋,不能自控,后来主人根据巴普洛夫的动物条件反射理论,见一次就打一次,以至于后来这条狗一闻到母狗的气味就耷拉着耳朵,满院子的跑,想躲起来。卢里讲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其实这条可怜的狗已经开始痛恨自己的天性了,不需要别人打它,它自己就在惩罚自己了。显然他是在说自己,他已经厌倦,甚至是痛恨自己的性欲,因为“欲望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了可能更好。”

耻

后来,卢里和女儿经历了一次浩劫,三个黑人轮奸了南希,并险些把卢里烧死。卢里为自己不能保护女儿感到羞耻,但南希的反应则更让他吃惊,她拒绝报警,后来在邻居家见到三个黑人中的一个,唯一的反应是马上拉卢里回家,最后还打算把遭到轮奸偶尔怀上的孩子生下来(这让人想起《活着》这部电影,生活的苦难掩埋了人的尊严和向往,反而透露出一种沉默的忍受式的平静与安详)。最后的镜头,卢里默默的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南希,在菜地里种菜,他跟南希说,我很想念你。南希说,进来喝杯茶吧。镜头拉远,是南非绵延起伏的大山。

值得一说的还有南希的邻居,南非农民皮特鲁斯,以及她的朋友,开宠物医院的贝芙。有人说,这部电影的原著,库切的《耻》,其实写的是一个寓言,涉及种族、人的欲望、动物性、亲情,以及对南非现状的很多映射。

卢里教授这个人物带给我们的思考是:我们会正视自己的欲望吗?当你正视自己的欲望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你会为自己的欲望感到可耻吗?“每个人的灵魂都是一个深渊,当人们往下看时,都会觉得晕眩”。

©本文版权归作者 观潮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