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狩猎》:恶意无解,狩猎不止

陆上行舟
2017-12-08 18:21发布影评

在看到这部电影之前,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部电影的观影过程中这样坐立难安。那是一个我不忍多看迫切想要快进但又希望认真看清每一个细节的过程。于是我只能在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的镜头推进下一点一点地咽下这剂恶意。影片后期的每一个镜头,每一段情节,每一处氛围,每一位角色的表演,仿佛都充满戾气,像毒药一样侵蚀着观众的心智。

狩猎

《狩猎》发生在丹麦的一座普通小镇上,男主人公卢卡斯在当地幼儿园工作,过着普通人过的平常生活。他有和前妻为了儿子的抚养权争吵,他也和美国来的女同事发展了一段感情。生活中有小悲小喜,过得也有滋有味。但是有一天,克拉拉,他在幼儿园的学生,也是他好朋友西奥的女儿,在多方面因素的诱导下,向幼儿园园长编造出了自己曾被卢卡斯猥亵的谎言。而卢卡斯原本平静的生活,因为这一个孩子的谎言,全面崩塌。

狩猎

谎言在小镇传开,怀疑与偏见开始不断地在卢卡斯的身边蔓延,他被朋友孤立,被镇民疏远,自己的女友也在环境的影响下开始怀疑他是否真的犯罪。坚持站在他这边的,只剩他的亲儿子和一个朋友。当他的儿子试图为父亲辩解时,被其父亲的其他旧友赶了出去。甚至在法庭因证据不足而驳回对卢卡斯的起诉后,镇民仍对他不依不饶,他家的窗户被镇民砸烂,他的爱犬被镇民杀害,超市员工拒绝卖给他东西并对他拳脚相向。无路可走的卢卡斯最终对小女孩克拉拉的父亲西奥做出反击,终于在教堂之夜赢回了西奥的信任。时间过去,我们本以为人们已解除了对卢卡斯的猜忌与防备。但影片最后,树林里一声冷枪袭向卢卡斯,昭示着怀疑与仇恨的阴影仍然笼罩在他头上。

狩猎 狩猎 狩猎

《狩猎》的叙事以及镜头语言一直秉持“冷静克制”四字。影片前三分之一,叙事节奏平缓,所展示的内容也大多是主人公在那个北方寒冷小镇上的平常生活,再加上手提摄影机,自然光拍摄,自然声源音乐的前提,辅以摇晃镜头等手法,这些都给人以一种高度的真实感。前三分之一犹如纪录片一样真实,也使得观众产生了很强的代入感

而影片后三分之二,主角蒙冤的过程,实在阴郁黑暗的可怕,一如它的产地,北欧丹麦的冬天一般,寒冷彻骨。

事件的导火索是克拉拉的谎言,但克拉拉此举的出发点却并没有多大恶意。她之所以撒谎造谣,仅是因为卢卡斯不接受她的礼物(小孩的爱意)。这是小孩小小的报复,但却因为其他因素掺入了邪恶的成分。比如,不久前她的哥哥给她看了黄色图片,才使她在小小年纪的谎言中说出性词汇。而接下来,第一个听到这个谎言的园长信以为真,找了心理医生来询问克拉拉。可这所谓的询问其实是在年幼无知的孩子面前明目张胆地扭曲事实。园长和心理医生心中早已默认了卢卡斯的性侵犯,因为人们天生认定:小孩是不会说出如此污秽的谎言的。

狩猎

紧接着,园长将这个消息传达给其他家长。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绝大多数的家长都从孩子口中得知卢卡斯有恋童癖倾向,而在此前的片段里卢卡斯明明和孩子们相处融洽,那么家长们的所谓“消息”从何得知?这恐怕很大程度上不是孩子们所言,更多的是家长自己内心作祟,将这个谎言变成了谣言。而后,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卢卡斯的对立面,每一个人都暗自认定了卢卡斯性侵犯儿童的“事实”。只剩主人公卢卡斯饱受折磨,有苦难言。

狩猎

可以说,电影自克拉拉说谎开始就展开了爆炸性的剧情张力,一下子将观众的情绪挑起。然而导演依然以极其平静而理智的镜头叙述着主人公遭遇的种种非难,这让观众越发坐立难安,即使怒火被点燃也无计可施,只能在导演克制的镜头下艰难地咀嚼这其中无比复杂的情感冲突,然后和主角一样,茫然地看着前方,不知结局如何,又不知结局什么时候能到来。温特伯格在这部电影里完全牵引了一般观众们的情绪。

当剧情进入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时,《狩猎》里处理得最为精妙的一场戏出现了——教堂之夜。在小镇的教堂里,主人公卢卡斯的理智终于崩溃,矛盾冲突瞬间爆发。这个场景安排得实在讽刺——教堂本是神圣之地,那个晚上还有孩子们圣洁的歌声,而在这底下,却是无辜的主人公在背负根本不存在的罪名。其中有一个卢卡斯回头看西奥一家的镜头,这个镜头也被用在电影海报上。那是一个何等复杂的眼神!无辜、绝望、祈求、愤怒、怨恨…………各种情绪都被囊括在内(这也可以看出麦德斯·米科尔森的演技高超)。

狩猎

而后,在孩子们纯洁动听的歌声中,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毅然走向昔日的好友西奥,向他做出反击。而西奥也实实在在地在那一刻了解到,卢卡斯究竟受了多大的委屈。这一场戏的情感爆发达到了全片高潮,而摄像机仍然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没有多余的镜头和剪辑,没有配乐,只有每个人各式各样的表情和重重的喘气声以及微弱的哭泣…………

狩猎

或许是伟大的友情战胜了谣言的恶毒和迷惑性,西奥最终与主人公卢卡斯和解。主人公的生活似乎回到正轨,卢卡斯一家也重新被村民认可,得以重新融入进小镇这个集体,看起来和其他电影一样是较圆满的结局。

于是,温特伯格再一次用无比冷静的镜头给出了一个冷峻之极的结局。卢卡斯的儿子也成年了,获得了自己的猎枪,有了狩猎的资格。他和他父亲一起去森林狩猎。在狩猎过程中,卢卡斯一个人追着一头鹿,来到一处静僻的地方。原本寂静无声的森林里,突然响起一声冷枪,那一枪擦过卢卡斯的眉头,打在了旁边的树干上。卢卡斯惊恐地看向开枪的方位,那里站着一个人,面目却被刺眼的阳光遮掩住,分辨不清。然后那个人飞身逃走,只留卢卡斯一个人在原地静默。

狩猎

这一枪,不仅打破了此前卢卡斯误会解除,重新回到正常生活的假象,也在隐约中停在了一个边缘,不至于滑入极端结尾的深渊。在这个结局之前,导演曾设置过一个原定结局,在那个结局中,主人公卢卡斯被那一枪射死,沉重地倒地。将两个结局对比来看,主角侥幸躲过那一枪,但今后必须一直胆战心惊地活在全镇人民难以揣测的恶意之下,明显要比主角直接死亡来得更为抑郁阴冷。

这个结局,无疑不是美好的,也不极端悲剧,但它足够黑暗。卢卡斯回归了一定程度上的正常生活,获得了一些人的信任,比如好友西奥,也确实在表面上不再活在丑闻的阴影中,只是这份猜忌和仇视,在一些镇民的心底已深深扎根,无论如何也难再抹去。这样的结局,我想形容它的最好的词汇大概就是——无解!也是在这一枪下,此前笼罩着小镇也充斥了全片的那满满的戾气,最终化作了深入心底的寒意,一股挥之不去的恶寒!

狩猎

从这里,我们也看出,《狩猎》对这类社会问题作出的思考也比其他同类型影片更加别致、深刻。

整部影片,导演都未曾通过任何一个角色之口来直接阐明观点,一直都是在叙事的间隙来留下空间供观众自我思考,这避免了刻意的说教。而对于这样的社会现象有何解决方法?导演给出的答案是无解。这个答案在逐步推进的剧情越来越明显。

一开始,镇民们对卢卡斯的提防和排斥可能是出于一种责任感、正义感和自卫倾向。然而发展到后面,人们对卢卡斯及其丑闻的行为已经演变为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一种毫无逻辑的无情批判。每个人想当然地认为小女孩的话是真的,而选择性地无视了卢卡斯清白的可能。并且,在谣言的传播过程中,卢卡斯的行为被传得越来越没有下限。谣言传播到后期,俨然已成了人们的一种娱乐消费手段,而消费对象,就是主人公卢卡斯的丑闻事件。恐怕除了当事人,即克拉拉的亲属之外,其他人都是凭着一种对卢卡斯丑闻的狂热消费心理去看待整个事件。

狩猎

狩猎

以园长和心理医生的反应为例。园长大多是出于保护孩子们安全的理由,将这一谣言擅自散播给家长。而心理医生在询问克拉拉的过程中,根本是在将自己的主观臆想强加于一个幼儿园的小女孩身上。在克拉拉因不耐烦而开始随便应付大人后,心理医生更是露出微笑。“卢卡斯猥亵幼儿园女童”这一“事实”竟然能让他微笑,这是怎样的一种心理?

狩猎

最初正义的批判,到后面仅仅只是人们的一场狂欢。镇民对卢卡斯的非议开始蔓延到卢卡斯的整个家庭,人们对卢卡斯的儿子都开始大打出手。卢卡斯被判无罪,镇民的这种心理似乎因此受到了阻碍与伤害,于是他们变本加厉地捉弄折磨卢卡斯。原本只是口头上的责难,后来演变为对其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杀了卢卡斯的爱犬,在超市公然表示歧视并殴打卢卡斯。镇民们依然需要卢卡斯的丑闻来得到快感,只不过给人们带来心理快感的代价只由卢卡斯一人或他们一家承受。

狩猎

从这些现象中可以看出,影片探讨了两种可能共存的社会现象。一种是群体自以为是不辨真相地进行错误的道德批判;另一种就是,无关乎社会个人丑闻是事实还是谣言,群众的所谓道德批判已经成为变相的精神消费。前者更多是谣言造成的迷惑性所致,后者的来源则复杂难解,也让人寒栗,这很可能源自于一种更深层次的病态心理

镇民们在没有其他证据,仅凭小女孩的一面之辞的情况下如此,尚能够理解,毕竟在谣言的作用,每个人都可能这样自以为是地对当事人发起攻击。可是在法院判决卢卡斯无罪释放的情况下,镇民还是如此。这可能是谣言的消极影响还远未消除,群众中会有人在原先谣言的基础上再添一点料,捏造诸如卢卡斯贿赂法官逃脱法律制裁一类的负面消息。

狩猎

可当到了连受害人家属都公开与当事人和解之后,仍有镇民不肯放过卢卡斯。到了这个时候,恐怕之前的丑闻消费心理已经深化到病态的心理了:有的人不满于卢卡斯就这样还了清白,他们不满足于对卢卡斯丑闻的精神鞭挞到此为止,所以他们还执意要继续迫害卢卡斯。

这一切现象看起来荒诞不经,但也确确实实存在于人类社会中。影片的故事还仅仅发生在北欧的一个小镇,而在大型的社会中,一个谣言放出,要最后完全辟谣,更成为了难题之上的难题。这种问题,终究是无解的,谣言可以被攻破,但难以让所有人都认清谣言背后隐藏的真相。而即便事件终了,当初谣言造成的一系列负面影响也难以根除,一如电影里克拉拉的哥哥即使在最后也依然对卢卡斯抱有恨意。

令人绝望的剧情,不断冲突的情感,影片平稳的节奏和冷静的深思,最后都指向那个颇具意味的标题——“狩猎”。

狩猎 狩猎

影片定名为《狩猎》,片中也出现了卢卡斯在森林中狩猎鹿的片段。而电影里真正的“狩猎”,无疑是小镇镇民对蒙冤的卢卡斯及其虚假丑闻的集体道德批判和消费。主人公卢卡斯,或者卢卡斯的丑闻,就是群众眼中的猎物,而每位镇民都是猎手。一个人处于社会集体,既是猎手也是猎物,区别只在于这个人是否引起社会关注(事实上,这种社会关注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都有可能遭到他人恶意的狩猎)。从现实意义出发,这些镇民对卢卡斯的狩猎其实相当合理,因为谣言的功能本就很可能导致群众不明真相的群起而攻之,也因为人性本就如此。正如电影里小镇的成年居民都能合法狩猎野生动物一样,在社会上群众狩猎他人,其实是人类千百年来都被默许的。

狩猎

影片里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台词。镇民们给予卢卡斯的儿子一把猎枪,对他说,他已经成年,拥有去狩猎的资格了。这其中似乎透出一段导演的话外音:“你已经成为这个成人社会中的一员,你也跟其他人一样可以对他人进行这种人性的狩猎了。”

这仿佛是对现实的一声呐喊,我们每一个身处社会的人,是否参与过这样的“狩猎”?在这样充满恶意的世界中,我们是否有一颗理智的心,去冷静看待那么多丑闻背后的其他可能?又是否能保持心中尚存的善意,不至于被同化污染,能够继续热爱生活,温暖地看待世界上的人或事?当人的个体性逐渐被现代社会的洪流同质化的时候,我们应当在这部电影中有所启示,保持好我们自己的本心。温特伯格的这部电影,可以说是最有力的警示之一。

狩猎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陆上行舟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1

最新评论

  • lookking
    lookking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是否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如何表达?

    2017-12-12 14:17 回复
    0
  • -Ī˵-
    -Ī˵-

    确实,全程压抑,看完背脊发凉。

    鹿宝宝LH7: 好压抑的电影,跟“迷雾”有一拼。

    2017-12-08 19:19 回复
    3
  • 鹿宝宝LH7
    鹿宝宝LH7

    好压抑的电影,跟“迷雾”有一拼。

    2017-12-08 19:18 回复
    4

评论来两句...

3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