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间

面具背后的空与实

五月花
2017-12-17 15:00发布影评

《空房间》,韩国导演金基德代表作之一,与2004年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并斩获最佳导演银狮奖。影片以迷幻、唯美、忧郁的基调,如低诉般讲述了一个奇特却有又诡异的爱情故事。主人公四处流浪,穿梭于主人外出的空房间中,仿佛是活在社会的镜面世界里。他在房间主人的日程中穿梭,就像是微薄的梦幻于泛滥现《实中夹缝生长的一粒种子,孕育着人生活的希望。本片最大的特点是两位主人公是无言的,只有一句“我爱你”和“早餐做好了”,所有情感藉由动作神情表现。一部影片下来韵味十足,回味无穷。“很难讲清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片尾的一句话瞬间使观影者脑中衍生出《少年派》中两个故事的深邃与疑惑,引人深思,直入灵魂,不可多得的佳作。

一.概念隐喻的运用:空房间蕴含展现

空房间——是不包含了人的家,主人在外,而房间内的物品摆设却能映射出主人的生活状态。一幅幅合影、全家福,冰箱里的库存与家人的环境布置无不体现了这个家的生活风格,主人公泰石在空房间里,也就是别人家里暂住一段时间时就会体现一些与这个家产生矛盾的生活风格,毕竟他只是个不速之客。比如,即使有洗衣机他也依然坚持手洗衣服,冰箱中的食物并非一定和口味,三口之家剩下的也只是孤单等等诸如此类。泰石勤快的帮做这家务,这是他对自己闯入别人房间的一种交换或弥补,可以说只是一厢情愿,但这不妨是他善良的一部分。六个面前的房间,有六个空与实,表面和睦下的埋怨,看似亲密下的猜疑,虚伪孝悌后的叵测。空房间的那些消极与晦暗反衬烘托出主人公的超脱自然。

二.主观镜头下的灵魂:美与丑眼下展现

人的目光——从左眼的最左边到右眼的最右边——是180度的范围。这似乎注定我们的生活会被一分为二——看得见的被称为“面前的世界”,而看不见的则被称为“背后的世界”。影片多次使用主观镜头以掩遮目击者的身体来达到镜头下的空房间在观影者的眼下也是依旧的完整与空荡,主观镜头也使观影者更好的将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带入。配合摇镜头,泰石镜头后的灵活身躯也散发这一股诡异的气息。也许是因为对看不见的事物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所以大部分的人选择在面前的世界生活。不管这个世界多么的糟糕,毕竟在可视的范围内,一切都不容易失去控制。泰石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只是所有的事物与我们的重合,只有他是空与实的交集。面前的现实常是消极的,而往往是人们愿意去面对的。消极与积极需要对比而出,美与丑也不例外,即使在恶俗的人的房间里也会有留有温馨的对客留言,泰石所看的确实背后世界的美与丑,并不追求对与错的美丑。

三.特写镜头前的思绪:复杂织交难以拆解

特写镜头——表现人体头部或物体局部的画面。纵观全片中的特写镜头,可以发现大多是泰石的面部还有小部分善华的脚部。特写一般用以表现人物情感和构建导演与观众之间的内心交流的桥梁。泰石在遇见善华钱、前始终是一个人的,所以他的镜头总是面部特写、眼睛特写,如此表达他的内心世界很小,只有他一人,他很孤单。善华主要以中、近景为主,善华也是一种孤单的状态,却与泰石不同,她的孤单还夹杂了悲伤哀怨,结合周身环境更能体现她的柔弱与立于现实的无力。全片两位主人公几乎是没有台词的,眼神的情感流露是无声的语言,无声胜有声,一个特写镜头下就是难以阐述的轻安交织,令人寻味。

何为真实?何为梦境?善华逃不出失败婚姻的束缚是真实,与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出走流浪、互相依存、相亲相爱是梦境;泰石所遇的恶俗、善良是真实,从一而终的寻求自由与爱情的不羁是梦境。影片结局还算圆满,可善华没有获得自由,泰石学会“隐身术”趋附与她的身边。梦境与现实似乎总是相辅相成,有不相信的事物是因为有了不肯相信的事物做了比照。“我爱你”与“早餐做好了”,一个精神层面的,一个物质层面的,也总是相辅相成的。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五月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4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