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无可奈何的花落

A.sh
2017-12-07 11:26发布影评

本着先抑后扬的态度,说一下电影的缺点。这部电影是一部话剧成功后转编电影的半成品。之所以是半成品,就电影来说,改编是存在缺陷的,导演的功底不足以撑起整部影片,以至于我们在电影的后半段,看到了硬生生推向的结局,仓促无力,再也无法展现出戏剧一般的效果。可是,电影确实很有表现力,表演极具张力,灯光摄影都可以算是上上之作。演员突破了话剧的桎梏,注重用镜头语言表现故事,相对于以往的改编来说,无疑是最成功的。虽然后半截还是看出了话剧的影子,总体来说,这部电影相当不错。

张一曼是个怎样的人,真的不好评论。行为放荡,向往自由,随心所欲,只无心机,大概都是吧。不可否认,她是个悲剧,她幻想的破灭,肉体的死亡,代表着悲剧的升华和告一段落。我对女生自由的生活没有怨言,但是,姑娘,学会保护自己,好么?

站在道德的角度,张一曼是有悖常伦的。社会秩序不应该是那样的构造。如果放在一个封闭的小环境里,这点过失也就微不足道。身边的其他人却误读了他发出的信号。她真正向往的,是一份纯真、毫无顾忌的爱。上天不垂怜,始终不可得。曾经,那个学校承载着世间的美好。铜匠的真,孙佳的善,张一曼的美,裴魁山的痴心,周铁男的直率,孙恒海的敦厚,以及,梦想。他们曾做过错事,被流放至边远山村,因为梦想凝聚在一起。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无奈的承受着努力未果的命运。可是,驴得水的存在,使他们有了新的希望和斗志,暂时满足自身存在的物质需求。这个世界,美好只存在于稳定之中,一旦打破平衡,美好便会被撕碎露出它的狰狞。

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多的孰是孰非,一切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裴魁山由爱生怨,把自己的不如意归咎于张一曼的身上。我们活在这个世界,总要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借口,不是吗?人向来是很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孙恒海的懦弱,助长了身边的施虐倾向。看似掌握大局,只不过是大家堂而皇之的一个借口。孙恒海是张一曼最后的心灵壁垒,我们却看见了他无数次变成施虐的突破口。这本是一群被遗弃的弱势群体,最后却拿起了屠刀,变成了施虐者。大家都有着冠冕堂皇的借口,来解释自己是被改变,这种改变身不由己。是啊,我们能多少次坚持自己。我们改变不了别人,到最后,我们只能选择改变自己,变成那个自己讨厌嫌弃的那个人。一切过去,真的就能如旧?这是自我欺骗,还是粉饰虚荣?

最后张一曼只能把枪举向了自己。曾经,是周围的这群人保护着她,危难来临,是身边的人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她爱着铜匠,伪装后的铜匠,却最终看透了铜匠的骨与皮。活着已无可恋,不如死去。孙佳的善良在这个环境再也无法伪装下去,选择离去。撒了一地的跳跳球,意味着,曾经那份真挚与美好,也不过是心机。此地已无可恋,不如归去。

铜匠本来就是个悲剧。当然,他无知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幸福,一旦接触到了美好,他再也回不到过去。一个人歇斯底里,会把美好的东西撕碎,发泄自己的愤懑。他选择了张一曼的头发,孙恒海剪掉了张一曼的头发,那美丽的头发。张一曼的美好彻底被打碎。支撑一个人精神世界的,是幻想和无忧的现实世界,幻想破灭,是世间最残忍的事。张一曼幻想的美好,世间承受不住,破灭才会是最终归宿。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你在何方~~~”歌声曾是那么美好。美好毕竟是短暂的。一如电影。电影最隐喻的部分,在于我们为了目标不择手段,最后的结果是不是可以被认可?我们的生活中,有一个孙如海一样的校长,是幸或是不幸。当然,最后孙恒海和几位教师依旧活跃在教育行业,是否就预示着,我们周围的环境其实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小人。张一曼曾经活在我们的心里,有一天,终将死去!


©本文版权归作者 A.sh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4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