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

10年了,才终于看懂这部电影

宋涵杂谈
2017-12-01 15:18发布影评

整整10多年了,再看一遍这部电影,才觉得多少能看懂一些了。

当年看,只看到了热热闹闹的情节和美若天仙的张曼玉王祖贤,其余则觉得三观不正,尤其是对青蛇色诱许仙耿耿于怀。那时候的心里只有一元的价值观,就是只有是非黑白曲直对错,哪懂得善恶其实没有那么分明,人性的复杂也根本不是泾渭两分。

影片设定在人妖难分的南宋时期。一开场,才20岁出头的赵文卓饰演的法海和尚一亮相,那一个帅气,简直叫人挪不开眼睛。这会儿他正一脸正气,威风凛凛站在台上俯瞰众生,台下各种人形怪物丑态毕显,心中若有所思,口中喃喃自语,“人“?

什么是“人”?生下来是人形即是人吗?

一位慈眉善目、道骨仙风的道长逍遥自在、人兽无害地飘过,一边飘一边唱着开心的歌谣:啷哩个啷啷哩个啷,艳阳天好风光,红的花绿的草,我乐呵呵向前跑,踏遍青山人未老。

但是却被法海和尚识破,这是一只“妖”!哪怕已在佛前长期吸收佛荫,性情和祥,但是妖即是妖,非得收服不可。

可是妖收服了,妖带在身边的一串佛珠,却灵气不散,难道自己竟然错了么?不可能,我怎么会错?妖就是妖呀,怎么可能收错呢?

法海和尚在林间拔足狂奔,忽然听到有人在大声呻吟,同时竹林上空有两条蛇盘旋其上,走近细看,原来是一名女子正在雨中产子,两条蛇是为她遮挡雨水。

这是青蛇白蛇与法海在紫竹林的第一次相遇,法海将带有灵性的佛珠留下,青蛇深深地记住了这个紫竹林的和尚。

接下来该是白蛇青蛇露面了,那是最貌美如花的张曼玉王祖贤呀,她俩腰肢扭呀扭呀,行人纷纷扭头侧目,掉水里的掉水里,碰着头的碰着头,各种出丑。弹幕上有人说,光是看她俩这么扭来扭去的扭屁股,都能看上一个钟头。

那是她们最青春无敌的华年呀,最盛世的美颜,最柔媚的身段,她们即将在人间展开最勇敢的追寻,最炽烈的爱恋,为真有有人形有人心,真正体验凡人的感情,残酷地将天真埋葬,绝望地将为爱情殉身,终于尝尽痛苦的滋味,流出人间的眼泪。

多少人感叹,看过一遍又一遍才看懂。这样一部包裹着人妖和情色的外壳,讨论人性、佛性、爱情、伦理的片子,即使看不懂,也不会影响看片的乐趣,狐媚的蛇精,英气的和尚,纠缠的情节,浪漫的音乐,每一样都叫人过目难忘。

而当你慢慢长大,尝过人情冷暖,经过人世悲欢,你才会发现,李碧华和徐克以怎样的通透和练达,刻划生而为人的欢乐幸运和美丽哀愁——妖修行千年万年,只为能体验一回凡人的感情;而我们生而为人,却不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情,到头来是一只妖来教会我们什么是爱,如何去爱。

青蛇

这条道行只有500年的蛇妖,什么都不懂,只因为要追随姐姐,才来到人间。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做人,做人有这么多规矩,不好玩;人必须要说慌,这么有难度,好难学;不明白什么是七情六欲,姐夫你教教我;不懂得怎么会流眼泪,拼命挤也挤不出来;法海我明明赢了你,你为什么不承认……

天真烂漫的心性,无知无畏的年纪,什么都不懂,正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姐姐有的,我都要有。一切不过是模仿和输赢,并没有感情。但是她近乎残忍的天真,才让我们看到人性的不堪——平凡老实如许仙,也是如此不堪挑逗、心猿意马,摇摆不定,人性真的经不起考验,人间的感情到底真的可有忠贞?

姐姐找一个男人,我也要找一个,不如就找那个紫竹林的和尚吧。姐姐你说他法力高强,我偏要试一试去征服他。大抵少女成长的阶段,都会被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男人吸引,靠近他诱惑他,在他那里证明自己是有魅力的女人。那一场水中斗法的戏,简直是魅惑的极品。

这些我做到了,姐姐,连你做不到的,我也做到了。 “你说我没有定力,原来我发现个个人都没有定力,包括飞不出你掌心里的老实人,还有终日说要敬而远之的和尚。”

可是,这些都算得了什么呢?“姐姐,你老说人间有情,难道妖就无情吗?我们姐妹相处500年也是情!你当我是人那样想过我吗?”

姐姐离开了,最后的小青,也终于有了流泪,可是她说,“我来到世上,被世人所误。你们说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真好笑,你们世人都不知道,等你们弄清楚,也许我会再回来。”

白蛇

这个修行1000年的蛇精,真的是心思玲珑剔透,将一切看透,却仍然全心投入,努力认真、全心全意经营自己想要的生活。

为什么要选许仙?“因为他老实呀,好相处呀”。尽管她知道,“其实男人没一个老实的,你一迷住他的时候,他就会立即不老实”。

但是她还是低眉顺目、满腔柔情,说谎也好,装傻也罢,只想将这一份俗世的幸福,用心守护,用心把握体会,“不让他飞出自己的手掌心”。

以她千年的冷眼,她实在太明白,哪一份情爱不是这样呢,享尽它的甜美的同时,就要品尝它的苦涩滋味,还要用尽心力对抗一切外界干扰和诱惑。换个男人又如何,爱本来就是冒险加勇气,不如珍惜眼前人,酣畅淋漓地享受过程的美好,不失望不抱怨,就这样最好。

小说中有一段文字,白蛇说:“看,这里有一丛花,我说最爱的是那一朵。有一个人听见了,他自我身边走过去,慢慢儿摘取,替我插戴起来,哎!这真是人生难以形容的乐趣。”这是白蛇的聪明和痴心。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的宿命。你可以替她不值,但是她自己活得明白无悔又清醒。请问,有多少人能像她这样认真地活,投入地爱,拼命地生呢!

法海

他剑眉朗目,浩气冲天。他的眼里,自己是佛不是人,是人间正义的化身,只有对与错,正与邪,人与妖之分。因此,他毫不怜惜一只蜘蛛200年的修行,让人家现出原形;拂尘一甩,将人家的爱巢美舍化为荒山野冢,好教人“迷途知返”;大义凛然,带许仙到金山寺剃度,为的是“回头是岸”,全不管人家夫妻离散,是不是心甘情愿。

自己色戒难消,心魔未除,却不肯面对自己的真情凡心,明明输了青蛇,却不肯承认。一意执念于自己的是非判断,最终水漫金山,百姓遭殃、生灵涂炭;见白蛇产子,才幡然醒悟自己是否一错再错,偏于极端。

最终一句“小青”,多少让这个法海回到了“人”的位置,看到自己作为凡“人”的感情。

生活中有多少这样正义凛然的 “正人君子”,就有多少被枉死的“白素贞”!

许仙

这是世间最常见的“老实”男人,道貌岸然,多情善变。会几句词文,解一点风情,书生意气重,世事摆不平。

张爱玲笔下也多这样的男人,他们是女人保护的对象,他们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点点的温存即换取女人的身家性命。

书中写道:每個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

人生如此

浮生如斯

缘生缘死

谁知谁知

情终情始

情真情痴

何许何处

情之至!

人生谁能看得清,投入地爱,全力地活,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妖精,神呀,请多赐一些吧,而且一定要留住她!

难得B站还有资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62686/,趁还没有被删,赶紧去看吧!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宋涵杂谈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7

最新评论

  • Just do it
    Just do it

    °沵一转身丶流年苍白

    04-12 15:42 回复
    0
  •  °沵一转身丶流年苍白
    °沵一转身丶流年苍白

    0000

    2017-12-01 23:48 回复
    0

评论来两句...

2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