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夜来香

好一位华语影坛无名大师原创

毒sir
2017-12-08 12:05发布影评

今天一睁眼,朋友圈就被一支单曲刷屏——

《夜来妖》。

演唱者,陈冠希。

是的,冠希哥为某新片唱了主题曲,全程普通话!

听者中毒。

从名字到歌词,妖气冲天:

狐狸精跟我洞房

条件和人不太一样

……

单曲循环第11次的时候,Sir顺便扫了一眼这部片的海报。

海报嘛,就是给路人看的。这么不直观的海报,路人怎么看啊……

半天才看清楚:一只狐狸望缆车,没有爱情元素,没有人(小得和鼻屎一样大),一团团莫名其妙的雾(想半天这雾应该是狐狸的妖气)……

当自己是反雾霾公益海报啊?

我爱夜来香

好吧,看在冠希哥的份上,Sir给你推荐海报师。

内地的,黄海是一个。

香港,也有一位老海报师重执画笔了——

阮大勇

我爱夜来香

今年4月,他刚被授予香港电影金像奖“专业精神奖”(专门表彰幕后影人的奖项)。

颁奖理由——

他的一双手成就了很多很多部最佳电影。

其实,被金像奖垂青之前,阮大勇已经声名在外。

网上的海报艺术追随者们,都口封他为:

香港电影海报教父。

阮大勇是1942年生人。

他在江湖的1975年到1992年间,正是香港电影辉煌时期。

出道18年,电影海报超过200张,全手绘。作品包括但不限于许氏市民喜剧、李小龙功夫片系列、成龙动作喜剧系列、周星驰无厘头系列等。

我爱夜来香

阮大勇不完全作品集

量多,质还优。

要知道,在那个“海报定生死”的年代,阮大勇可是影界财神。

那时的海报几乎是电影唯一的宣传。戏院贴出海报,几秒内吸引不了行人买票,这部戏就完了。

而阮氏笔触,出了名的鬼马、传神。

据说,当年阮大勇海报一出,路人没看过戏都能笑出声。

许冠文三兄弟17部电影作品,经阮大勇画笔,出了11部票房冠军:

“我好好运,这个画家(阮大勇)好像魔术师一样,经过他的笔一画,个个像被催眠去排队买票。”

著名演员钟镇涛:

阮大勇这名字是神级

他画的电影,全部大卖

我爱夜来香

业内海报设计师:“阮先生的海报是手绘,每一张都是艺术品。”

漫画家直接来了一个三生有幸式摊手:

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认识到他!

我爱夜来香

总之一句话——

“无论你懂不懂艺术,都觉得他强劲!”

但凡高人,从来都属于世外。

阮大勇也是如此,人在江湖,江湖不见他踪影;92年退隐,江湖还有他的传说。大多数时候,不见其人、只见其画。

感谢纪录片《海报师:阮大勇的插画艺术》,我们才能靠近这位神人……

来,开撸,一起沾点财气吧——

上世纪四十年代,阮大勇出生于浙江慈溪。

阮父弄书画,耳濡目染,阮大勇5岁就开始拿笔在墙上乱画。

小学到中学,一直是班上画画最好的那一个。

我爱夜来香

但在五六十年代的内地,家人根本没心思培养他的艺术细胞。

初中毕业后,他随父亲去了香港。

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央纱厂当学徒,负责验纱和棉花的质量。后来管理报表,每天填写一式几份的复印纸,下笔很大力。阮大勇说,“所以我现在写字和绘画,力度很大。”

后来经熟人介绍去了广告公司,与电影结缘——

第一部海报作品,许氏兄弟的《天才与白痴》。

当时的阮大勇粤语不好,英文不会,连剧情都没听懂。只好闷头翻剧照:天才一定是许冠杰咯?白痴是许冠文咯?

落笔——“白痴”头上插满治疗精神病人的电极,“天才”手揽聚宝箱、头顶鱼缸镜,呼应深海探宝的情节。样稿交上去,贴满全港大街小巷。

我爱夜来香

从左至右:海报、原手稿

四十几年后,许冠文再次见到阮大勇,仍意犹未尽地问——

“我自以为斯文,看过你的画我回去照镜子,'我真有这么夸张吗'?”

跟着,这位搞笑巨匠又若有所思:

他的眼光与别不同,他笔下有独特的、一种展现幽默的天才。

许冠文口中的这种“天才”,是什么天才?

有自己独到的审美和幽默感。

随手翻出几张阮大勇早期海报,虽然是二维的传统画面,但连90后都看得出有意思。

精细如《我爱夜来香》(1983年)。

你看每个人物,表情细腻不一,这哪里是画画,简直是人物性格的白描!

高低纵深极长,但底部的小钢琴、台阶的阴影、砖缝也清晰勾勒。

“画中有画,非常绝。”

我爱夜来香

流畅如吴宇森的《豪侠》(1979年)。

有写实,有写意。画出功夫格斗不稀奇,人家还画出了中国武侠的哲学精神。

人手落笔的水彩技巧、一层一层的块面光叠……电影般一气呵成。

四个字,化静为动。

我爱夜来香

再有,传神如《青蛙王子》,三女夺一男的爱情轻喜剧。

在阮大勇笔下,三女极尽撩骚之能事,男怨女痴全在画中。

男主扮演者钟镇涛说,“一眼就知这部很好看,这是宣传上最重要的。

我爱夜来香

你不要以为,当年发达的香港,这样的海报很多见。

此前香港电影的海报,常常保守得和教导主任差不多,没什么商业性。

直到阮大勇出现,香港电影圈才开始流行一种迷信:

得阮大勇者得天下。

80年代前期,邵氏、嘉禾,阮大勇供职的新艺城三足鼎立。

因为声名在外,阮大勇揽过不少嘉禾的私活,如李小龙的海外系列……直到老板隔天专门嘱咐,“不许再给嘉禾画海报。”

(阮大勇还是太老实,三家公司抢你,那你不如直接开公司接单好了……)

活一好,跟风的就多,但技术能模仿,你以为审美也能模仿么?

要说阮大勇的审美核心,那必须是人物。

一来,只画人物;二来,喜欢在人体头身比例上搞变形,通过缩放达成一种夸张的幽默。

这才是阮大勇爱玩的把戏。

我爱夜来香

也是他的“天赋”:

阮大勇先天近视,而且两眼度数相差很大。小时候用左右眼看东西一边大一边小,所以他从不写生,只画人像。

也因此他喜欢缩放人物特征——仰仗镭射般精准的观察力。

其实我画时没想太多,或许我是喜欢把一些人物固有的特征再特别夸大,更得心应手。

洪金宝的神,在一个“圆”字。

脸圆、身圆、眼睛圆,一瞪萌人又瘆人。头身上重下轻,活像空心冥偶。

既合人物神韵,又点题,《人吓人》。

我爱夜来香

退休后他也有画作:

乐基儿 = 肥唇、叶问(梁朝伟)= 咏春手、教父(马龙·白兰度)= 大下巴,死扣人物。

我爱夜来香

但阮大勇最引以为豪的,还是李小龙系列。

“是所有画李小龙的作品中最传神的。”

香港李小龙学会会长黄耀强说,阮大勇对李小龙的观察可谓“毒辣”——

他说李小龙的肌肉,'剥皮田鸡',零脂肪、一条条。

我爱夜来香

《精武门》《猛龙过江》《唐山大兄》《死亡游戏》

恭维话,不是说说而已。

2005年,香港维多利亚港树李小龙铜像时,因为雕刻师把握不到李小龙的气质神韵,那位会长差点跟人吵起来,“太抽象!”

最后请来阮大勇做顾问,他才愿意收货。

我爱夜来香

虽然在香港,阮大勇是财神,是迷信……

但阮大勇只愿自称“画画佬”。

术是其次,他奉的,是执画笔者内心的道。

1992年,他携全家移居新西兰。妻子病逝后,他闲不住,又拿起了画笔。

其间像曾志伟一般的重咖,辗转求他出山,他婉转拒绝。

是家里守着金山银山吗?

不,只是心境淡泊罢了,缺钱花,就在旧作中挑一幅不心疼的,以市价卖。

我爱夜来香

几十年不变的手艺,他的创作已经有点“老顽固”。

再拿画笔,阮大勇仍坚持手绘。

现在他怎么画?

屋子小,铁门当画板。

铅笔、细线笔,将线条一点点勾勒。

我爱夜来香

接下来就是上色。

因为有手汗,不用水彩,只能用抠得很淡的丙烯,像水彩一样,一层一层加。

年纪大了,一天只能画一个半小时。

我爱夜来香

我爱夜来香

我爱夜来香

但他仍觉得,手绘好——

“你们喜不喜欢是一回事,我就老老实实画,从来没有偷鸡(投机取巧)或者用什么特别方法,全部用手用脑用眼去画。”

九十年代初,出了名好尝新的徐克就向阮大勇推荐用电脑画海报,阮大勇果断推辞,“我不是电脑时代的人。”

其实反过来想,这也值得骄傲。

这个主动与时代划清界线的“老古板”,的确用人手战胜过机器。

当然也不是说,人家就不开拓新事物。

近年来,他又在练习告别鬼马风格,尝试写实。

夸张变形没有了,人物的“神”更细腻了——

一个拢肩、交脚的动作,便是十二少本少。

我爱夜来香

慢慢描、细细抠、死死抓,今年75岁的阮大勇,还在用自己的方式尝试新突破。

可能也正因为此,阮氏一直是某种保证——

高品质。

也就难怪,七八十年代,戏院门口常有这种怪现象。

阮大勇的海报前一天晚上贴上去,第二天就不见了……

后来发现,很多粉丝专门潜伏在戏院附近,趁胶水未干,整块揭回去珍藏。

钟镇涛对此羡慕得要死:

希望可以珍藏一张原画

我爱夜来香

从创作第一幅作品到如今,42年了。

我们仍然迷信阮大勇,他的画作仍然一纸难求。

人人都想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请叫我的全名达闻西

欢迎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或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毒舌电影APP,更多精彩等着你!

我爱夜来香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sir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