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棒

抄着手开无双,一个浪人的义歌

羲和
2017-11-29 12:46发布影评

《用心棒》在日语中就是打手的意思,不过就是一些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鹰犬。

整个故事情节其实相当简答,不过是流浪的剑客周旋于两个黑帮之间,最终让两大黑帮败亡,还了小镇一个太平。

但整个故事妙就妙在故事与片名的遥相呼应。

影片一开头,三船敏郎饰演的三十郎只是一个平凡的浪人,他四海为家,流浪度日,甚至连喝水吃饭都只能靠人家接济。

但他拥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艺,却从不曾用这一身武艺为自己牟取分毫的利益。

而这,正是用心棒一名的点睛之处。

故事开篇,镜头推移,三十郎在流浪,依旧毫无目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所以他居然依靠抛树枝这样的方法,决定前进的方向。同时,也隐喻着,三十郎有了自己的方向。

随着枝杈的落地,三十郎再度踏上了流浪之路,却偶遇了一对争吵的父子。父子二人为儿子去做流氓打手一事而争吵,而此处用的词,依旧是“用心棒”。因为父的鄙视,让三十郎感到兴趣,从而来到了故事的舞台,被两大黑帮瓜分的小镇。

整个故事的发展中,两个人的变化刻画得尤为独到。

一个是三十郎寄宿的酒馆老板,而另一则是酒馆隔壁棺材铺的老板。

两个人的态度与心情,随着故事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棺材铺的老板,最初,他不过是个市井小民,为生计而悲喜。两方黑帮相斗,只要死人,便都会买他的棺材。他,对于黑帮的态度,是高兴而欢迎的。

其中,两个镜头尤其生动。

一个是三十郎刚到小镇时,棺材匠面对黑帮老大丑寅的弟弟亥之吉的提问时,做出的回答。亥之吉问棺材匠生意如何,棺材匠答昨晚你们订了两个。亥之吉为此生气时,棺材匠立马说对面订了四个。

提问与回答,由始至终,棺材匠都是笑而谄媚。无论他的话真与假,从他的语气中便不难看出,他根本不关心人的死活。无论两方哪一边死人,对他来说都是利益。所以他才会从开始一直到结束都是开心的。

而剧中,由于三十郎挑起的两方大战,死伤者无数时。棺材匠是郁闷的。酒馆老板问他,死人这么多,应该高兴才是,他的回答只是:“死的人太多,用不着棺材了。”这里的台词无疑设计得异常巧妙。棺材匠生意不好,无疑是肺腑之言,但也让他从生计的忙碌中回过神来,开始了反思。

这个形象,与几分钟前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在影片几分钟前,因为巡抚的到来而被迫中止的两方恶战让棺材匠郁闷不已,天天在酒馆借酒浇愁。而在听到三十郎说巡抚明天就走时,他喜悦的模样,无意让他丑态毕露。

而后,三十郎因计划暴露而身受重伤,棺材匠不再作为一个看客,而是帮着酒馆老板帮助三十郎。尽管第一次,他因为惧怕丑寅一伙落荒而逃。但最后,却是他代替老板将刀送到了三十郎手中,并通知三十郎老板出事。完成了一个小人物的升华。

另一个配角形象,就是从片头一直在帮助三十郎的酒馆老板。

他作为一个市井小民,他是怕事的,也是逆来顺受的。当三十郎表现出想要帮助小镇居民的意向时,他的反应异常激烈,甚至让三十郎滚出小镇。在他看来,三十郎无异于炸弹,只会让他们这样的平民生活更加糟糕。

在三十郎说自己当了打手之后,老板是鄙视的。他认为,三十郎与两方恶人,无非是一丘之貉,所为只是钱罢了。

而在得知三十郎帮助卖妻的农夫找回妻子后,老板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开始认同三十郎,并在最后帮助三十郎,让三十郎得以消灭恶势力。

从头到尾,老板都扮演了一个小市民的形象。他逆来顺受,在两个黑帮的夹缝中求生存。他反感三十郎,并不是因为不信任三十郎,而只是害怕自己的生活现状发生改变。但他本性是善良的,从他在得知三十郎帮助农夫后诚挚的笑脸中便不难看出。

最后,再来说一说本片的主角。

故事从头到尾,关于主角的镜头,都是两种,一种是半身特写,一种是背面全景。

无论是三十郎刀劈流氓,还是周旋于两方之间,镜头都是半身刻画。无意给了他一种玩世不恭与正气凌然的形象。他的外表硬朗,往那一站,便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而他的全身镜头,却只有背对着镜头才有。一个片头,一个片尾。都是他踏上流浪的时候,一种孤独而苍凉的气息,油然而生。

三十郎无疑是一个英雄。

虽然他是一个浪人,一个打手,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钱。

但当他在看到小镇上的人们因为两方斗争而民不聊生之时,他所追求的却变成了正义,金钱反而成了次要的。他的一句“可以杀人,而且杀的都是恶人,何乐而不为?”,正是其正义感的绝佳体现。

此时的他,所求的不再是金钱,而是为他人求得一份太平。

这种侠客的精神,哪怕到他重伤之际也不曾淡薄分毫。

“走什么,我还准备大开杀戒呢!”

重伤之际,他依旧如是说着,在被老板劝说离开之时的执着,无意让他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

电影中,还有一个更令人记忆犹新的镜头。

在就出农夫的妻子后,三十郎将自己得自丑寅那里仅有的三十金全部送给了农夫一家。他那随手一扔的动作如此写意随性,此时的他,金钱已不是他所追求的,他所要的,只是一份正义。

最终,丑寅一伙让三十郎连根铲除。他的手中无疑已经染满了血腥。而此时,片头出现的农夫之子也出现了。在面对强大的三十郎面前,农夫之子惊恐地喊着妈妈。三十郎完全可以杀掉他,却只是说了一句“只喝粥,总比死掉好。”与最初父子争吵时儿子所说的“能锦衣玉食,我宁愿去死。”遥相呼应。

整部片子的主题,在此时得到了升华。

故事背景本发生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乱象丛杂,民不聊生。片中,也有着巡抚到来的一番特写。三十郎对于巡抚的嘲讽显得尤为扎耳:“怪不得一个芝麻大的官能坐这么好的轿子。”

官商勾结,奸人当道。电影无非是借着小镇,以点见面,将整个时代呈现在了观众的面前。

在那令百姓绝望的时代,人们是企盼着英雄的。

三十郎,就是一个时代的英雄。

他只是意志,而非个人。他或许并不存在,但一定活在所有人的心中。他快意恩仇,为民请命,却又不为功利,只求一份名为正义的心安。

正如故事里一样,他来时孑然,去时孑然。也许只有孤独与武士道,才是他唯一的追求。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羲和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2

最新评论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大镖客是西部式的牛仔故事,因为文化被禁不一样,所以其“侠义”必然与用心棒不同,也与我们的武侠不同。牛仔的快意恩仇,或牛仔似的侠义故事,七侠荡寇志(翻拍自七武士),黄金双镖客,关山飞渡,正午等等可见,文化上是有一定差异的。

    2017-12-30 20:46 回复
  • 羲和
    羲和

    用心棒在日语里确实有“雇员”的意思,引申出来,作为打手或者保镖都可以。不过老实说,荒野大镖客还是只得其形,没有翻拍出那种侠义的感觉的。

    永远的韩梅梅: “用心棒”不是保镖的意思?椿三十郎(续集才交代的名字,且续集远比不上这部)是一个非典型浪人的形象,说起是浪人,其更像是武士,只不过是没有了家主的武士,而不是传统意义上没了家主,没了生计后就不在有武士尊严,自甘堕落,利用武力欺压良善以营生的那种浪人。伊斯特伍德的大镖客再现了他的精神

    2017-12-30 13:14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我的看法是,扔树枝选择岔路口,表现的是三十郎的随遇而安与豁达,这也是后来他不在乎金钱,只为追求心中道义的一种铺垫。毕竟鲁提辖眼中的不是利落之人的李忠,是不会如此这般决定前路,必是斤斤计较,谨慎算计的。

    2017-12-30 01:27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三十郎像是我们江湖中的浪子,而不是一个浪人。浪子看似落魄却不落寞,也许行为乖张,却有自己的原则。浪子不是游侠,后者给人的印象更多是潇洒自如,锦衣怒马,众人敬仰。而浪子在众人眼中则是落魄与异类。某种意义上,游侠好似武士阳光正面,浪子却似浪人,被人另眼相看

    2017-12-30 01:18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用心棒”不是保镖的意思?椿三十郎(续集才交代的名字,且续集远比不上这部)是一个非典型浪人的形象,说起是浪人,其更像是武士,只不过是没有了家主的武士,而不是传统意义上没了家主,没了生计后就不在有武士尊严,自甘堕落,利用武力欺压良善以营生的那种浪人。伊斯特伍德的大镖客再现了他的精神

    2017-12-30 00:48 回复

评论来两句...

1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