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灯笼高高挂

挂起了红灯笼 迷失了清纯的梦

2017-11-24 12:01发布影评

——评张艺谋《大红灯笼高高挂》

所有的女人刚刚步入这红尘世间时,都如一朵白莲,拥有安静素然的优雅,举手抬足也曾在不轻易间触碰别人心中最柔软的角落。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们在红尘纷扰的世间,被世俗的的烟火恍惚迷离了双眼,被繁华的笙歌遮掩了寂寞。于是,当她们蓦然回首时,才发现光景绵长,那些从前的时光早已变成回不去的浪漫。撑起了竹架,挂起了灯笼,点亮了蜡烛,迷失了梦。从一袭白衣到满身皆红,最终又重回白衣,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红灯笼就像沾染了毒药的罂粟花,让人深陷其中,迷失了方向,兜兜转转,万劫不复。

电影中女主角颂莲因父亲去世,家道中落,被迫停止在外求学,顺应继母的意愿嫁给了一位封建商人当上了四姨太。在封建保守的陈府,经历了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颂莲被迫从开始自尊清高的女学生同化为后来争风吃醋的世俗女子,当颂莲假装怀孕的计谋被识破的时候,颂莲被封了灯,经过之后的跌宕起伏,颂莲最终重新穿起最初纯洁无瑕的白衣,疯掉了。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张艺谋改编苏童小说《妻妾成群》而来,巧妙地运用了试听、色彩、画面等电影独具特色的表现手法,以时间的变化划分结构,别具一格的深刻反映出封建社会时期,冷漠无情的家长制,繁琐至极的封建教条,封建社会下对女性的压榨和人性的泯灭,以及封建社会中叛逆者要不被扼杀,要不被同化的历史悲剧,电影中的主题也在这个封闭的封建大院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在封建礼教下每个人物的情感,历史文化的反映和压抑的人性得到了较好的表现。让观众在观片之余,又心生感慨,透视出封建社会的悲哀。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你,一袭白衣,终是梦中颜色。影片开头颂莲一袭白衣与娶亲的花轿背道而行,仿佛与世俗决断到再无半点瓜葛。背后锣鼓喧天与颂莲一袭白衣形单影只孤独前行的强烈对比,暗示了此时学生时期的颂莲清高与雅致,也正是如白莲一样美好的颂莲和日后俗不可耐的颂莲的对比更加重了影片对封建礼教的悲哀和讽刺。影片运用了传统的戏剧式结构,但也加入了导演自己大胆合理新颖的创新,

将影片按“夏、秋、冬、第二年夏”分为四段,巧妙的避开了春天的出现,也暗示出生活在封建社会中的女人没有春天。白衣飘飘的颂莲出现的时期正是第一阶段,一袭白衣的颂莲和有着四角天空、冰冷大院的陈府显得格格不入,而也是这一时期的颂莲看待问题最过认真和仔细,影片借用颂莲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繁琐的礼节,姨太太们的勾心斗角、争风吃醋,陈老爷和丫鬟在自己的房间偷情……这一切的一切让上过大学、接受过新式教育的颂莲都无法接受。但日子过久了,人终会变得,在“哪屋点灯,哪屋点菜”的声音中,颂莲迎来了她第一次变化。

是忧郁的紫色郁金香,还是媚俗的红色杜鹃花,你还是你,只是再不复梦中颜色。张艺谋导演在电影设计和拍摄中有一项和其他导演不同的风格,他能将中国古典元素巧妙地运用在影片中,唢呐声、锣鼓声、镲声,新颖又巧妙,别出心裁又更胜一筹。而正是这银幕上的特殊演员的运用又更好的推动故事的深入发展,人物的心路历程。每次鼓点的出现都暗示着颂莲的改变,紫色衣服的颂莲是在一阵鼓点声中出现的,因为也是同样的鼓点声让那个一袭白衣的做出了改变。此时的颂莲再不复当年的清纯,她能剪伤卓云的耳朵,让雁儿给她捏脚,选择被那个“吃人”的封建给伦理同化。为了得到更好的待遇,颂莲假装怀孕,于是影片的色彩也立刻发生了明显的转变。满眼的红色,满屏的鲜红,高高挂起的长明灯,正无声的宣示着颂莲的权利达到了最高峰。可以随时点菜,使唤蔡二婶敲脚,陈老爷每天必到。于是“哒哒哒哒”的敲脚声每天从颂莲的屋子响遍了深宅。细心的观众都能发现,敲脚的在陈府中代表着权利,哪院被敲脚哪家就得到宠幸。而张艺谋导演也巧妙的运用了这一元素,有心人定会发现,敲脚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无论你在哪院“哒哒哒哒”的敲脚声总能传入耳帘。被敲脚的人享受荣华富贵,听敲脚的人独守空灯。而颂莲现在的红衣红裙也代表出颂莲完全的适应了封建社会俗不可耐的生活,彻彻底底的被同化了。如若你想起她曾一袭白裙时清纯的模样,必定会感到悲哀,因为那个梦里的白莲早已不复梦中颜色。

茫茫大雪真干净,轮了个轮回迷失了梦中色彩。纸终究包不住火,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假怀孕的事终被揭露了。灭了长明灯,黑色的灯罩封起了那个曾给颂莲荣华富贵的灯。屋里一片漆黑,只留还是穿着红衣倔强的站在黑暗中的颂莲。这些原本给她无数荣耀的红灯笼从此变成她生命中的恶梦,也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灭灯时的声音特别响,仿佛要把所有的过往都吹灭掉,吹得那一声让人有刺骨的寒冷。此时的天气对应的也正是冬天,天地一片白,而颂莲也从耀眼的红色换回了暗淡的蓝色,在封闭的院子里更显得凄凉。“女人不就那回事嘛”“这院子里人算什么,像狗、像猫像耗子,就是不像人”颂莲说“点灯、灭灯、封灯,我都无所谓了”终于伴随着梅珊的死,她顿悟了。天地茫茫一片白,大雪散去真干净。第二夏天,陈老爷迎娶第五房姨太太时,她最终还是疯了。而第五房姨太太稚嫩的声音响起时,不由得又让人想起了一年前的颂莲,那个穿着白衣长裙,可以自己提着行李走到陈府,还是一脸清纯的颂莲。陈府就是这样往往复复,更加悲哀。而究其原因,是从未见过正脸的封建家长代表为了贪图财富逼迫颂莲嫁入陈府的继母,还是只用模糊镜头掌握颂莲命运的封建男权代表陈老爷,亦或是这个封建社会本身所带的罪恶本缘。颂莲终是在兜兜转转后又重新穿上了白衣,只是,虽依旧是最初的那袭白色长裙,只是从此再不是那朵梦中白莲。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感触最深的是影片最后,颂莲疯掉以后穿着那袭白裙在大院里在大院里一圈一圈的兜兜转转,永远走不出去,永远也回不到最初的模样。于是只剩下不久前的记忆里自己背着行李箱只身嫁到陈府孤傲倔强的背影,在洗衣服小丫头面前一脸纯真的容颜,天台上大少爷吹箫时身后灿烂至极却已要落幕的夕阳散发出枯黄色的光。大红灯笼高高挂,挂起了繁华富贵,挂起了锦衣玉食,但它却挂失了你清纯的梦,挂丢了你对所有美好生活的向往。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我看来,它反映出的不仅是繁琐的封建教条对人性的摧毁,封建社会男权对女人的压迫,更是反映出了一个时代的悲哀。

作者:樊雯星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7

最新评论

  • 手机用户183****4420
    手机用户183****4420

    我不喜欢这种剧情片,尤其是中国封建社会写照的这种。但我们的通识课【从小说到电影】给我们看了这个还让我们写5000字影评,表示极度难受啊(我得表示下,我的专业是软件工程)。

    2017-11-29 18:53 回复

评论来两句...

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