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中场平静的感性战争

闪灵Shining
2017-12-08 14:38发布影评

战争片一直是类型电影中所占比重非常大的一类影片,无论是二战还是各国之间的冲突,都成为了大荧幕上的选材常客。战争中的激烈与残酷在观众眼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但战后的平静以及心理情感却无人问津。在2016年11月,改编自本方登的长篇小说,由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出现在了大众的目光下。在其4k 120帧的外表包装下,一种情感与责任的战争才更为大家所关注。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主要讲述了年轻军人比利林恩因为在伊拉克战争中勇敢地保护营救了自己的上士施洛姆。视频随后被公之于众,使得比利成为了美国人民口中的英雄,这也让他所在的第二小队出了名。战争结束后,在安葬上士的短暂休假中,比利等人回到家乡受邀参加橄榄球比赛的开幕式。在这期间的家庭、商业、爱情等因素使得比利和战友们的心理发生着改变。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由李安导演,他是出生于台湾、在美国发展的华人导演。先后在其指导下诞生了数部知名作品,例如《饮食男女》、《断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等。纵观李安的导演之路,崎岖坎坷,影片类型涉及广泛,从家庭文艺片到商业科幻片都有不错的成绩。

在美国发展的几年之中,李安的电影一直是兼备着西方文化东方文化相结合的理念去进行拍摄。他曾经说过:自己就像是一盘磁带,在美国的时候放的是A面,拍美国的东西;回到中国放的是B面,拍中国的东西。在文化差异如此之大的两个地域影片风格中,李安却一直保持着一个不变的原则——人。电影的本体都要回归到人,而在电影中去刻画和描绘人物的内心才是李安电影成功的原因。对比李安之前的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场展战事》显得比较特别。它做到了东西方文化的完美结合,战争背景却没有宏大激烈的战争场面,人文题材又没有过度的抒情和感慨。

可能比起战争内核来说,《比利林恩》更为观众所熟知的是“4K 120帧”这个新的标签。120帧,消除了高速运动拍摄中24帧画面产生的动态模糊,让运动画面看上去更加平滑。4K是一个图像分辨率概念,4K分辨率即指影片每一帧画面的像素为4096x2160。画面的颗粒感降为极低,使得画面更为清晰[1]。加上演员的素颜呈现,清晰的画面使得面部的各种微表情以及心理活动都被刻画的历历在目。而高科技的清晰画面并没有展示给我们激烈刺激的战争场面,李安把战后一位少年的内心恐惧,以及对商业的抉择完全展现在大荧幕上,让观众走进了人物的内心。

《比利林恩》一出现,可能是因为其题材特殊的原因,立刻就被挂上了“反战”、“残酷战争”的牌子,但实则比反战更为深刻的是导演对于美国国内种种因素的反讽。这场中场休息才是真正的战争。

影片故事分别在三个场景进行讲述,按发生时间的顺序依次为伊拉克战场、比利家中以及橄榄球赛场。三个场景中比利分别受到不同的压力。在伊拉克战场,比利在战斗中失去了自己的上士施洛姆。自己的勇敢保护却没能换来情同手足兄弟的性命。然而比利的这块伤疤,却讽刺性的被媒体大张旗鼓地宣传,变成了一种商业化手段。在影片开始时,经纪人表示许多公司想把这拍成电影,包括影片后半部老板想借比利的效应来弘扬美国精神……战后综合症是指战士回忆战场的血雨腥风而产生的痛苦,影片中商业娱乐的炒作冲击承担了揭开伤疤的这一角色,象征着战场上的敌人,一次次地去试探比利的极限。片中当班长被问到爱国主义精神的时候,他回答我们并不是为了什么或为了赢得荣誉去战斗,只是因为我们被要求,他们给我们钱,我们就去杀人。影片在这里阐述的十分优秀,没有把战争的宏伟精神和保卫国家的客观立场进行表现,反而站在这些年轻士兵主观思维上做了简单地回答,尖锐地指出了战争的残酷和媒体的可怕。法国哲学家萨特在著作《存在与虚无》中探讨:他人即地狱。人只有通过自我的选择才能决定自我的存在,人与人之间的误解与伤害才是问题所在[2]。因此,《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算不上是一部完全意义上的“反战片”,而却是一部彻彻底底讽刺美国社会因素的批判文艺片。

在橄榄球赛场和家中,比利又再次面对了两个重要的问题:爱情和家庭。

在其他的战争电影中,因为战争的猛烈与痛苦,影片中的爱情会成为一种调和的成分来化解痛苦,这样的爱情都是美好、没有崎岖的。哪怕中间经历悲剧,爱情都会在结尾营造团圆的氛围。但《比利林恩》在爱情这个点表现得十分独特,比利和费森的感情绝非爱情,让爱情在片中充当了反面的成分。对于爱情没有经验的比利想要和费森在一起,但费森在这里充当的是大众的角色,爱情变成了一种平民社会的崇拜映像,俩人之间的关系没有爱情。费森喜欢比利只是因为他是英雄,是对于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在爱情的表面蒙上一层纱,使得这种情感来的讽刺而又隐晦。

家庭是最重要、最单纯的推动本片节奏的主干因素。“单纯”是因为比利的姐姐凯瑟琳代表着整个家庭,也是片中与比利交流最多的角色。凯瑟琳不想失去比利,拒绝让已经授勋的弟弟再次回到战场经历生死边缘,让比利找医生退役。对于比利,这种情感与责任的取舍十分困难,也是推动影片的发展条件。

李安在《比利林恩》中没有选择过度刻画战争,反而去刻画战争带给人的创伤。同样的重心,在1987年由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的作品《全金属外壳》中的第一部分也适用。

《全金属外壳》的故事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兵营,二是战场。同样都是外界带来的摧残,相比于李安,库布里克的作品显得更为直接和赤裸裸。全金属外壳的背景设为越战,影片的两部分也是战前和战中。第一部分主要讲述了在新兵营中“傻瓜”比尔因为身体肥胖,运动神经不发达而拖累整个班,最后在环境压力下变疯,选择了自杀。

《全金属外壳》的第一部分与《比利林恩》的相似之处就在于二者都与战争有关,比利是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而比尔是在越南战争期间。同是战争背景下的人物,但细看造成他们心理变化的并不是战争本身的冲击,却都是外界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摧毁了他们。

“傻瓜”比尔因为教官的训斥而变得软弱,同伴们因为他受罚而在夜晚殴打他,但这并不仅仅是导致比尔变疯自杀的原因。真正让比尔自杀的是这个国家制度带给他的压迫,周围的环境促使他变成了为国打仗的战争机器,以至于最后变成了只知道条例以及军队的行尸走肉。库布里克很赤裸地展现了这一点,虽然显得有些戏剧化,但非常深刻。相比不同的,在《比利林恩》中就会表现的现代化一点。在饭桌上,当石油暴发户拿他们这些战士当做自己行为的挡箭牌时,班长说:我们收钱就去打仗,只要给这些小伙子一把机枪和两罐红牛,他们就会把一切会动的东西全部轰烂。这句调侃的话语不但印证了所谓国家的“战争机器”,而且又极其的适应了《比利林恩》的年代,回到了影片的中心。相同的本意,在两部年代不同时代背景不同的影片中也会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上映之初,西方媒体并没有给予非常大的肯定,更多的是一种对激烈战争场面期待后的失望。但影片却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单单是最新的科学技术,观众更是被这位19岁少年的内心“感性战争”所感动。相比与在战场上的激烈厮杀后产生的痛苦回忆与思考,李安中场休息期间的平静内心战争才显得更为可贵和成功。

引用文献

杂志:《环球银幕》2017年第8期 出版:中国电影出版社

图书:《存在与虚无》【法】让-保罗-萨特 陈宣良 等译 杜小真 校 三联书店出版


[1] 摘自《环球银幕》2017年第8期21页

[2] 摘自《存在与虚无》【法】让-保罗-萨特 58页

©本文版权归作者 闪灵Shining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