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

萍踪侠影随流水,剑气箫心梦几回

国产@斯卡特
2017-11-25 10:52发布影评

“王家卫也许不是未来电影的全部,但他确实地指出了未来电影的一个方向。”这是英国电影杂志《声与画》对王家卫的评价。在当今华语影坛,王家卫是风格鲜明的存在。试举出他的任何一部影片,无论是凄厉苍凉,如魔如幻的《东邪西毒》,还是触觉敏锐,游走虚实的《重庆森林》,还是浮华缤纷,痴心缠绵的《花样年华》。比之于其他任何导演,比之于其他任何相似类型的题材,他总能自成一派,奇谲瑰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一代宗师》之前,中国乃至世界对功夫片的认识都只是停留在由徐克,成龙,洪金宝等人构筑的视界里。

而《一代宗师》出现则标志着功夫片已经走向了一种新的可能。有人戏称:王家卫以一贯娴熟的技法冲了一杯叫梁朝伟的咖啡,放了一块叫章子怡的糖,于是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浓郁的文艺气息。虽然,该片和王氏的其他电影一样,文艺范儿十足,乍看时也似乎没有半点儿武侠片或功夫片的味道。但是,该片从筹备到拍摄到上映,历时十载,在这期间,王家卫及其团队走访香港及大陆诸多地区,登山门,拜名师,收集大量的事实材料。这是之前从未有人做到的。因此,观众有理由相信,王家卫所展示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武林。与其说是他颠覆了功夫片的模式,倒不如说是他将原本已经被颠覆的七零八落,与真正传统武学文化相去甚远的所谓“功夫片”扶回正轨。

一代宗师

一、作为对武侠文化的追慕

一般认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导演胡金铨创造了武侠片和功夫片的第一座高峰。他的《侠女》、《笑傲江湖》真正确立了武侠片和功夫片类型化的道路。紧随其后的徐克以《新龙门客栈》、《七剑》、《龙门飞甲》构造出独特的技击风骨和苍凉悲壮的叙事风格,成为新一代的“武林盟主”。从胡到徐,无论其影像风格有着怎样的变化,有一个共同点在于:武侠和功夫总是虚构想象的存在,故事也基本是虚构的。也有与历史挂钩的,但都只是把历史当做故事的大背景。例如《侠女》和《新龙门客栈》,真正归根结底,无非是官逼民反或家族恩怨,只不过将其放到一个武侠与功夫的框子里去演绎罢了。这也就导致了武侠片讲到最后往往呈现出一个与武侠、功夫都无关的命题。而到了《一代宗师》,这一程式显然被打破了。

一方面,王家卫要完完全全的重现这一段中国武学最后的黄金时期。以八极,形意,咏春三派为线索,极为真实的再现了从清末到文革这一时间段内三门派的各自历程及相互交织的事件。他要讲的既不是叶问这一个体,也不是简单的群像集合,而是整个时代。而这其中的人物及其经历都是真实可考的。除去叶问不说,如形意门的大师哥丁连山因在东北刺杀日军头领未成而隐匿广东,八极门的一线天原本是军统特务。

一代宗师

在对于拳脚功夫的重现上,王家卫更是用心良苦。他要求一招一式都要是真功夫。作为动作指导的袁和平对每一个技击动作的设置都必须取材于真正的套路招式,不能率性而为。不光将每一细节都讲的清清楚楚,还将种种武林仪轨真实再现,试图将其中的文化渊薮剖析解构。

另一方面,对于逝去的武林和逝去的宗师,王家卫得到的结论是:江湖已远,往事成烟。武侠文化已然不可能重新在现实世界中盛极一时。而他希望做的是对这一最后黄金时代的追慕和景仰。“江湖有江湖的仪轨,武林有武林的规矩,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民族的智慧。然而,以后不会再有了”(纪录片《宗师之路》)。正是这样的忧虑促使着王家卫10年如一日的坚持完成了这样一部缅怀之作。《一代宗师》的价值,首先在于它对于千年积淀下的武侠文化的追慕。

二、英雄与时势

王家卫在片中一以贯之的理念是:从来不是时势造就英雄,更不是英雄造就时势。英雄与时势本就是彼此孤立的存在,并无联系。任何的传奇,只不过是碰巧英雄遭遇了时势,时势碰撞了英雄。拿叶问来说,似乎是宫保森的隐退将他推上了武林的绝顶位置,实际上,没有宫保森的金盆洗手隐退江湖,他依然是南方武林宗师级人物。而即使他成为了宫保森的接班人,在后来宏大的时势中(抗战期间,内战期间),他不仅没成为英雄,反而忍辱过活,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再看一线天,本是军统特务,按照故常的思维,他应该成为民国时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冷血杀手,可到头来却只是开了一家理发店。还有丁连山,刺杀日寇,本当轰动一时,留名千古。可时势留给他的只是一锅煮了十一年的蛇羹。另外,金楼之中虽然卧虎藏龙,高手如林,但终究也都被淹没在了乱世浮尘当中,名不见经传。由此可见,英雄并非时势所能造就。而在任何环境中,个体的力量比之于时代,比之于历史,都是微不足道的。正由于此,丁连山埋名终老,一线天隐匿绝迹,宫若梅孤苦一生。在以往的影视作品中,例如相似题材的《叶问》,极为明显的突出了时势造就英雄的思想:叶问与日本人打擂台,痛打侵略者,成为民族英雄。在叶伟信的观念里,叶问必须在时势中大有作为,借此成为某种绝对精神的化身。而这种做法,实在是单纯的为剧情服务,仔细看来是对人物的塑造主观臆断。王家卫则对典型人物和典型环境都做出了冷静的审视,以意逆志,看穿了个体生命在时代潮流中的无奈和渺小。

一代宗师

三、江湖与庙堂

在《一代宗师》里,讲到国难当头的阶段,除了叶问拒绝给日本人当师傅,一线天脱离军统以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有关民族大义的表达,而宫若梅之所以要杀马三,也不过是为了拿回自己家的东西,并非基于为国为民的想法。也就是说,这些人物并没有主动地去抗击侵略者,保家卫国。这似乎是又一次的违背了常理。但不可逃避的问题在于:打仗到底是谁的事情?拳脚功夫和武林仪轨到底是应该作为文化的存在还是武器的存在?打仗自然是军队的事情,而在传统的观念里武学一直是作为民族文化的一种形式存在着的,武学之宗旨只在于修身。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之类的词语则应被归纳在侠义精神的范畴内,与武学和功夫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就不难看出,其实在那一段动荡的岁月里,无论叶问还是宫若梅,他们的生活与普通劳苦大众毫无区别。而他们一身的武学在那个阶段连自保都用不上,更别说来抗击外敌。片中叶问的一句话极为关键:一条腰带一口气,我一生经历光绪、宣统、北伐、民国、抗日、内战、最后来到香港,能够坚持下来,凭的就是这句话。在王家卫的观念里,江湖与庙堂是毫不相干的,不论政治权利如何更迭,始终与武林没半点儿瓜葛。叶问、宫若梅之辈在巨大的变革浪潮中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在乱世中,支撑着他们生命的恰恰是那一两句来源于江湖仪轨的古训。

一代宗师

四、箫心剑气,侠影萍踪

讲到最后,片中的人物命运其实都是悲剧。正所谓“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英雄豪杰最后隐姓埋名,终了余生;一代宗师终究惊鸿一瞥,逝如飘萍。正如同宫家的“六十四式”未能传于后人,诸多的武学绝技,武林仪轨也随风而逝。正如同“一见自己,二见天地,三见众生”的武学三境界成为高山仰止般的存在,叶问、宫若梅身上从武学中耳濡目染的人生智慧,也注定只能成为他们自身的某种准则和规范。那些超脱世俗的心声和气质,也只成为他们于乱世中负重存活的气力。两千多年积淀下的剑气箫心的武学精神,只能因武而起,因武而收。侠影萍踪成绝迹,剑气箫心梦几回。这不光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更预示着武学作为传统文化的一种形式逐渐销匿。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产@斯卡特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

最新评论

  • xiao99now
    xiao99now

    章子怡的宫二,迷一样的存在。

    2017-11-26 20:23 回复
    0

评论来两句...

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