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寒蝉效应》

嗨呀
2017-11-26 02:19发布影评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我失去了吃东西的热情。我失去了与人交际的热情,以至于,到最后我失去了对生命的热情。”——————林奕含 “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城市里明明存在,却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书中有写到,任何辟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强暴是社会性谋杀) 这样的事情,却无时无刻都在发生。每一个征服者或施暴者,都对受害者造成难以磨灭的伤痕,甚至摧毁其生存的意志。而这样的人往往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或金钱权利,这样的做法,何尝不是社会性谋杀。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今天看完了《寒蝉效应》这部来自宝岛的关于被音乐学院教授性侵的女孩儿白白的故事。我也想借此片说一点关于(强暴是社会性谋杀)的定义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心理问题。 一个音乐大学教授,在一支乐团拥有者绝对影响力及权利,而这样的权利和影响力除了他自己的实力之外,都是社会赋予他的评价。而当这样的人想要征服一个人的时候只要运用他的权利和影响力很容易就能支配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不要觉得很夸张,因为事实往往让人无法想象。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当一个人遭受性侵之后往往不仅是身体,更可怕的就是心理上的创伤。而这种创伤就是社会评价及自己对自身的评价发生负面改变造成的。而这种创伤甚至会被最亲的人变成持续性创伤,简单来说这就是。(社会性谋杀)并不仅仅是施暴者长期的性侵伤害,反而是一系列的社会因素导致创伤无法愈合。 当施暴者对受害者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后,受害者的精神防线被摧毁。就会变得极其敏感,脆弱,丧失反抗能力。最简单的表现就是无意或有意识的自残,轻生。因为害怕舆论和自己对自己的认知。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因为畏惧施暴者表现出来的力量而强迫自己认为施暴者是自己可以依靠的人,因为极度敏感而且脆弱,却转变成了对施暴者的依赖,因为她的世界里连自我意识都很难装下,只剩下对施暴者的言听计从。甚至被扭曲的诱导为对施暴者怀有爱意,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这样的案件既不容易被立案,也不容易被证实。或许这才能对受害者提供最大的保护。我才疏学浅,但唯一坚信的就是帮她重新建立起对自己的认知和精神防线。但会不会有效而且怎么去做,我也很难确定。要么施暴者从此消失,或者自我毁灭才能为她画下一个句号吧。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用教授的话说,没有人是无可取代的,她画上的句号,不过是下一个受害者的开始。 不管有没有效,我都想说出来,这个世界需要坏人,因为这是人类跟上帝进行的魔鬼般的交易,上帝赋予了人类拥有这个世界的能力,同时也种下了人类自我毁灭的意识。所以还是那句话,面对这种人是自我保护最关键的一步,也是在面对受到伤害的最后一步。希望大家都能保护好自己,同时也希望大家能明白,受到伤害并不可怕,我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如何去面对它。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本文版权归作者 嗨呀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7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