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

永远的韩梅梅
2017-12-13 09:37发布影评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女主自由职业者,平时是家庭主妇,与丈夫、母亲、外婆一起居住。房间里只有一台电视,一个茶几,几个坐垫,空无一物。一旦女主看到“不必要“的东西,就本能的想把它丢掉。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初看,也许你接受不了剧里的那种生活方式,女主喜欢扔东西的习惯你会感到奇葩。但随着剧情的深入,你接受了之前的设定后,慢慢你开始跟剧走入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你也有种过简单生活的冲突,对家里“多余”“不实用”的物品也开始看不惯。特别对在外过了七八年漂流生活的,一直以来随时准备着两个大箱子一提,随时变换生活的人,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接受起来不难。甚至经历了回家之后,身边各种非需要物品越来越多的我们,对家里堆积的乱糟糟物品感觉厌烦与无奈(大都不是自己的),突然发现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人本就可以过简简单单的生活,现代社会消费主义引导的潮流让人迷失在各种“物欲”之中,不可自拔。难道我们真的需要那些东西吗?还是先入为主的各种理念把它们硬塞到你头脑里,让你感觉需要,让你想占有?是真实的需求,还是被制造出来的需求?何为“我”真正的需求?何为被外界塑造的“我”所“应该有”的需求?

电视等家电无非才出现短短三十多年,手机普及也不到二十年。当我们追求更先进更高档的这些电子消费的时候,当我们变的无法想象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是忘却了它们不曾出现过的日子。我们陷入无休止且无意义的追寻,攀比,虚荣之中。

是的,有些物质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变的好似不可缺少。比如电脑,手机,一般人也无法长期的真实的跳脱它们的魔掌。但实用与“物欲”是两个概念。可用,能用,使用是“物”为我而存在,我是主体。过度追求替代,更新,同步,却成了我为“物”而存在,是“物”的价值才体现出我的价值,用“物”做标签,才能彰显出“我”的存在。没有了“物”做标的,“我“就无所适从,无迹可寻了。那么“我”已经被“物”所异化,成为了“物”的附属。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抛开这些形而上的命题,重新回归本剧,除了极简主义外,还有关于轻度“收藏癖”、“囤积癖”角色的心理探讨。特别最后一集女主对外婆去世事件,在整理外婆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无法简单抛弃很多“物”,这些“物”里面有着满满的回忆。从这之中,才能体会到喜欢囤积旧物品的外婆的感情,每一件物品在外人看都是不能使用、不会使用,甚至多余无聊的东西,在饱经沧桑的老年人眼力,那都是“青春时光”的记忆,那不在是一个物件,是一份情谊,是一段回忆,凝固自己曾经点点滴滴的生命历程。本来亲人故去压抑沉重的情绪,在三代人的情感汇通中呈现出一丝暖意。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永远的韩梅梅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2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