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聂隐娘

对镜自视,奋舞而绝 ——浅析《刺客聂隐娘》风的意象

Indestructible🏃
2017-12-03 11:42发布影评

《刺客聂隐娘》颠覆了常理上电影要“讨好”观众的认知,将气韵的质朴和美感在平静的镜头中展现出来,而“风”就是高度表达这种高贵气韵的完美工具。“风”的无形性决定了它是无法被直接感受到的,这就为它的多元多样解读奠定了基础。导演在片中运用多种元素来表现无形的风,进一步用“风”来解读人物、体现风格。

一、解读人物:窥镜自视,寻回自我

本片无论是演员表演还是叙事线索都大面积留白,给不少观众留下了观影难题——看不懂。但是正是这大面积的留白才给影片留下一种开放式的美感,用意象来点化人物情感,用空镜头渲染情绪,把影片的气韵扩张到无限大。

刺客聂隐娘

“罽宾国王得一鸾,三年不鸣,夫人曰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见影,悲鸣,终宵奋舞,而绝。”窈七就是那只舞镜的青鸾,她孤独的穿梭于风间,“一个人没有同类”。“风”的不同,反映窈娘内心的情感变化,也从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解读了这个人物。窥镜悲鸣的是窈七,对镜奋舞的是隐娘,奋舞而绝的也是隐娘,从此她就只是窈七,是人性最终战胜“道”的本真的窈七。

刺客聂隐娘

影片一开始的空镜头里,树叶随着大风沙沙的响动,几头驴子在树下吃着青草,接着窈娘和道姑就出现了。隐娘“如刺飞鸟般容易”的结果了大僚的性命后,又出现一个空镜头:被风吹的狂舞的树叶在虚处,安静处之的花树在实处。

刺客聂隐娘

窈娘对杀戮毫不犹豫只是表象,沙沙响动的树叶才是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她内心存留善念,对师傅道姑的“以暴制暴”理念怀疑但又不违抗,表达出了矛盾又复杂的情感,这是窈七这个人物初始的内心状态。这之后,她就开始了,或者说她一直在选择杀与不杀、救与不救之间徘徊不定。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我们看得到,窈七对过去是有留恋和遗憾的,她回到魏博后想起了当初教她抚琴的公主娘娘,想起了“青鸾舞镜”的典故。一只悲苦至极的青鸾选择了用奋舞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窈七说,公主娘娘是那只青鸾,但从舒淇的表演中观众可以感觉到,窈七真正想说的是她自己是那只青鸾,“一个人,没有同类”。窈七悲哀自己的孤独,内心对青梅竹马仍然有所留恋和怀念,田季安向瑚姬诉说与窈七的情愫时,在风的吹拂下漫舞的青帷缥缈灵动,是对窈娘内心留恋和犹豫的最好表达。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这一块青帷隔在三人中间,风动,衣衫动,人不动。导演用了很多主观镜头来表现窈七看到的田季安,若隐若现、忽明忽暗、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窈娘至此决定放下师命,以决绝之心,守卫微博和朝廷的安稳、守卫魏博各方势力的平衡。这是窈娘内心对于善恶评判尺度的觉醒。

二、体现风格:古诗风韵的侯氏美学

本片不像《赵氏孤儿》那样模糊化历史背景,而是在唐传奇的基础上进行创作,但是导演并没有完整的叙述人物关系,也没有过多的戏剧冲突,一切都是在很平淡的气韵中徐徐展开的。虽然是基于历史,但是却刻意抹掉了最核心的部分,只剩下事件发生前后人物的状态。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刺客聂隐娘

比如打斗,窈七的高超武艺不是通过各种眼花缭乱的运动镜头来表现,而是用到了大量的长镜头去拍打斗前后双方的出场、不动声色中的剑拔弩张以及窈娘胜利后孤傲离去的背影。这种侯氏美学显然是难以被普通观众接受的,但它的确是充满着气韵美的,是充满着古典诗词留白的韵味的,就像现实主义风格作品《诗经》的大量留白一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基于这样的美学理念,“风”就成了填补这些空白的道具,在不同类型的风中,叙述核心部分的内容被很隐晦的表现出来。

©本文版权归作者 Indestructible🏃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8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