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客栈

龙门一度见飞甲,客栈两扇见众生

羲和
2017-11-29 12:34发布影评

提起《龙门客栈》大多数人在第一时间想起的徐克拍的《新龙门客栈》,已经很少再有人知道在《新龙门客栈》之前还有一部《龙门客栈》。

其实故事相当的简单,无非就是江湖义士与权势滔天的东厂作对,勇救忠良之后。

影片开头,曹少钦打开圣旨,镜头给了圣旨内容,此时出现片名和演职员表。

这大概是上世纪电影的惯用手法,偌大的毛笔字像是直接写在镜头上,镜头翻动,每张还有印章,可以说每一幅都是书画佳作。

如此历史武侠剧,不用书法简直是糟践。

即便后世还有人效法,却已经拍不出那种沧桑却带着剑意的笔锋。

胡金铨的武打,有着其特色。

锣鼓点便是节奏,人物在踩着节拍打斗。动作虽然简单,但配以锣鼓,更像是充满韵味的舞蹈。

一招一式,一来一往,仅仅几招就气喘吁吁,大侠也不过如斯。

在那个年代的武侠片,打斗要扎马步,半曲着腿,像猫一样弓起背,随时准备着出手,随时准备着迎击。反观现在的电影,动辄飞檐走壁,无需扎马,甚至连演员自己都可以不回打。无需动作,自有电脑买单。

那可谓古老的电影中,锣鼓点的节奏,武打的走位,满腔的京剧韵味。就连反派出场,也总会有音乐陪衬,京戏一样。人与人一派的从容潇洒,对话间一简再简,恍若一字千金,不带丝毫废话。就像是在读一本古韵小说,真真的中国特色。

如今,不知道在特效满篇的世界里,还有多少导演能拍出这样的味道。

在那个年代,他没有张彻的刘家良,也不会接受徐克的程小东。胡金铨用的是京剧的鼓点,武生的打斗。

快速的剪辑,让一招一式变得异常纯粹。

值得比较的是,作为旧派武侠的典范,和作为新派武侠的开山。新旧《龙门客栈》可谓诠释了两个时代。

旧的是侠意,新的是武打。

人们如今沉醉于快意恩仇,招式繁复的打戏,早已忘却了那些使用武功的侠客们心中的一份侠道。

旧派武侠中,没有那些看着像社会主流一样,挥手之间便足以团灭无数人的bug兵种,只有着摸索于社会边缘,追求着自我正义和自我放逐的侠客。

他们快意恩仇,有着自己的风采,他们有行为的准则,有自己的个性。可以因一时之快杀人越货,也会因一时的正义感爆棚飞蛾扑火。

这就是我国的侠。

他们不会趋利避害,一切随性而为,对得起一个侠字。

除却侠情,徐、胡二人的拍摄手法,也是孑然不同的。

徐克在《新龙门客栈》中选择的是大漠黄沙的敦煌,满目的萧索凄凉,用苍凉的风景,来映衬出侠客的孤独。郭怀安一人一世界的镜头,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而胡金铨却从来不玩近景,往往是深景深、远景、全景。那就是一派水墨风。山高月小孤月冷,烟雨朦胧不见人。没有表情,没有言语,有的只是若有若无的幽幽笛声。

这也许才是真正的江湖,夕下独行,不见人烟,独看天色,灯下无言。

相比起老徐大漠孤烟的烟火气,胡金铨那茫茫苍山的点点,似乎已不是武侠,倒有几分仙侠的韵味。

背景那连绵不绝的群山与缥缈的烟云,无疑带着浓浓的仙气。

关乎侠客,老徐似乎将正邪两者分得太开了。

大侠郭怀安与一众义士,甚至是做人肉包子的金镶玉,都因为掩护忠良之后而站在了道德的正面。而反观陷害忠良的曹少钦一伙,无疑是站在了反派的一面。

但事实上,侠客才是那个年代最不受待见的职业。

选择了成为侠客,自然便违背了社会的主流规则,其结局势必要自我放逐的。

对于平民来说,也许杀人、做人肉包子的侠客才是悍匪,才是危害。而代表着政府利益的东厂等人才是值得信任的。

可代表着政府利益的人们诬陷忠良,杀人的人行使着社会道德。

孰是孰非,实在难以考量。

中国侠客与日本的武士相比,似乎还要高出一个层次。

虽然同样拥有着高超的武功,拥有着满腔的正义感。

但中国的侠客们,却还担负着一种社会职责。

处江湖之远而忧其君。

侠客们之所以成为侠客,是因为不耐那可憎的俗世。但是他们并没有如同日本浪人一般,优哉游哉置身事外。他们也在关注着国家命运,也忧心着家国平安。所以在需要之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武士也许只会还小镇一个太平,犹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但是社会的根本层面并没有得到改变。

在《用心棒》最后,三十郎的一句“这下小镇太平了。”不由得让我沉思。小镇真的太平了么?

无论是丑寅还是清兵卫,都不过是权势熏心的官商所扶植而出的恶人。那么又有谁来保证,此后不会再出现另一个丑寅和清兵卫?

而侠客们,他们一生习武,似乎并不懂大道理。但是他们懂得,铲除一个根源。

正如新旧《龙门客栈》中,大boss永远都是那个阴笑着的曹少钦。

曹少钦是一个代表,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掌控者。

宦官当权的年代,也许剪除了一个曹少钦后还会出现李少钦、王少钦。正如老徐的续集《龙门飞甲》中还会出现西厂的雨化田。

但即便他们再度出现,依旧会有一种名为侠客的力量与之抗衡。

侠客,不像武士一般事后拂袖去,深藏功与名,而是选择蛰伏尘世,作为一股力量,为了百姓、正义、公理而不断地前赴后继。

这,也许才是所谓侠客的含义。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羲和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8

最新评论

  • 羲和
    羲和

    不是说侠高于武士,而是说一种社会责任上的不同。也许是剧情演绎,也许是小说謬传,侠客总是有一种锄强扶弱拯救苍生的大义感。当然,不是说武士就没有,当年为了干掉德川幕府,武士自然也是有这种大义的。只是单单揪出影片之中,有一个对比罢了。

    永远的韩梅梅: 不同意“侠”高于“武士”一说。在文学作品中衍生的侠与武士,早已不是现实中的模样,寄托了人的臆想。侠客有大者为国为民,只因为大一统权力结构。春秋战国时的侠,忠义与武士一样,只为主公,而非天子。小侠,快意恩仇,行侠仗义。这个是臆想中的,武士也有类似寄托。但后者形象太“落地”,不易升华

    2017-12-30 13:17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不同意“侠”高于“武士”一说。在文学作品中衍生的侠与武士,早已不是现实中的模样,寄托了人的臆想。侠客有大者为国为民,只因为大一统权力结构。春秋战国时的侠,忠义与武士一样,只为主公,而非天子。小侠,快意恩仇,行侠仗义。这个是臆想中的,武士也有类似寄托。但后者形象太“落地”,不易升华

    2017-12-30 01:00 回复
  • 永远的韩梅梅
    永远的韩梅梅

    曾经专门补胡金铨与张彻两位武侠电影大师的课,所以看过老版。与徐克版本比,也不逊色,内容变现又各不相同。徐克除了翻拍这个外,其翻拍张彻的独臂刀的《刀》(赵文卓、熊欣欣版)也是很经典,绝对的邪典气质,其暴戾之气力透胶片,扑面而来。

    2017-12-30 00:06 回复

评论来两句...

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