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家族

软科幻外衣下的家庭剧真的需要大团圆吗?

Forelsket
2017-11-29 16:33发布影评

不管是早期《五个扑水的少年》,还是前两年大热的《哪儿哪儿神去村》,矢口史靖似乎一直热衷于以单一的主人公视角展现青春辉煌,用现实主义的手法描摹年少冲动,结局也一直秉承着对美满时光的理想赞歌。

在新片《生存家族》中,矢口史靖有对以往的传承,也对自己做出了全新的挑战。首先是对题材的创新处理。虽然整体仍是扎根现实,却无处不升腾着一股怪力想象之气;矢口史靖沿袭着对现实细致入微的刻画,用一层软科幻的外皮遮掩住内层的写实主义,这一点与深田晃司的《再见》如出一辙,只是前者始终以欢脱的气氛与观众保持着友好的距离,用喜剧的形式承载着现代都市群像,而消除对停电原因的追本溯源之后,故事才有了更坚固的根基。抓猪一段尤为出彩,串起此前外表与内心所共同持有的渴望与追求,把都市与农村的生活情调做出行为方式上的横向对比,隐隐透露出一份魔幻现实之感。

生存家族

在此基础上,我们又可以将其与导演前作《哪儿哪儿神去村》进行对比,《哪儿哪儿神去村》中平野勇气主动选择回到自然,是少年成长札记,更是纯洁如神谕的自然讴歌;而《生存家族》则将其降级为被动接受,同时掺杂了都市症候群患者的水土不服,不免生涩,但它突出的一点在于对家庭整体概念的意识性强化,与整体在大环境下的种种变化,与之对应着个人化视角的弱化,因此各份境遇都不再是个人主观情绪上的忸怩,而是在客观物理条件变更之后的无奈之举。

生存家族

正如上文所说,矢口史靖的青春物语最终都能归档于团圆的母题下,哪怕是《哪儿哪儿神去村》中最后的离开,也可视为平野勇气对内心归宿的寻觅。其实在《生存家族》的观影过程中,我一直在期待着一次死亡,在父亲坠入水中之时,内心难免有窃喜之意,以为此次矢口史靖终于能够跳出传统的圆满结局,正式把死亡纳入影像文本讨论范围中;但遗憾的是,最终并未如预期般那样,只是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和死亡打了擦边球,讨喜却不乏深刻地完成了个体的自我救赎。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今年的《家族之苦2》中,山田洋次终于实现了第一部未雨绸缪的葬礼,以轻松欢闹的气氛藏匿住对死亡的沉重思考,笑泪横飞。可见,死亡并非对传统大团圆结局的否定,反而是对其的深化延续。

生存家族

©本文版权归作者 Forelsket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4

热门评论

  • 晨雾
    晨雾

    这就是传说中的抖M属性吧.

    2018-02-08 18:10 回复
    8

最新评论

  • 晨雾
    晨雾

    这就是传说中的抖M属性吧.

    2018-02-08 18:10 回复
    8

评论来两句...

1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