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

《孔雀》:时辰终会到 别怕

不吃肉的慧慧
2017-11-25 21:32发布影评

《孔雀》真实的就像一帧帧回忆录。它展现出的,不仅仅是七十年代,更是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不愿记忆起的那一点点不光彩。它也毫不委婉地展现出了强行堆砌的自尊,是如何一点点走向晦暗的。

但故事的最后,就像是潮水翻腾过后的暗涌海面,让人真真实实感受到了,什么是“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关于时间和地点

影片背景的定位是在七十年代,故事围绕在中国河南小城的一户人家。片中开头是一家五口坐在狭隘的走廊吃饭。是夏天,爸爸和哥哥弟弟都穿着白背心,忽然外面有喧嚣声,邻里都跑去看,弟弟也想去,刚放下碗起身,就被父亲叫住了。一家人不动,沉默地继续吃着饭。

孔雀

整个影片的基调似乎就定在了那一刻——沉默着。也许是本性中的谦卑,也许是那个特殊时代的定位,影片从头至尾,大家之间的气氛都有种悄然的静默。静默地忍着,静默地捱着。似乎熬一熬,就能等到好日子,似乎熬一熬,也算是个盼头。

关于人物

姐姐

饰演姐姐的演员是张静初,她的五官让人切身体会到了”清水出芙蓉“,但那不是一张不谙世事的脸,相反地,那是一张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脸。她的身体里有一股子韧劲。

孔雀

影片中的独白是以弟弟的口吻叙述的,但故事的情节却是以姐姐的生活刻画的。影片刚开始,一家人坐一块吃西瓜,母亲和姐姐说,帮她找到了幼儿园的工作。姐姐说还想再等等。母亲讽道,你以为你是神仙,啥都瞧不上眼。

姐姐不是没有想法的人,正是因为她自知生活的难捱,才想逃离,而在那个地方,征当女伞兵是她离开这个地方最直接最理想的方式。所以她才会去找军官比赛打乒乓,偷钱买烟酒,她以为这些伎俩可以是她走出去的石阶。但她失败了。

后来她认“干爹”,那是她生活里第二次的光亮,但后来干爹迫于压力和名声自杀了。她的火光又灭了。

第三次是她想结婚,因为对方是领导的司机,可以给她提供新工作机会,他们可以换一个生活环境。所以她才会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在认识不久的时候就提出要结婚。三年后他们离婚了,她又回到当初的家。

她一直在求全,她一直在生活。那时的她已经耗完了最青春的几年,似乎每一次,她离她的理想生活,都更远了一点。所以在影片开场不久,姐姐把降落伞系在后座,在不算开阔的路上使劲地蹬着自行车踏板,她放开双手大笑着,那个场面才会让我那么得深刻。

那仿佛是最好的光景,是她后来一生里,最好的光景。

孔雀

孔雀

弟弟

瘦高又清秀的弟弟,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但弟弟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家里的隐形人,哥哥是家里最受宠的老大,姐姐是家里最有“流氓气”的烈女,而他既不受宠,也没有一腔奋勇。他是一个没有自我的人,但他又有对自我的反叛。

当脑子有病的胖哥哥到学校给他送伞,他坐在教室里不抬头。哥哥被同学认出后,他大喊“他不是我哥哥!”。在同学面前丧尽颜面的他,放学时看到哥哥因为被指耍流氓遭受殴打,他挤进人群,拿住伞柄用力刺向了地上的哥哥,嘴里喊的也是那句“他不是我哥哥!”。

这种自我反叛得到转机,是在他找果子装他的警察哥哥来给他送伞。本以为这样可以在他人面前直起身板了,谁知那天之后,他反而成为了众矢之的。他被当成了捉弄对象和隔绝体。同桌姑娘帮忙清理了恶作剧后的物品,他放学追着姑娘跑,结果姑娘对他说,你真以为我是对你好啊,我是看你可怜。

孔雀

后来在纸上画了女孩子的裸体被父亲发现,从此休学了。他离开了家,逃离了那座笼罩了他小半生的小城。又过了好几年,他带了一个有儿子的离异女人回到家。

他人生中难得的一簇火光,还是对姐姐有依赖心理的时候,姐姐为了当伞兵,要去买烟酒,他就把钱都给了姐姐。姐姐认了干爹也带着他一起去电影院。然而一切的火光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消失了。

就像独白所说,“爸妈都说,人这一辈子太短了,可我却想一觉醒来,已经六十岁了。” 他就像是为了祭奠生活而被燃烧的灵魂,从头至尾好似一具空壳。


哥哥

哥哥小时候脑子得过病,但智商看不出来有什么大毛病,甚至不能说他傻,他最多是一个缺失自我尊严感和爱的能力的人。

他喜欢上了陶美玲,于是跑回家旁敲侧击,想说服他妈帮他去提亲。他在面粉厂工作时受了欺负,妹妹帮他找人出了气,他反倒去买烧鸡给打他的人讨好。受到愚弄和欺辱,他不动声色。而对家人的照顾和付出,他永远是理所应当,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后来他找了一个乡下的瘸子做老婆,做起了小本生意。

孔雀

他的白痴和满身肥肉,是一种自我和物欲的象征。

关于电影

兄妹三人的一生差不多都描绘出来了。 正如同前文所说,大家都沉默着,以为能捱到天地。看完电影,有种“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感伤。因为太真了,好像一生真的就这样流过了。这三姐弟的成长经历,观众能有真切的痛苦体会,有不甘,有自私,有诚挚的梦想,有势利的手段,也有现实的无奈。

并未透彻了解时,人人都有宏愿,真正明了以后,谁都默不作声。

影片最后, 一家人来到动物园,镜头稳定在了孔雀园,孔雀迟迟不开屏,姐姐对着怀里的孩子说“爸爸家漫山遍野都是孔雀”,这不免让人想到她的理想主义形象——她推着单车站在稻田里,抬头望向一个个从天而降的伞兵,仿佛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弟弟本想叫醒背上幼儿,被妻子制止后,自我安慰般地说“反正冬天孔雀也不开屏”。哥哥也很符合物欲形象,他用妻子的红丝巾逗孔雀未果,于是说“等孩子生了,咱自己在家里盖一个动物园,住里头天天瞧。”

孔雀

在兄妹三人都走了之后,讽刺的是,孔雀开屏了。这也许就是导演想传递的——那个时代的人,没赶上好时候。

但好在最后,孔雀还是开了屏。

“尽管一生再黯淡,平庸的岁月再漫长,也总可以等到开屏的瞬间,这样的瞬间,便足以将生命照亮。”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吃肉的慧慧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

最新评论

  •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请放下手里那锁匙,好吗。 哈哈eason粉吗

    2018-11-16 11:49 回复
  • 21克
    21克

    影评以女生特有的心理写得细腻,加油。

    2017-12-02 17:56 回复

评论来两句...

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