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一部香港电影“爆款”和它所讲述的躁郁

Jia
2017-11-28 14:40发布影评

《一念无明》堪称2017年香港电影的“爆款”。首先是在2016年年底的金马奖上分别为黄进、金燕玲揽获“最佳新导演”、“最佳女配角”两项大奖,继而又在2017年的香港金像奖上获得8项提名。这是一部冷酷的电影,也是一部温情的电影;它可以让独自观影的人无所顾忌的流泪,也可以让与父母同看的人唏嘘不已。因为《一念无明》,躁郁症一词显得不再遥远,正如它的英文名“Mad World”(直译为“发疯的世界”)暗示的那样,导演黄进邀请我们进入了一个精神病患者的世界。

一念无明

准确地讲,黄进同时参与了编剧和导演两项工作,这令他在镜头语言的使用能够紧密贴合每一次情感的微妙波动,再配合几位主要演员的精湛演技,使《一念无明》每一场戏的情绪拿捏上都无比精准。阿东的爸爸黄大海(曾志伟饰演)是一位在香港、大陆两地间常年奔波的司机。儿子阿东(余文乐饰演)从精神病院出院那天,他将儿子带回了他租住的只有两步宽的房间。在如此狭小逼仄的空间内,摄像机选择了静默。它被导演放置在与这对父子最远的角落,观察着一对已在彼此生活中缺席太久的父子与他们无法掩饰的不知所措。

一念无明

影片一开始便借医生之口说明了男主人公阿东的躁郁症病情。然而,观众们见到的阿东和普通人并无差异——利落的发型配一身得体的休闲装,举止彬彬有礼,甚至迅速和爸爸黄大海的公租房的邻居们开始建立起不错的关系。直到他的好友Louis的婚礼上,我们才看到了“病”对阿东意味着什么。当台上的新郎官痛哭流涕地倾诉着对妻子的感激与爱时,酒席上的宾客们吵吵嚷嚷,对台上的一切漠不关心。然而,阿东关心。他拿着话筒走上台,告诉所有人至少应该在别人的婚礼上拿出一点尊重。而令人心痛的是,他此刻的所作所为不过只是别人眼中的笑话,是他人手机摄像头下的“精神病”和与朋友八卦的谈资,是这场婚礼的“大麻烦”——连新郎本人都拉拉他,叫他别多事。但当他拿起话筒的那一刻,就已然注定他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上,他被孤立、被疏远,被所有人当作异类。

一念无明

紧接着,“异类”二字从隐形逐渐化为显性。一方面,通过一条不断闪回到过去的叙事线,阿东因躁郁症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前因后果愈发明朗;另一方面,在出院后的今天,他作为一个“刚出院的精神病”的特征被不断放大。就两条叙事线的并行与呼应而言,黄进和陈楚珩联合创作的剧本极其扎实,节奏感极好。在过去的线索中,我们既看到了阿东患病的母亲的无助,也看到了阿东面对她时的无助。而在当下的叙事中,这样的无助感又映射到了作为病人的阿东和与他四目相接的父亲身上。又或许,这样的无助感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似曾相识。

一念无明

而我们又大多是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和健忘症患者。我们会忘记自己的无助时刻,却在他人无助时,表现出如此相似的冷漠,不知不觉间成为孤立他人的帮凶。当阿东在便利店无望地一口一口塞着巧克力,当周围的人都举起手机拍下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 阿东再次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上。或者说,这并不是他的选择,而是其他所有人——所有明明和他一样都曾有过无助时刻的人——不选择与他站在一起。

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故事的出发点并不复杂。它真实了一个“父亲”与“母亲”先后缺席的颇具悲剧色彩的家庭,以及父子二人对家庭关系的重新认识和重拾。但《一念无明》在编剧上的野心不止于此——它以躁郁症和家庭为切口,引导观众对每个人的社会身份进一步反思。我们是否都在某些时刻需要被帮助、被拯救,我们又是否可以在他人被需要的时刻,和他们站在一起?

一念无明

©本文版权归作者 Jia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