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

由釜山行所引出的

866077199
2017-12-01 16:45发布影评

僵尸片的硬核

僵尸片有硬核吗?有。僵尸片已成为欧美的成熟片种之一,我毫不怀疑其诞生仅仅是因为单纯的银幕上的感官刺激,那腐烂的脸庞,残缺的躯体,那血肉分离的场景,牙齿啃噬骨头的声音,如此真实又触目惊心。我们把自己最害怕的噩梦放在了银幕上,这噩梦如此古老,于亿万年前植于我们灵魂深处,在亿万年后再于银幕上跃出,这就是对“被吃”的恐惧。
曾几何时,我们的始祖仍是自然的一部分,食物链上的一环,他们是很多动物的盘中餐,他们整日最担心的,就是被吃掉。他们可能会死于癌症或地震,他们或许有一万种别的死法,但他们并不会感到现实的恐惧,因为他们不理解癌症、也不懂得地震。但对被吃,对那种牙齿咬碎肉体,肢体离开躯干的恐惧,却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所以现在的我们不会害怕汽车,却会无端害怕路上行走的狗,哪怕每年死于车祸的人远多于死于狗咬的。
再来解构一下“被吃”吧。害怕“被吃”不仅仅出于对死的恐惧,也是出于对完整性丧失的担忧。完整性即独立性,而独立性是理性的基础,我们因从一片混沌中独立出来而拥有理性。我们之所以能感到自我,感到存在,是因为我们自成一个内在封闭的体系,相对独立,独立于其他人,其他事物。任何一部分的缺失都似在体系上打开了一个缺口,意味着独立性的流失,也意味着自我的丧失。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说,“被吃”意味着我们重新归于冥冥,归于混沌,理性不复存在的基础。所以,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
僵尸片不仅放大了“被吃”,还无意中解构了“吃”——这一人类存活的基本活动——在把什么狗屁饮食文化和营养成分扔了之后,你会发现吃这一行为本能性的苍白。僵尸没有智商,只会吃,他们或许连欲望都没有,而仅仅是机械地执行吃这一举动。僵尸吃人,就是低级同化高级、麻木同化清醒、混沌同化理性、非人同化人性的过程,就是人降格为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的过程。你看似是病毒的蔓延,其实蔓延的是做人资格的丧失(这句话好翻译腔。。。)。之所以那么多导演钟情僵尸片,也是因为它能直接地表现人性。人性之珍贵,在其迅速丧失的过程中充分体现出来了,而我们平时并没怎么觉得。我们虽然自私贪婪无知,虽然撒谎易怒滥交,但当整个世界都将沦为地狱时,人性中最珍贵的部分,那一点极微弱的光,就显得闪耀而刺眼了,正是这点光贯穿了整片漆黑,成为礼崩乐坏时唯一的烛火。这是人类存在的最大意义,也是僵尸片最高层的主题,而釜山行就是试图展现人性丧失过程中种种激烈矛盾冲突的典型僵尸片。
釜山行
回到釜山行这部影片大部分恐怖片都会有一个幽闭空间,一伙人在空间里被某个威胁逐一杀戮——恐怖片无非玩的就是这种套路。釜山行这部片子,在没有高成本展现类似僵尸世界大战那种大场面的情况下,把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放在一列火车上,是很聪明的选择。故事中所有恐惧都因车厢的狭窄受到挤压,变得更为庞大和突兀,而追逐和逃跑则因流线状的场景呈一种单一路线的状况,即意味着被杀戮者在场景里基本只有一个单程路线,随着杀戮者对空间的一步步占据,被杀者只能越发地向终点靠近,直至无路可逃,矛盾和戏剧冲突会更强烈,而被杀者如何逃出生天,脱离这个空间,则成最大悬念。僵尸的设定和僵尸世界大战差不多,速度快而灵活,但又给出一个缺陷是几乎没有视力,并且围绕其作了一番文章,人类的智慧也得到体现。僵尸片在欧美已呈两种趋势,一是过于娱乐化或动作化,类似生化危机,纯以展现枪战打斗和血浆为主,二是对人类社会的后现代解构趋势,代表作是英国的《僵尸肖恩》,在这种片中僵尸作为一个符号出现,例如僵尸肖恩中僵尸隐喻的就是现代都市中,像僵尸一样存在的我们(类似蚁族的概念),而在欧美常见的还有僵尸拟人化现象,例如我的僵尸女友,例如一部十分流行的小说——讲述一个僵尸吃了一个人脑,随后拥有了部分记忆,爱上了脑的主人以前爱过的女人。这类作品玩味的是人性在不稳定状态下的各种有趣表现,人和非人,记忆丧失和记忆保留存在于同个个体身上,使得影视作品有了很大的表现余地,属于前述僵尸片“硬核”理论的延续。而釜山行不同于他们。釜山行回归的是传统恐怖片或者说灾难片的套路,僵尸就是实实在在的僵尸,只会吃,没有类人化倾向,在僵尸片被玩坏了的当下,算是一种回归。釜山行的主题也十分鲜明,探讨的就是人性在急剧冲突情况下的善恶斗争——灾难片的老梗,不过影片在表现这一点时过于一刀切和套路化了,坏人极坏,好人极好。而主角作为资本主义社会一个有瑕疵的人(自私自利)在遭遇危机时的慢慢转变,慢慢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直至为了别人、为了自己的孩子而牺牲,这一过程也过于套路,以至于我们都很熟悉了。应该说,从剧情内容、拍摄手法、到主题表现、人物形象上,《釜山行》都是一部非常套路化的标准商业片,流水线上的常规产品,没有出奇之处所谓亚洲式的僵尸片横空出世云云,是不成立的,因为它的所有元素,无非就是对好莱坞模式的复制。当然我们仍要佩服韩国人,因为作为商业片,好莱坞化是一个褒义词,说明你跟上趟了,你的电影工业现代化了。而我们知道有些国家,学也学不像,又或者偷着掖着想学,表面上又装作嗤之以鼻状,说一些“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之类的话,结果只拍出一堆一两个小时的MV来。影片中还值得注意的是车门的设置。影片很巧妙地利用了车厢门作为一个分隔场景的道具。当车厢门都为打开时,所有追逐和杀戮畅通无阻,恐惧迅速蔓延,整个剧情呈紧绷状态,而当车厢门关闭时,某一节车厢就成一个临时喘息的场所,剧情稍缓,人类内部的矛盾(支线矛盾得以展开)。整个剧情的张弛就靠车厢门的关闭来调节,让观众的心跳随之忽快忽慢。车门在这里成为一个道具,把一节节车厢天然地分割成一幕幕场景,类似舞台剧,或者小说里的章节。

影片的最后,主角在逐渐僵尸化时,其记忆里出现的却是女儿出生的场面,直至微笑着成为一具僵尸,这一段镜头非常漂亮,表面是拍“死”,是拍“去人性化”的过程,但实际上却是拍“生”,拍人性中温暖、善良一面的升华,这段镜头完美地传达了影片的主题“在僵尸片的世界里,难免被咬,变为僵尸没什么大不了,重要的是你曾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存在过。”(当然这一主题其实逻辑是有问题的,此处不赘述)

©本文版权归作者 866077199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4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