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火

《枪火》:杜琪峰的新世纪武侠片

似水的流年
2017-12-18 15:31发布影评

说到华语电影,其一大缺陷就是类型缺失。由于审查制度、社会环境以及创作者意识的不足,导致了宗教片、恐怖片、僵尸片、政治惊悚片等在世界其它地区很受欢迎的题材在华语地区尤其是大陆处于缺失的状态。类型的不足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电影类型单一、题材浅显、思想幼稚。

然而中国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招牌类型”的。那就是只能完全“中国制造”的武侠电影。

武侠片起源于20年代,1928年的《火烧红莲寺》最为典型,抗战前后武侠片中断,知道邵氏电影的出现,武侠片重新兴起。70年代张彻等人的新派武侠片将这种类型推上了商业巅峰,而同时期的胡金铨更是颠覆了以往的武侠片,以其宏达的意境表现和对“禅意”的阐释将武侠片推向了世界。再之后徐克、程小东等人天马行空的武侠世界有成为了现在观众心中的经典之作。直到今天,武侠类型虽不如从前繁盛,但是徐皓峰、路阳任然让武侠片成为华语电影的口碑保证。

由此看来,武侠电影为中国独有且必不可少的一个类型。那么,究竟什么是武侠?有如何定义武侠电影?

枪火

武侠文化以各式侠客为主角,以神乎其神的武术技巧为特点,刻画宣扬侠客精神。可见,武侠的本质就是侠客和侠义精神。这两点在古代时期体现在胡金铨、徐克的电影里,民国武侠有后期之辈徐皓峰,那么现代呢?现代还有武侠吗?这个以热兵器为主导的世界还容得下那些飞檐走壁、武功高强的侠客吗?恐怕是有的,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杜琪峰就是最好的代表。

说到杜琪峰,人们对他的标签大概就是警匪、黑帮、宿命论。很多人将他的电影分为商业片和作者电影。而作者电影里又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像《暗花》《黑社会》或者《夺命金》那样表现宿命感的黑色电影,这些电影氛围诡谲,结局阴暗悲观,使人绝望。另外一种责较为乐观,也具有十分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这一类的思想内核大概就是所谓的当代武侠片,它们往往被包装到警匪、动作的类型外衣下,主要以《枪火》、《真心英雄》、《两个只能活一个》以及《柔道龙虎榜》为代表。而《枪火》、《柔道龙虎榜》最为典型。

枪火

有人把《枪火》定义为一部黑帮小品,确实,《枪火》的情节是比较简单的,这是杜琪峰的一部习作,拍摄时限于成本只用了十九个工作日。然而恰恰也就是因为情节的简洁让这部电影有了更大的空间可以让杜琪峰融入自己冷静又浪漫的影像风格和武侠本质。

之所以说这两部电影是武侠电影,一个最基本的原因就是电影里环境的理想化和一定的封闭性。这一点首先符合了武侠电影的一个首要特点。像《枪火》的开场,阿肥在跳舞机上跳舞,之后取衣服出了游戏厅,接着切到摄影机横移,三个连续剪辑带出了其它四个主角,在这期间,角色间没有交流,都在进行着各自独立的事件。这就给人了一种世界很小的感觉,封闭的环境在一开始的一场戏中就奠定了。

枪火

除此之外就是之后的几场枪战场景,也是绝对理想化的,无路人,无警察,只有两个对立方,像极了古代高手对决时的场面。尤其是荃湾商场的枪战,整个画面构图都是极其工整的,有人认为商场无人是一个bug,其实不然,这大概是导演有意为之,如果商场里全是人,必将是一个混乱的场面,这样就无法和冷峻克制的枪战场面达到统一。

在封闭的环境下,杜琪峰采用的配乐也同样彰显了武侠电影的浪漫主义风格,《枪火》的配乐参考了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在旋律上做了一定的修改之后,有加快了他的旋律,让这首音乐变得更加轻快,具有节奏感。配乐诗钟志荣也曾坦言“当导演选了一首国语老歌作reference,就知道他并不是要纯粹的紧张刺激,他要拍的是‘情怀’,一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情怀’”。

《枪火》作为一部类型片是十分注重美学风格的构建的。杜琪峰十分擅长通过空间感的制造形成戏剧张力,尤其是那场非常著名的荃湾商场枪战戏,没有枪林弹雨和血肉横飞,仅仅依靠静态构图和人物走位展现空间上的深度和广度,再配合广角镜头的使用使场景具有了较为强烈的舞台感,人物之间的距离看上去也显得比较远,这样构图、人物和空间就在无形之中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枪火

无论是《枪火》还是《柔道龙虎榜》,情节虽然都很简单,但都不会让人感到无聊乏味,因为电影的本质本身就不是故事,而是人物的表现和世界的呈现,这两点显然杜琪峰都做到了。

《枪火》的主角是五个保镖,阿鬼是五人组的核心,沉稳老练;阿来果断暴躁,爱憎分明;阿肥是枪械专家,外冷内热;阿Mike枪法精准,忍辱负重;而阿信轻浮武断,不谙世事。这五个人的性格杜琪峰用每一个关于他们的镜头扎扎实实的表现出来了,不需要赘述了。

枪火

杜琪峰在人设上的最大突破是打破了传统武侠片非黑即白、正邪对立的配置,而是把重心放在了人物本身,表现人物与自身的冲突和道德困境,最终把侠义精神和惺惺相惜的终极主题和盘托出。

《枪火》中看似反派的肥祥,却也有着令人同情的前史;看似老奸巨猾处处收买人心的文哥,也确实拥有一个黑帮大佬应该具有的品质;而那几个刺杀文哥的杀手,也并不是凶神恶煞、心狠手毒之辈。其实杜琪峰把他们塑造成和保镖五人组一样的人设,同是江湖中人,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枪火

其中一场戏,最后一个杀手与阿Mike对射弹尽,被阿来和啊鬼抓住,之后的一个场景在废弃的工厂里,一张长桌,杀手安静地坐在桌子一头,阿鬼等人在两侧,此时阿来递给杀手一支烟,接着两人对望一眼,都传递出对于对方的钦佩之情。知道阿来接到文哥的消息,毫不留情的向杀手开枪,然后五人离开,激昂的配乐响起。杜琪峰要说的不仅仅是江湖中的恩怨情仇,更是江湖中的身不由己,也不仅仅是保镖五人组的兄弟情谊,更是所有江湖中人的惺惺相惜。

枪火

杜琪峰最具作者性的探讨还是关乎于个体与体制或者规则之间的对抗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否可以得到平衡。这一点也是和传统武侠片的惯用主题相契合。《暗花》、《黑社会》等无疑就展现了规则的不可动摇性,个体至于体系不外乎都是棋子,最终以悲剧最为结局收场,而《枪火》打破了这样一层宿命感,最后四个人还是通过巧妙的办法救了阿信,使他逃过了体制的制裁。而聪明的杜琪峰却悄然埋下了结局的一种不确定性,虽然阿信的命暂时保住了,那就意味着以后他只能隐姓埋名,淡出江湖。或许有一天他还是会被那只强有力的“大手”揪出来,并且累及另外四个人。

纵观香港电影史,似乎很难再找出像《枪火》这样文本富有极强多异性,美学体系如此完善,情节如此富有张力的类型片。所以无论喜欢黑帮片、动作片还是武侠片,《枪火》都是不得不去反复欣赏的一部杰作。

©本文版权归作者 似水的流年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3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